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美国向富人加税,明智选择还是无奈之举

05-16 和讯名家
语音播报预计18分钟

继2021年3月31日公布“美国就业计划”,拜登-哈里斯政府又在4月底公布了另外一项雄心勃勃的“美国家庭计划”,这也是拜登-哈里斯政府“百日新政”的重要举措之一。

“美国家庭计划”承诺将增加投入,支持中产阶级并惠及所有美国人,加大对农村和原住民社区有针对性的投资,满足子女和家庭在儿童保育和教育方面的需求,与2022年的预计贫困率相比,使农村贫困率降低21%以上,农村儿童贫困率降低50%以上。为此,拜登-哈里斯政府将通过在未来十年时间内向美国富人加税的方式筹集1.5万亿美元来为“美国家庭计划”提供税收财力支撑。这是一项大胆的举措,需要谨慎观察和思考。

加大对农村基础教育的投入,为低收入家庭减税

“美国家庭计划”聚焦美国的中产阶级、农村和原住民社区的需求,主张强大的中产阶级是美国社会的支柱,农村和原住民社区对美国经济复苏与增长至关重要。

首先,加大对美国学前教育的投入,提高教师的工资和福利待遇。为美国所有3至4岁儿童提供免费的学前教育,此举将使500万儿童受益。确保所有参与学前教育的职员时薪不低于15美元,与具有专业资格的职员获得类似的薪酬和福利。将夏季免费营养餐福利推广到全美,使其成为永久性项目,向所有2900万儿童提供免费和减价餐食。扩大学校膳食计划,增加对高贫困地区学校的资金投入,降低学校享受资金支持的门槛,支持学校向所有学生提供免费餐食,鼓励学生在学校用餐。对健康饮食予以奖励,以进一步提高学校膳食的营养标准,支持在学校环境开展健康的生活方式。

其次,加大对农村地区教育和特殊教育的投入。为全美农村学生提供两年免费的农村社区学院学习机会,为低收入学生提供额外援助,将助学金再提高1400美元,以提高学生的在校率和结业率,帮助学生完成学位,增加对少数族裔服务机构及其服务学生的资金支持。加大对培养农村教师和有色人群教师的投资,改善农村教师短缺的情况。将师范生的奖学金从每年4000美元增加到8000美元,并将其扩大到所有早期儿童教育工作者。同时还要加大投资以支持特殊教育教师的发展。在过去的十年里,美国特殊教育工作者的数量下降了17%,“美国家庭计划”将投资9亿美元为特殊教育教师项目提供资金。“美国家庭计划”将进一步扩大农村儿童获得高质量保育的机会,对于低收入的工薪家庭,幼儿保育费用将得到全面覆盖。为儿童保育机构提供资金支持,加大对农村地区医疗保健工作者的投入,确保儿童早期教育工作者的时薪不低于15美元,并获得在职指导、专业发展以及额外的培训机会。

再次,为美国低收入家庭进一步减税,恢复并扩大中产阶级的数量和比重。延长“拯救美国计划”中的税收抵免政策,缩小医疗补助覆盖范围的差距,帮助数百万美国人获得医疗保险,使医疗保健更容易负担得起。将投资2000亿美元,使900万人每年在保险费上节省数百美元,使400万未参保的人获得保险。还将投资于孕产妇保健,并支持接受保健服务的退伍军人家庭。为美国人创建一个全面的带薪家庭和医疗休假计划,确保美国工人有时间照顾新生儿、重病亲人,有时间治疗自己的严重疾病和处理亲人病亡,预计这个项目将在未来十年花费2250亿美元。

将“拯救美国计划”中的儿童税收抵免优惠延长至2025年,将6岁及以上儿童的税收抵免额从2000美元提升到3000美元,6岁以下儿童的税收抵免额设定为3600美元。将“拯救美国计划”中的儿童和受抚养人临时税收抵免规则(CDCTC)改变为永久性规则,以支持有儿童保育需求的家庭;将为无子女工人提供的劳动所得税收抵免规则(EITC)改变为永久性规则,以体现税制对劳动的奖励,而不是对财富的奖励,此举将使1700万低收入工人受益。

向富人加税,办法总比困难多

无论是应对新冠疫情,还是促进经济尽快复苏,都需要“钱”的推动,但是,拜登-哈里斯政府采取了与特朗普政府完全不一样的思路。特朗普政府推崇“涓滴经济学”,认为政府直接救济穷人不是最好的方法,不应直接救济和支持贫困阶层和弱势群体,而要支持优势群体来发展经济,通过增加的财富、消费、就业机会等方面来最终惠及贫困阶层和弱势群体。

美国新一届政府完全改变了想法,拜登总统在社交媒体上明确指出,“涓滴经济学没有奏效,现在需要从社会底层和中产阶级来发展经济”。向富人加税,用以增加向社会底层和中产阶级的投入,发展经济且治愈社会矛盾是“美国家庭计划”的目标任务,“办法总比困难多”,这应该是个好主意。

向富人加税的主要措施包括:第一,将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从37%升至39.6%,根据美国税收基金会(Tax Foundation)的测算,这项措施将在未来十年增加税收收入1100亿美元。第二,对于资本利得和股息收入超过100万美元的人群,不再适用20%的个人所得税税率,而直接适用39.6%的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第三,结束遗产继承时的资本利得免除额规则。按照现行美国税制,某项资产在继承时,因其价值增值并未真正实现,被排除在应纳税额之外。结束免除额,预计将资产增值门槛设定为100万美元(单身继承者;如继承者为夫妻,则门槛为200万美元),但具体如何实施,以及如何与不动产税协调,细节尚未披露。第四,增加向美国国内收入局(IRS)的预算投入,加强对年收入超过40万美元家庭的税收审计,加强税收执法,预计此举将在未来十年内增加7000亿美元税收收入。向富人加税措施还包括营业亏损扣除限制的固定化等其他方面,细节之处仍有待观察。

向富人加税,难度不容小觑

4月29日拜登总统在向参众两院的演讲中提到,不能用增加财政赤字的做法为“美国就业计划”和“美国家庭计划”的开支埋单,而应采取向美国公司和美国最富有的1%人群加税的做法,让他们承担税负的公平份额,但同时保证不向年家庭收入低于40万美元的人群加税。支持的观点认为这是解决美国经济复苏资金需求问题的明智之举,既可以通过向富人加税缓解目前日益严重的贫富两极分化趋势,也可以获得额外的税收收入,缓解联邦财政赤字增幅加速的趋势,达到一箭双雕的效果。

但是,向富人加税似乎更是无奈之举,至少不能排除这种可能。非常明显,从拜登“百日新政”可以看出,美国新一届政府施政纲领的重要基点就是加税,无论是向富可敌国的美国公司加税,还是向富得流油的美国富人加税。这是因为,已经不堪重负的美国联邦财政在新冠疫情一年多的打击之下变得更加举步维艰,加之“拯救美国法案”1.9万亿美元的“天价”支出,使美国联邦财政更是雪上加霜。

曾经的“降税率、扩税基”政策使得美国联邦财政走上长期赤字之路,截至2021年初联邦公共债务已经累计高达28万亿美元,这主要是由1986年以来历次减税措施和挥霍性支出造成的。2017年以减税为主基调的特朗普税改使得联邦财政赤字陡增2万亿美元,增幅进一步加大,公司所得税收入与GDP的占比从持续近40年的约2%降到2019年的不足1%,而素有“富国俱乐部”之称的OECD(经合组织)这项指标的平均水平约为3.1%。目前公共债务与美国GDP的占比在110%至120%之间,这将动摇美国国家治理的根基。

因此,拜登-哈里斯政府必然将目光转向加税,而且聚焦在美国富人身上。根据美国税收和经济政策学会(ITEP)的研究报告,美国最富有的1%人群年均收入约220万美元,而最贫困的20%人群年均收入还不足1.2万美元。拜登-哈里斯政府希望这一部分富人能够贡献更多,以此来缓解美国当下不断加剧的贫富两极分化趋势,缓解社会矛盾和阻止社会分裂,增大美国中产阶级的“社会稳定器”作用。

“希望是美好的,而现实是骨感的”。“美国家庭计划”与“美国就业计划”一样,一定会面临巨大的阻力,向富人加税的难度是不容小觑的。尽管“美国家庭计划”对向富人加税给出了不可辩驳的理由,如“医疗保健应该是一种权利,而不是一种特权,任何美国人面对疾病时应永远不必担心他们将如何支付治疗费用”、“任何美国人不应在购买救命药物和食物之间做艰难选择”,但如何做到向富人加税却是另外一件事情。

如果一边增加支出和投入,兑现对选民的承诺,而另外一边却未能实现如期增加税收收入,将仍旧会加大联邦财政赤字。如果仍旧采用加大发行美债的老做法,则又回到问题的原点,还让美联储继续做美债的主要持有人吗?显然,美国新一届政府不希望问题向这个方向发展,而决心放手一搏,通过增加税收来更可靠地解决问题,对此,我们需要谨慎观察和思考。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第一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岳权利)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