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专题 77 | 网格仓“生变”:亏损不止,如何“解局”?

05-22 和讯名家
语音播报预计15分钟

专题 77 | 网格仓“生变”:亏损不止,如何“解局”?

公众号 | itlaoyou-com

来源 | 地歌网

作者|韩志鹏

(某社区团购网格仓,摄影韩志鹏)

曾经是武汉美团优选网格仓站长的陈诚,如今转手卖出了仓库。

总结近四个月的经营,陈诚说,当初租仓库、买果蔬筐、招人,投入180多万元,但“佣金每件7毛的时候,都在亏钱,后来佣金降到(每件)3毛5,我当即就把仓库转让出去了。”

“最后亏了70多万元。”

一入网格仓深似海,和陈诚有类似经历的人不在少数,更有业内人士给出数据,在一二线城市,超过70%的网格仓依然还在亏损。

“还没看到希望”,数位网格仓站长告诉地歌网。

作为社区团购履约的最后一环,加盟制的网格仓承担了重任,但在平台由粗放扩张转向精细化运营时,平台如何与网格仓“打配合”,优化最后一公里履约,又是新的问题。

网格仓亏损“迷雾”下,事情正在起变化。

亏损“迷雾”

和团长佣金类似,部分区域的网格仓佣金开始下滑。

例如橙心优选,在部分地区,橙心优选网格仓最开始“每件0.85元”,大量网格仓站长也表示,“(橙心优选)基本是新三家里佣金最高的平台。”

但如今,有橙心网格仓的佣金已经降至“每件0.35元、每个团点2.5元”。

佣金是网格仓站长的主要收入源,另外,部分平台还会不定时发放激励,例如多多买菜的履约奖:网格仓11点前履约率88%以上,一单奖励一毛;达到92%以上,一单奖励一毛五;达到96%以上,一单奖励两毛。

但多多履约奖也在起变化。长沙一位多多网格仓站长表示,今年3月,当地多多买菜的履约奖已经取消了。

调降佣金和履约奖,平台有财务“节流”的考虑,但真正影响站长经营的,还在于网格仓如何适配平台的体系、规则。

去年12月起,唐元就在长沙租下一间仓库,经营多多买菜网格仓,但现在令他苦恼的,是多多的计件规则:“大件和小件佣金一样。”

唐元举例说,一包500克橘子,和一件12盒的特仑苏牛奶,佣金一样,但在货车上占用的空间差别很大,“小面(小型面包车)装不了多少大件货,但司机跑一趟的工资可不变。”

如此计件规则下,唐元也是网格仓亏损大军的一员。

网格仓高度依附平台,而运营规则的变化,自然制约着网格仓站长的收入。一位在云南、广西多地经营网格仓的负责人表示:“平台罚则是导致网格仓亏损的核心原因。”

陈诚也对美团的规则“颇有微词”。

陈表示,美团优选的要求十分精细化,比如网格仓必须安装监控并配备货架、果蔬筐要及时购买、分拣路线要按照团点来规划、每晚分拣员必须达到一定人数。

多重要求下,这是美团优选精细化运营策略的体现,但在陈诚看来,更多制度要求,意味“熵值”增大、变数增多,这往往会导致收支不稳定。

“稳定性”,这是多位网格仓站长都提及到的盈利“痛点”。

首先,司机路线要稳定、人员要稳定,以此来减少不必要的支出。上海多多买菜的一位网格仓司机就表示,熟悉路线、区域和交规的司机,配送效率也更高。

分拣人员也是如此。上海一位美团优选网格仓站长表示,目前在他建立的微信工作群里,兼职、全职加一起接近50人,但每晚基本只需要10到15人,每天都是“轮班制”,同一员工最多只干三晚,就得轮休一到两天。

“虽然每天人员都有变动,但老员工基本都熟了,老带新,分拣算是稳定了。” 这位站长也表示,目前的分拣员安排,已经是“相对最好”的状态了。

最关键的,网格仓单量要稳定。

长沙一位多多买菜的网格仓站长表示,目前自己的多多单量稳定在8000-9000件,最高峰能到1.1万件,覆盖360个团点,平均每个团点约25件商品。

而兰州一家橙心网格仓站长表示,目前覆盖团点达到400个,“最开始单量也有8000-9000件,但现在只有5000件左右”,平均每个团点约12件商品。

虽然区域、站点各有不同,但整体来看,在互联网新三家中,多多、美团的单量相对稳定,而橙心优选的单量起伏波动较大。

佣金不同,单量不同,收入差距也极为悬殊。

无论规则、人员如何变动,单量是网格仓创收的关键,单量稳定性更是关系网格仓盈利的生命线。

甚至,单量的起伏波动会干扰网格仓站长的“斗志”,并最终影响平台履约能力。

网格仓要盈利,平台要履约效率,双方从不同起点出发,但都在塑造社区团购的“最后一公里”履约能力。

解局

网格仓站长如何“解局”亏损问题?

面对多多计件规则的差异,唐元的解决办法是,用小面运输的价格,招聘到开中型面包车的司机,工资还是“每趟300元”。

在单量稳定的情况下“尽可能”节流,这或许是网格仓“止损”的最优解。

在人员稳定性上,长沙一位橙心网格仓站长的解决办法,是司机既送货又分拣,两个工种“二合一”,最终还是只给司机支付运输费:每趟300元。

但这位站长也表示,用司机分拣并非长久之计,“熬夜分拣完,白天还要送货,很容易疲劳驾驶。”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亏损的大浪淘沙中,亦有网格仓已经实现盈利。在广西经营多家网格仓的一位站长表示,目前有单仓能做到盈利,主要是因为使用新能源车配送商品,成本更低。

不过,启用新能源车、用司机分拣,这都是网格仓“个别式”的止损突围,作为社区团购整体链路上的一环,无论亏损与否,网格仓也只能“跟着平台走”。

对平台而言,网格仓关系到履约最后一环,但效率却是“参差不齐”,部分地区甚至到晚上六、七点,商品才能配送到团点。这也是在新竞争阶段中,平台亟需破解的问题。

平台与网格仓,更可以“协同发力”。

此前,橙心优选正在陕西、内蒙古等地县域市场尝试“销配一体化”,即招募服务商代理团点开发与网格仓两项业务,提升团效、优化履约。

对于“销配一体”的网格仓,橙心要求:销售团队必须配备至少一位BDM、十名BD,开团数必须超过500个,代理的区县人口不少于20万人。

有网格仓站长表示,销配一体化确实能多赚一份收入,同时不用担心“销售与我们网格仓来回扯皮,司机还因为配送绕路,叫苦不迭”。

其实,更多平台已经开始迈出类似“销配一体化”的路线。

在广东,多多买菜与网格仓互相配合,两方各派一名BD负责开团,沿司机配送路线拓店,优化团点密度,同时提升网格仓的团效、履约效率。

今年年初,美团优选在陕西等地开始招募城市合作商,代理的范围包括业务拓展、客群维护和配送业务,相当于承担了BD开团与网格仓两项工作。

“模式类似于外卖代理商”,一位业内人士评价。

显然,在大水漫灌的扩张结束后,平台进入精细化运营阶段,网格仓配送效率、团效和覆盖密度的提升,也是互联网“新三家”正在解决的难题。

外包的网格仓业务,相当于在原有流通链路中,新加入的一环,而在新三家完成全国市场覆盖后,如何更加有效管理分散在县市、乡镇的网格仓,这同样是一项大工程。

改变正在发生,平台将会接受新挑战。

文中唐元、陈诚均为化名

注: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排版 | 俞钟恺    责编 | 陆远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IT老友记。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