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灵魂社交”APP赴美上市,90后眼中Soul变味?

05-15 经济观察网
语音播报预计27分钟

“灵魂社交”APP赴美上市,90后眼中Soul变味?

经济观察报 记者周应梅 实习记者 刘雨琪 定位为“灵魂社交”,Soul的标签是“脱单神器”。不少新注册用户带着“脱单”的愿望,找到这个平台。在郑州做设计工作的李维,起初就想通过Soul找个对象。使用一个月就放弃了,李维发现很不现实,大多来自天南地北,聊得来的也少。现在用Soul主要是无聊的时候“用来解解闷”。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得知,这样的人不在少数。他们不会在Soul上投入太多,偶尔用来打发时间。

当然也有一些长期的用户,把Soul当成了“朋友圈Plus版”,在这上面以分享为主。来自江苏常州的苏晚阳喜欢唱歌,经常会发90秒的唱歌语音分享到动态瞬间,“其他平台不敢随便说心中所想,或者大多说了没人关注。”基于陌生人的社交能够自由表达,同时又想获得近距离深入的交流,这也是一些人活跃在这个平台的理由。

李维、苏晚阳等用户,来自全国各地有着不同的职业,但他们颇为明显的标签,都是年轻一代90后、89后。Soul是一个号称有1亿年轻人在用的APP,这是Soul上线5年来的成果。2016年上线,2020年用户突破1亿。Soul的招股书显示,2021年3月,公司平均DAU(日活跃用户数量)的73.9%在1990年或之后出生。

有了年轻人群体的用户后,当前Soul也面临着商业化的考验,新用户获取成本越来越高,目前Soul的主要营收来源依然是相对传统的增值服务。Soul也在尝试拓展广告业务和切入电商业务,尤其电商业务具有遐想空间。然而随着平台渐渐做大到商业化,Soul也面临着平衡各方的压力,有采访对象担心平台变味。此前在Soul上频频出现诈骗事件,平台显得有些失控。

Soul上的90后

陌生人社交依然有旺盛的需求,更何况用户群绝大部分都是90后。在这个赛道创立不到五年的soul要上市了。5月11日,Soul App在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披露了IPO招股说明书,将在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为“SSR”。Soul在2020年实现全年营收4.98亿元,同比增长6倍。随之而来,亏损也在扩大,2019年亏损3亿元,2020年亏损4.88亿元,2021年一季度就亏损3.83亿元。

Soul披露了最新的用户数据,2021年3月,Soul的MAU(月活跃用户数)为3320万,DAU(日活跃用户数)为910万,分别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09.4%和94.4%。2019年和2020年,Soul的MAU分别为1150万和2080万,DAU分别为330万和590万。

招股书还提到,Soul的日活跃用户数中,90后占73.9%。

夜晚是在线人数高峰期。凌晨两点半打开Soul App,其“星球”栏目显示,“当前11323410人在线”。经济观察报记者于5月12日至13日体验使用了Soul APP。记者注意到,夜晚11点半到凌晨两点半,在线人数还保持在1100万人以上。在线人数高峰期是凌晨12点到1点。有人发交友贴,有人分享工作,有人分享生活,各种聊天派对也很活跃,你也随时可以匹配到人聊天。

白天在线人数会下降,早上在线人数在1000万左右,下午会减少到900多万。Soul的用户还在增长。

当然这样的用户增长也是Soul砸了不少广告费换来的。2021年3月Soul的广告费支出达到了4.6亿元是营收的1.9倍。此前2020年广告支出为6亿元,为营收的1.2倍。广告费的支出大也是其亏损的主要原因。

不少采访对象反映,是从抖音等流量较大的社交平台看到Soul的广告,也有人是朋友推荐认识来到这个平台。

有人刚注册1天。有人刚注册1个月。注册几个月的也有。注册1年多两年的也有。有人注册三年了。

只要是注册时间相对短的,都还抱有找男女朋友的心态。聊天开始就会表明自己是找对象的。一位souler的昵称里就备注着“真心找女朋友”这几个字,对话第一句也会强调“真心找女朋友”。

在郑州做设计工作的李维,使用1个月就放弃了找对象的想法。

不过,想通过Soul找对象的人还很多,在人人可见的“广场”版块,经常能看到刚刚发布的找对象贴,“xx后,身高xx,体重xx,学历xx”,“爱好xx”,“性格xx”。

也有重度用户,江苏常熟的苏晚阳注册Soul三年多,期间停用过八九天,几乎每天都会打开Soul APP。吸引苏晚阳的是Soul基于陌生人的社交。苏晚阳认为,可以把Soul看作一个大型的朋友圈,可以随意点开别人的头像认识,找到相同类型的人群交流,“这里的人比较真实”。最重要的是,“在这里,也没有人知道自己的长相和名字”。苏晚阳喜欢唱歌,经常在Soul上发90秒唱歌语音。

苏晚阳表示,在朋友圈、QQ等熟人社交平台很难说出心里话,而在微博这样媒体性质强的陌生社交平台发动态,基本没人关注到。“Soul完全满足我的社交需求”。

在Soul上分享生活日常的小丹也把Soul当成了“朋友圈Plus版”。小丹表示,Soul相比其他平台相对纯净一些,也有很多有才华的人,渐渐就喜欢把生活日常发到这里。

“平时都把Soul当树洞,或者看广场用的,”吴名表示,自己表现较为佛系,遇到有意思的人会聊聊,偶尔发瞬间。“我也没见过几个人靠这个脱单,大部分人单身,只是因为他们缺乏社交圈子而已。”

三年老用户“没花过一分钱”

有了用户和品牌知名度,Soul也在去年和今年加速了商业化。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9年、2020年和2021年一季度,Soul的营收分别为7070.7万元、4.98亿元和2.38亿元,对应的净亏损是3亿元、4.88亿元和3.83亿元。Soul的收入主要来自于增值服务,包括虚拟礼物和会员订阅。Soul在2019年推出收费功能,目前用户仍可以免费试用大多数功能。Soul的母公司“上海任意门科技有限公司”于2015年6月成立,Soul APP在2016年上线。2019年商业化到如今是第三年,2020年和2021年,Soul加快了商业化步伐。

Soul的灵魂币是一种虚拟货币,用户可以先购买灵魂币,再通过支付灵魂币购买虚拟礼物。目前在Soul App上有不同灵魂币套餐,最低6元可以购买36个灵魂币,18元108个灵魂币套餐。1个灵魂币是0.6元。虚拟礼物价值最低的有1个灵魂币的,也有价值几十个或几百个或几千个灵魂币的虚拟礼物。用户在一对一聊天,聊天室,或者其他人发布的广场瞬间下,都可以购买虚拟礼物赠送给其他用户。Soul在语音聊天和视频聊天功能上,也限制了每日免费使用的次数,超过限制也需要支付灵魂币购买解锁功能。会员用户方面则有一些特权福利,Soul设置了时间特权、查看特权、皮肤特权,以及一些折扣等。

Soul的付费项目基本覆盖大部分功能,主要功能有“灵魂匹配”“恋爱铃”“群聊排队”“语音匹配”“视频匹配”,除此之外,Soul还增加了游戏“Soul狼人”,这些都是归属“星球”版块。而另一个大的板块是广场,这里是平台公共发言区域,广场发布的内容所有人可见,不过Soul会筛选一些瞬间动态推广。

根据招股说明书,在2019年、2020年和截至2021年3月31日,Soul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数量分别为26.89万、92.93万和154.5万,用户付费数在增长,而每位付费用户平均每月收入分别为人民币21.9元、43.5元和48.6元。

作为3年多的老用户苏晚阳表示,从来没有花费过一分钱。不过经常收到礼物,目前苏晚阳的礼物超过2万个。苏晚阳提到,自从去年12月来主持多次聊天室”后,粉丝增长超过50%,收到的礼物也增多。值得一提的是,在Soul上收到礼物无法兑现,这也意味着送礼物花的钱全部归平台。

暨南大学研究生在读的珍妮也经常主持聊天室,是超过两年的老用户,目前礼物超过近4万个。珍妮提到,在“聊天室”收到礼物和平时的性质不一样,聊天室的礼物可以带热度,具有引流效用。珍妮会开Soul的会员,每年大概花费超过200元。

注册一年多的小丹表示,之前付过费,后来果断关了,“之前付费是想看看最近访客,没啥用,索性关了。”

潘先生2018年开始使用Soul,也是三年多的老用户,对付费关卡增多表示抵触,“刚开始什么都不用充钱,后来跟探探类似,看谁关注你需要充会员”。潘先生还提到,Soul在许多地方设置了付费,捏头像需要充钱,与广场上刷到的热门女生聊天也需要刷礼物。

珍妮表示,平时自己热度变高,有人私信聊天前就必须给她刷礼物。“这也要看那天给我发私信的人是不是很多。”

担心变味

Soul的创始人张璐去年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提到,过去Soul的变现很克制。Soul此前完全没有广告,变现都是增值服务。如今可以发现,Soul正在渐渐打破这种克制。除了付费关卡越来越多,Soul在去年三季度也增加了广告服务,今年一季度又推出“Giftmoji”购物服务。

随着用户增长,Soul也吸引了广告商投入。Soul表示,将积极推广广告服务。2020年第三季度开始,Soul的广告服务开始产生收入。2020年Soul来自广告的收入是1276.59万元,占全年营收总额的2.6%。

Soul探索出了一个新业务,“Giftmoji”,这其实是一个购物功能。经济观察报记者注意到,这个功能非常显眼的出现在聊天对话框下方,就在虚拟礼物购买功能的旁边,图标是紫色的Soul小方块。点开这个功能,可以购买零食、美妆、茶饮、潮玩、香水、日用、文创、个护、萌宠等各种种类的实物产品,可以给自己买,也可以赠送给别人。目前品类还是主打零食和美妆,大多是颜值较高的网红产品,有巧克力、气泡水、冰淇淋等等,价格有一般在几十上百,彩妆礼盒有的几百,比起虚拟礼物和会员并不便宜。

点开一些产品,已经有一些用户购买过。评论显示,有人是自己买来吃,有人赠送给别人。有购买过的用户说,“比送那些没用的守护礼物强多了”。还有人遇到一些问题,比如“无法配送,怎么退款”。有人开心送礼物,有人道歉送礼物,还有人分手送礼物。

Soul的招股书中提到,与年轻一代中最受欢迎的供应商合作,产品实物都有供应商提供,Soul充当了一个销售平台。产品售价是与供应商协商后,以Soul设定的价格出售给平台上的Souler。用户兑换商品时Soul会向供应商支付预先协商费,Soul通过差价赚钱。

小平台Soul也敢插足电商了。这些年,电商造就了不少巨头,腾讯的电商梦也为众人所知,如今短视频也将营收增长寄托到直播电商上。事实上,只要有用户需求和良好的运营,Soul的电商业务确实有遐想空间。在陆续有用户购买商品后,Soul已经推出了一个好物推荐栏目。

目前Soul还处于亏损。以吸引更多新用户为目标,广告费支出还在增加,亏损也在扩大。

参照同行业公司,陌生人社交的头部玩家陌陌,已连续24个季度实现盈利。陌陌的主要营收来源是直播业务,2019年和2020年,直播收入分别占到了总收入的73%和64%,其次才是增值服务。

不过这两年,陌陌也开始有意增加增值服务收入占比,而与此同时就是直播营收占比下降。当然这也具有风险,因为公司的结构调整,直播业务出现下滑,加上去年因疫情影响高额付费用户消费意愿,陌陌2020年的利润,相比2019年出现大幅下滑。陌陌2020年净利润为28.96亿元,2019年则为44.93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陌陌收购探探之后,也在推进其商业化,而商业化的方向还是发力直播。根据陌陌财报,2020年第四季度探探的直播营收为4亿元,亏损大幅缩小。

Soul一直未上线直播功能,这也是Soul与其他社交平台的一大区别。平台用户收到礼物一概无法兑换。珍妮认为,如果有平台分成还是更具吸引力,可以像之前一样做主播。珍妮是在读研究生,今年23岁,此前在斗鱼做过主播。珍妮注册两年多,经常会在Soul主持聊天室,其页面显示粉丝3千多,收到礼物近4万个。

同样经常收到礼物的苏晚阳则表示,增加分成会让平台变质更快,自己更喜欢这种简单的赠送关系。

提到平台上积极生产内容,有粉丝积累的一些关键用户,创始人张璐也提到过,不会刻意运营,也不会对任何人进行扶持。Soul的算法推荐原理是,用户发布内容吸引了相关人群,就会获得更多的曝光。

一直以来,Soul在商业化上的克制,无广告,以兴趣内容为主,为用户带来了简洁、安心的体验。随着平台的商业化步伐加速,不少人担心平台会变味。作为高频率用户苏晚阳表示,确实发生了一些变化,“提升热度难了,不少人开始精心塑造人设,晒学历、秀身材等等”。“以前是纯真的平台,没有诈骗、人设、辱骂,甚至没有约线下。”珍妮说到。

Soul做商业化后放开了一些限制,有很多人也试图赚一笔。潘先生提到,现在用户也在想方设法赚钱,平台有些人充当着红娘角色,已经有部分收费。通过发布瞬间介绍相亲对象,私信咨询后就会被对方转到微信交易。“我加过,要价不菲,最少都是5000元。”

诈骗行为也频频发生在Soul。根据相关报道,今年1月,江苏常州一女孩小徐,被Soul认识的一个网友,以“带发财”为理由骗取61万元。去年12月,昆明市因在Soul平台上结识陌生人被骗的案件有11起,最高被骗金额34万元。

一位业内人士分析,平台渐渐做大到商业化,Soul也面临着平衡各方的压力,以及失控的风险。

(应采访对象要求,李维、小丹、吴名、珍妮为化名)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