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疫情“海啸”中的印度:华人感染吃连花清瘟自救,制氧机炒到万元

05-18 时代财经
语音播报预计17分钟

在“疫情海啸”中,有人为求自保选择“与世隔绝”,有人选择走出家门救助他人,还有的人希望可以逃离……

疫情“海啸”中的印度:华人感染吃连花清瘟自救,制氧机炒到万元

图片来源:pixabay

根据印度卫生部通报,5月17日印度新增病例数26.3万例,达到近3周以来的最低水平,并且这已经是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数连续第5天下降。《印度时报》宣称,印度疫情已经到达“拐点”。

但与此同时,印度同日新增4340例死亡病例,创下单日死亡数新高。

印度总理莫迪近日表示,印度疫情正在从城市向农村地区快速蔓延。印度近70%的人口都集中在农村地区,如果疫情在医疗条件落后的农村地区扩散开来,那么印度政府首席科学顾问K. Vijay Raghavan此前预测的第三波疫情可能将会成为现实。

“戴口罩的人也很少”

5月16日,印度首都新德里首席部长凯杰里瓦尔宣布,将新德里目前采取的“封城”措施再延长一周至24日,这是新德里自4月19日开始实施全城封锁后,第四次宣布延长“封城”措施。除了新德里以外,印度境内马哈拉施特拉邦、北方邦、拉贾斯坦邦等全国多地都已经执行了封锁措施。

印度就在这样的大面积“封城”下迎来了开斋节。

开斋节象征着斋月的结束,是伊斯兰教最重要的节日之一。按照以往习俗,穆斯林们会出门团拜,与亲朋好友们互相拥抱祝福,并在当地最大的清真寺内举行盛大的会礼仪式。

尽管多地政府呼吁民众以简单的仪式庆祝,避免聚集,但开斋节当天仍然有信徒走出家门庆祝节日。

“政府会限制穆斯林区居民外出,但在区域里面基本没有监管。我上次去医院时经过那个片区,仍然有很多人随意在街上活动,戴口罩的人也很少。”印度斋普尔kuhu酒店-中餐厅的老板马怒告诉时代财经

居住在印度南部喀拉拉的华人Ami也对时代财经表示,当地的“封城”措施执行得并不严格,居民出门不会受到阻拦,就算走在街上,警察也不会管。

即使印度已经深陷第二轮疫情的大暴发,但在印度街头,更多的印度人仍然选择佩戴布口罩,并且依然有印度人不相信新冠病毒的存在,认为这只是“一个谎言”。

4月底马怒乘车经过斋普尔当地的火葬场,在亲眼目睹火葬场的场景后,同行的司机才相信新冠病毒真的存在。“他原本觉得,这个病毒是新闻媒体乱说的,没有人会感染。直到他今天看到火葬场还有墓园里很多家属在排队、在哭,他才相信新冠病毒真的存在。”

“连房门都不出”

与很多印度人相比,当地的华人对待新冠病毒的态度显然更谨慎。只是戴口罩已经无法让他们安心在印度街头行走,更多华人选择尽可能足不出户,来最大限度降低被感染的可能性。

胡光(化名)4月9日到达印度时,没想到等待自己的是即将席卷全印的第二波疫情。

胡光就职于某知名汽车企业,4月受工作派遣前往印度。抵达位于印度泰米尔纳德邦的首府金奈后,胡光自愿在家隔离了14天,但就在胡光隔离期间,印度疫情悄然恶化。隔离期结束时,胡光发现印度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数已经超过30万。

即使在出国前已经接种了新冠疫苗,但为了安全起见,胡光仍然竭力避免与外界接触,就连日常生活必需的日用品、食品采购,胡光都主要请当地的朋友代劳采买,或者进行网购,实在不行会选择自行到小区里的小超市购买。

“到这边一个多月,我从来没有离开过小区,甚至连房门都没出过几次。”胡光对时代财经表示。

胡光原计划在印度工作3-4个月后返回中国,但由于疫情的暴发,胡光的归国计划变得遥遥无期。

同样被疫情打乱了回国计划的还有在贾坎德邦工作的王鳞(化名)。

2019年9月,王麟跟随其他同事前往印度参加当地一个建设项目,至今已经超过20个月没有回过家。在第二波疫情暴发前,他本来计划回国,但考虑到工作原因,王麟决定暂缓两个月,4月底再返回中国,没想到这一缓就碰上了疫情爆发。

王麟向时代财经透露,他参与的是一个大型工程项目的建设,该项目高峰期时聘请的印度民工达到1万名左右。但截至目前,该工程并未完全停工,仍在推进当中。

“因为我们不是总投资方,我们上面还有业主,现在业主并不把疫情看作是不可抗力,所以我们也不可能完全停工。”王麟说。

目前,王麟和其他近100名中国工程师以及近200名印籍工程师统一居住在企业安排的营地生活区里。

王麟向时代财经透露,公司内部已经出现了不少阳性检测者,有印籍员工,也有中国员工。“我们现在基本每隔两到三天就要做一次检测,检测完以后会安排在房间里单独隔离,隔离以后过几天又会开始新一轮的检测,如此不断循环。”王麟说。

2500元的制氧机炒到1万元

最近,马怒几乎每天都会和朋友们一起到街头派发食物。

在“大面积”封城之下,非必要的商铺、旅游景点、宗教场所、娱乐场所都已经关闭,超市只在限定时间开放,封锁期间禁止任何聚集活动,马怒的中餐厅目前也已经暂停营业。

受疫情影响,当地用工市场的需求也在下降。据印度经济监控中心的统计,4月印度的失业率为7.97%,达到今年以来的最高值。

这意味着4月有超过700万人失业,其中大部分是依赖日结工资维持生计的外来务工人员。城市封锁后,他们无法工作,只能露宿街头。

“以前我的想法是好好工作挣钱买房,然后去海边结婚。但是自从去年我的爸爸被感染以后,我的想法就改变了,希望大家都能好好活着。现在我想要做一些事情去帮助别人。”马怒说。

虽然官方通报的每日新增确诊病例已经连续5天下降,但印度的医疗系统仍在超负荷运转,医院无力收治所有患者,轻症患者只能在家隔离,等待痊愈。

马怒找朋友购入了几台从中国进口的家用制氧机,再将制氧机借给医院不收治的轻症患者。他向时代财经透露,同样一款制氧机,在中国售价为2500元人民币,但在印度已经炒到了115000卢比(约合人民币1万元)。

疫情“海啸”中的印度:华人感染吃连花清瘟自救,制氧机炒到万元

图片来源:微博@印度三哥马怒

“除了氧气以外,印度现在最缺的是重症病人需要的针剂、调节器,N95口罩、医用外科口罩、防护服和医用手套等防护用品,甚至有的医生都没有全套的防护装备。”马怒说。

王麟表示,目前营地里已经有4个中国同事连续两次核酸检测呈阳性,但都是无症状或者轻症患者,没法到医院治疗。“我们之前从国内带了连花清瘟和其他一些药品过来,轻症和无症状就吃这些。印度公立医疗虽然免费,但医疗条件比较差,去医院也不一定能得到好的救助和治疗,条件可能还不如在我们营地里。”

等待回国

回国成为了大多数在印华人最迫切的心愿。

他们自发组建了一个回国群,互相交换关于回国的信息,希望为自己搭起一条回家的路。

但随着印度疫情的升级,回家的路似乎越显漫长。

据Ami回忆,自去年3月份以后,除了少数企业包机接回中籍员工和一些滞留旅客以外,印度几乎没有直飞中国的航班。

“在第二轮疫情以后,还可以走欧洲、尼泊尔、阿联酋这些国家、地区中转回国,但所需要的费用非常高。而且像我们不在一线大城市,很难按照要求在短时间内完成所有检测并且拿到报告。”Ami说。

Ami的朋友Marline也深有体会,2020年底Marline试图通过阿曼中转回国。

喀拉拉没有检测机构可以在48小时内出血清检测报告,Marline只好飞往浦那进行血清检测。拿到血清检测报告,距离登机只剩下不到24小时。由于Marline此前曾感染过新冠病毒,虽然已经痊愈,但其血清检测呈阳性,无法登机,花费了3万余元的机票只好打水漂。

时代财经了解到,去年11-12月,德国、法国分别实行了双阴检测政策,从第三国出发,经德国、法国赴华的旅客,可以在机场内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和血清特异性IgM抗体检测,凭健康码和双阴性检测报告登机。在第二轮疫情暴发前,多数在印华人都选择经德国、法国中转回国。

根据界面新闻统计,截至5月9日,近1个月内全球已有36个国家、地区收紧了对印度的出入境政策,其中也包括德国和法国。

4月24日,法国政府宣布,所有来自印度的旅客都必须实施强制检疫隔离;4月26日,德国把印度归类为疫情高风险地区,外国人将不被允许从印度入境。

这意味着,在德国、法国中转的办法走不通了。

王麟试图取道尼泊尔中转回国,但在4月27日,王麟收到了尼泊尔方面禁止中转的信息。尼泊尔政府宣布,自4月28日午夜起,尼泊尔政府禁止外国公民经尼泊尔中转前往第三国。

什么时候才能离开印度回到祖国,王麟也感到很迷茫,但目前他所能做的似乎只有“盼”和“等”。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