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低价不是万能药 极兔想留客还需提高服务质量

04-24 证券时报
语音播报预计6分钟

证券时报记者 李小平

义乌苏溪,聚集着一批做衬衫的电商人,这些看似普通的电商人,往往出货量惊人。

“去年一个冬季,在拼多多上就卖出去了100多万件衬衫。”对于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问及的销量,在苏溪经营网点的曾琦(化名)如是说。对这个战绩,他看得很坦然,“这个销量还可以,不过比起一些义乌网红,一晚上百万件的爆款,还是差太多。”

5年前,在杭州四季青经营服装批发市场的曾琦,越来越觉得实体店生意难做,发现身边越来越多人去开网店,于是就跑到了电商产业发达的义乌,先后转战北下朱村、北苑街道等地,最终,迁徙到苏溪镇。理由很简单,“房租便宜。在义乌市区,一年下来租金10-20万,但在苏溪只要2-3万就够了;其次,苏溪服装加工多。”5年下来,他也发现,在苏溪做服装的人,越来越多的做服装电商。

“关键看价格!”,这是曾琦对自己5年电商生意经的总结。“现在男士的一件衬衫,商店里随随便便要上百块吧。去年,我销量最大的一款衬衫,只卖19.9元/件,我从工厂的拿货价是18元/件,虽然一件只赚1.9块钱,但销量大的话,也还是有钱赚。而且,也只有把售价定得极低,拼多多平台才会帮你引流。”

卖一件衬衫赚1.9钱,这其中不包括快递费和丢单。所以,对于跑量的电商卖家来说,快递费的高低极其重要。“如果不是最近拼多多站出来辟谣,否认与极兔之间存在股权投资关系,我们都一直以为极兔背后是拼多多。”曾琦称,去年底的时候,了解到他家的日均出货量较大,极兔的快递员来店里沟通过好多次,并给出了一个极低的价格,希望他们改用极兔的渠道。

比较“通达系”的价格,极兔给出的价格确实有诱惑力。权衡之下,曾琦的快递件开始改走极兔渠道。不过,没过多久,他们就放弃了。“几百件退货单,几个月过去了,至今还没给我找回来。买家网购货物,中途退单是常有的事情,但是,极兔客户的回复却是‘货物查询不到去路’。”曾琦对记者称,那批货的成本价是7000-8000元,虽然走极兔渠道价格便宜,每一单可以节省几毛。但丢一批货就得不偿失了,需要卖几千件货才能赚回来。为了节省几百块钱快递费,几千块货却存在丢单风险,不划算。所以,后来就放弃了极兔,改走其他快递平台。“这一堆收件中,只有一个极兔的快递。用极兔的电商卖家,应该都是那种货值极其便宜,不担心客户退件的电商人吧。”指着地板上堆了一摞收件,曾琦对记者如是说。

极兔创始人李杰是投资教父段永平的旧部,曾一手创立OPPO手机的直营渠道,后来成为OPPO印尼公司的创始人。他在印尼期间,组建覆盖印尼爪哇岛的J&T物流,为OPPO送货,因为J&T物流意外跑了出来,此后成为李杰工作的重心。2019年起,李杰决定将物流项目带回国内创业,秘密筹备极兔物流,并于2020年正式起网。除了挖来一些“通达系”快递的高管,极兔的渠道班底有一部分也来自于OPPO,尤其是李杰当年手下的一些干将,直接被分去各省操盘建网。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