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孩子王IPO:产品质量“立于危墙” 实控人1646条风险缠身还打“小算盘”

04-20 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
语音播报预计14分钟

孩子王IPO:产品质量“立于危墙”  实控人1646条风险缠身还打“小算盘”

近日,创业板上市委员会2021年第21次审议会议公告,孩子王儿童用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孩子王)首发获通过,此次上市拟募资24.4925亿元。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对该公司已披露信息和其他公开信息进行了研究,发现其IPO疑点重重,对于发去的求证函,孩子王选择了“平民式”缄默,截至发稿时仍未回复。

“质量门”悬而未解

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注意到,孩子王的主要供应商中有2家企业曾经存在产品质量问题。

健合(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健合中国)是孩子王2017年的第五大供应商及2018年至2020年1-6月的第四大供应商,报告期内孩子王向其采购奶粉等商品合计交易金额达88053.01万元。2017年,健合中国与沃尔玛一山西分店被诉产品责任纠纷一案,法院认定由健合中国进口的涉案产品维生素B2含量低于国家规定标准,不符合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健合中国作为进口商未尽到审查义务,应承担货款和赔偿金连带责任。

2017年至2020年1-6月均为第一大供应商的上海优壹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壹电子)系爱他美、诺优能等奶粉品牌方的代理/经销商,报告期内孩子王向优壹电子采购奶粉等商品合计交易金额达209025.64万元。2019年,优壹电子与多美滋婴幼儿食品有限公司被诉产品责任纠纷一案,法院认定多美滋生产的涉案产品属于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此外,2020年5月,优壹电子因生产经营标签、说明书不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食品、食品添加剂的违法行为被上海市普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没收违法所得31万元。

虽然上述诉讼尚未涉及孩子王,但其两大供应商均未尽到质量审查义务,若再次发生同样情况,孩子王作为下游零售商也存在被处罚的风险。

另据招股书,孩子王及其子分公司多次受到行政处罚,目前合计已有73项。受处罚原因主要为销售不合格商品。作为母婴童商品零售及增值服务的全渠道服务提供商,孩子王的上游除包括惠氏、花王等品牌方外,还存在多家代理商、经销商,质量管控有难度,这或是孩子王屡次出现销售不合格商品现象的重要原因。

董事长有1646条风险

据天眼查数据,孩子王的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汪建国共有60条任职信息,其中担任法定代表人16家公司,担任股东39家,担任高管28家,实际控制权99+家。我们注意到,汪建国自身风险1项,周边风险多达1267项,预警提醒也多达378项。

孩子王IPO:产品质量“立于危墙”  实控人1646条风险缠身还打“小算盘”

汪建国在五星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有股权出质信息,担任股东的汇通达网络股份有限公司申请其他公司强制清算的案件信息,担任高管的华鼎文化艺术产权交易中心有限公司是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担任高管的华鼎文化艺术产权交易中心有限公司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曾担任股东的义乌市汇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因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担任股东的南京赟正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因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优米文化传播(天津)有限公司因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担任股东的江苏星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因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另外,曾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江苏宁宜置业有限公司曾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而被起诉,曾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江苏宁宜置业有限公司曾因商品房销售合同纠纷而被起诉,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五星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曾因合同纠纷而被起诉,担任股东的汇通达网络股份有限公司曾因追偿权纠纷而被起诉,曾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江苏宁宜置业有限公司曾因企业借贷纠纷而被起诉,担任高管的孩子王儿童用品股份有限公司曾因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而被起诉,担任高管的孩子王儿童用品股份有限公司曾因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而被起诉……

董事长实控多家公司,并且还有被诉讼,如此一来,怎能保证普通投资者利益?会否有利益输送行为发生?

实控人有“小算盘”

汪建国目前是孩子王的实际控制人,在此之前,汪建国的创业史以五星电器最为知名。

从股权结构上看,江苏博思达企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思达)以28.35%的持股比例为孩子王第一大股东,另据天眼查数据,博思达是汪建国100%控股的公司,此外,汪建国参股的南京子泉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还持有孩子王4.84%股权。除了孩子王,汪建国还曾投资过汇通达、好享家等企业,据公开资料,目前这三家公司总估值超过500亿。另外,在孩子王的股东中还出现了高瓴投资和腾讯等公司的身影,目前高瓴资本(HCMKW)和腾讯分别持股12.49%、3%,位列第二和第九大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汪建国以及其控制的五星控股仍在为孩子王提供合计金额高达15.86亿元的担保。然而,在高负债率,以及实控人为孩子王提供巨额担保的情况下,孩子王同时在大量购买理财产品。资料显示,2019年孩子王的交易性金融资产为8.94亿元,当期财务费用收益额为294万元。2020年1-6月,其财务费用收益额达1543万元。

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还注意到,孩子王此次闯关A股,拟募集资金24.49亿元,投资于全渠道零售终端建设项目、全渠道数字化平台建设项目、全渠道物流中心建设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值得关注的是,从财务数据来看,2018年至2020年年末,孩子王货币资金持续大幅增加,由2018年年末的8.94亿元增至2020年年末的20.31亿元。截至2020年年末,公司流动资产合计高达41.32亿元,账面上有息负债约为3亿元。另外,孩子王交易性金融资产由2018年年末的0元增至2020年年末的8.8亿元,而公司同期资产负债率却连年攀升,依次为59.74%、66.02%和68.36%。

为何公司账上留有充沛的货币现金,又打算通过IPO拟募集资金24.49亿元,其中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公司为何一边负债经营一边购买理财产品?

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将继续跟踪报道孩子王IPO进展。

(责任编辑:张洋)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