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河南一男子被冒名犯罪,删除案底诉求初见曙光

05-26 新京报
语音播报预计18分钟

5月17日,31岁的河南男子宋世超走出福建连江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这是他第三次前来福建,请求消除一起抢劫犯罪案底。

宋世超说,他是在申请注册网约车司机资格时,发现其有案底不能注册。经查实,2006年6月,“他”因犯抢劫罪被连江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处理,后在福建省未成年犯管教所服刑。

宋世超告诉记者,案发时,他还在读初中,此前和福建没有任何渊源。发现自己被冒名后,他第一个怀疑的就是堂哥宋二叨。案发时期,村里人都知道宋二叨在外犯事坐牢好几年。

宋世超说,与宋二叨联系后,宋承认了冒名。2020年5月,连江县城关派出所对宋二叨和宋世超提取指纹检材和血样,经司法鉴定:宋二叨与当年抢劫案中嫌犯“宋世超”笔录上捺印指纹完全一致。警方确认,宋二叨冒名宋世超身份信息。

虽然找到了冒名者,但消除案底却屡现波折。宋世超说,他已为此跑了三趟福建,发现其案底仍未删除。而这个案底就像一座山,压得他喘不过气。

5月26日,新京报记者致电连江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庄姓副所长。庄副所长表示,“我们和当事人讲过了(原因),目前已开始走删除程序。”

注册网约车发现有案底

宋世超是河南开封祥符区朱仙镇黄岗村人,大专文化,毕业后做过房产中介,开过饭馆,2018年9月,他找到郑州的一个网约车中介机构帮忙注册网约车司机资格。

注册过程中,他被发现名下有一个案底记录。显示2006年6月,他因犯抢劫罪曾在福建省未成年犯管教所服刑。

河南一男子被冒名犯罪,删除案底诉求初见曙光

宋世超目前在一家物流公司干搬运工。 新京报记者 李英强 摄

宋世超说,此前,他从小到大都没去过福建。依照案底记录的案发时间,他当时正在开封县实验中学就读初中,他第一个想到,最有可能冒名其身份信息的人是堂哥宋二叨。

宋二叨,35岁,与宋世超家相距不到二百米。宋世超回忆,宋二叨早年离家到外面闯荡社会,印象中就是在案发那个时段,村里人传开他在外面犯事坐牢了。

宋世超说,他打通宋二叨电话询问,“叨哥,2006年是不是在福建犯事冒用了我的名字?对方停顿了十多秒后说,兄弟,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事哥对不住你了。”由此,宋世超确认了冒名者宋二叨。

宋世超告诉记者,确认无辜背上案底时,他的妻子刚怀孕一个多月,他怕告诉妻子后承受不了打击发生什么意外,一直瞒到2019年6月妻子生完孩子,他才将憋在心里的秘密告诉了妻子,妻子知道此事后,当时一气之下要带孩子回娘家,说不能接受和一个有案底的人生活在一起。最后还是父母出面再三解释安抚才留住人,条件是必须要删除掉案底。

抢劫案中的疑点

宋世超至今想不明白,宋二叨冒名犯罪是怎么层层过关的。

他出具的一份加盖有连江县法院公章的判决书显示,“宋世超抢劫一案”共有四名被告人,其中“宋世超”位列第三。法院审理查明,四名被告人事先预谋抢劫戴金项链的妇女,2006年6月,四被告人流窜到连江县风城镇农贸市场、玉荷东路两次实施抢劫犯罪。

河南一男子被冒名犯罪,删除案底诉求初见曙光

宋世超的高中毕业证。抢劫案发时期,宋世超正在开封县第二高级中学就读。新京报记者 李英强 摄

判决书显示,“宋世超”案发时十六周岁,法定代理人“宋建付”,系被告人父亲。该信息与宋世超和父亲的身份信息完全一致。

宋世超的父亲宋建付说,既然宋二叨冒名了宋世超身份信息犯罪,那么,警方抓获后经过刑拘、逮捕、起诉、审判一系列的法律程序,“可截止到现在,家里从没收到过一纸宋世超犯罪被处罚的法律文书”。

连江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相关负责人解释,案发时,全国公安机关户籍信息还没联网,而且户籍证明上也没有宋世超的照片。当年也不是他办的此案,具体情况也不了解。

2007年1月,连江县法院依法采纳检察院指控意见,对“宋世超”犯罪时不满十八周岁,依法应当从轻处罚作出判决,被告人“宋世超”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二千元。

事实上,案发时宋二叨年龄已满19周岁。

2021年5月15日,宋二叨告诉新京报记者,“犯事时网络还不发达,警察审问时随便报个名字就可以,身份证号也不用报,当时我说了叫宋世超。”对于宋二叨为啥冒用宋世超的身份信息,他说距离现在15年了已记不清。对于冒用宋世超未成年人身份,是否为了规避量刑处罚的问题,他笑而不做回答。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建伟表示,刑事诉讼法规定,除有碍侦查或无法通知的情形外,公安机关应在拘留后24小时内通知被拘留人家属或单位。“很大程度上,这个规定可以防止冒名犯罪行为发生。”

张建伟说,公安机关在侦查阶段应查明、核实犯罪嫌疑人身份,这是事实调查的一项基本内容。刑事诉讼法规定,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讯问和审判时应当通知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到场。“宋世超抢劫一案”中,整个刑事诉讼程序中存在严重违法行为,但凡有一个环节、一个部门负责,都不可能一错到底不被发现。

奔波一年未能删除案底

发现背上案底后,宋世超想出了各种办法自证清白。

他找出上高中、大学的相关资料,证明案发时他根本没有去福建作案和服刑的时间。

一份加盖有河南省开封县第二高级中学公章的《2010年河南省普通高等学校招生考试报名登记表》显示,宋世超2004年至2007年就读开封县实验中学;2007年至2010年就读于开封县二高。

宋世超出示的商丘工学院毕业证书显示,2010年至2013年,他就读该校。

疫情解除后,2020年5月12日,宋世超带着上述证明材料,第一次前往连江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申请删除自己名下的案底。

河南一男子被冒名犯罪,删除案底诉求初见曙光

福建连江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宋世超先后三次到这里,请求消除一起抢劫犯罪案底。新京报记者 李英强 摄

宋世超记得,一位陈姓民警查看了他带去的相关证明资料,为其录了口供,采集了血样、指纹,并对其脸部正面、侧面进行了拍照。事后,宋世超从陈警官那里了解到,宋二叨被要求到城关派出所,他承认了当年冒名犯罪是他干的,并配合警方采集了个人信息。

宋世超说,每隔10来天,他就电话催问陈警官进展,每次答复都是“快了,快了,正在做这项工作。”

2021年4月18日,连江县城关派出所电话通知,让他和宋二叨去趟派出所。此去连江,接待他们的颜姓警官告知司法鉴定已有结论,宋二叨指纹检材与“宋世超抢劫案”笔录上捺印指纹一致。也就是说宋二叨冒名了宋世超。

颜警官还口头承诺宋世超,快则7天、慢则15天就能删掉案底记录。

5月10日,宋世超通过手机短信询问颜警官删除案底情况,对方回复“正在走审批流程。”他再发信息询问到底何时才能删除,对方未予回复。

宋世超说,这次,他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此前,只想尽快删除案底;此后,不仅要删除案底,还希望相关部门对自己做出赔偿。因为办案机关的过失让他背上了案底记录,维权成本不应由他承担。

2021年5月17日,这是宋世超第三次从河南赶到连江县催问删除案底。经连江县城关派出所查询,其案底记录仍未删除。

城关派出所颜警官解释,关于宋二叨冒名犯罪的情况报告,相关证据、司法鉴定结论都已上报福州市公安局等待审批。由于派出所前期只对宋二叨的检材进行了司法鉴定,证明宋二叨和“宋世超”笔录上指纹一致。但福州市公安局要求,宋世超的检材与“宋世超”的笔录捺印指纹,也要有司法鉴定结论。目前,他正在催促司法鉴定机构加快作出鉴定结论。

删除案底的救济途径

记者了解到,要删除宋世超的违法犯罪记录,公安、检察、法院都有各自的救济途径。

公安方面,一省级公安厅法制总队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犯罪记录保存于全国犯罪人员数据库,库内记录一旦删除,其他关联系统会自动同步删除;省级公安厅法制总队均有权限维护数据库内容。也就是说,有证据证明宋世超是被人冒名犯罪的情况下,连江县城关派出所、以及该县公安局出具情况说明、相关证据,逐级上报审批至福建省公安厅,就能删除案底。

检察院方面,一名现职检察官表示,如果连江县检察院发现连江县法院已生效判决确实有错,可向福州市检察院报告,由福州市检察院向福州市法院抗诉,法院撤销原判,重新作出判决纠错。

法院方面,如果连江县法院发现生效判决有错,也可以启动审判监督程序。一名受访法官表示,连江县法院撤销原判决后,连江县公安局可以将新生效判决结果上报至福建省公安厅,由省公安厅删除宋世超的案底。

5月17日,宋世超前往连江县法院信访中心反映自己被冒名犯罪一事并递交了申诉书,请求法院撤销案底记录。

当年审理“宋世超抢劫一案”的审判长何吾勇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对该案情况已没有印象。不过,如果确实存在被告人隐瞒真实身份信息情况,而导致法院错判、轻判。受害人宋世超可向该院递交证据材料,法院会启动审判监督程序作出再审。

5月17日下午,连江县城关派出所自称庄姓副所长给宋世超打来电话,他说,经过与福州市公安局沟通,市局经初步审核上报材料,同意撤销宋世超案底记录。市局再上报到福建省公安厅,由省厅予以删除。

挂断电话,宋世超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但愿这次能尽快删除背了15年的案底。”

5月26日,新京报记者致电庄姓副所长,庄副所长表示,“我们和当事人讲过了(原因),目前已开始走删除程序”。对于宋世超被冒名原因和删除案底程序,对方未给予详细解答。

新京报记者 李英强 编辑 胡杰 校对 卢茜

(责任编辑:李佳佳)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