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全球股市财经头条新闻资讯

在“和讯”App 中打开

打开
本文来自 [新京报] 专栏
关注此专栏 随时随地乐享资讯
一键关注
首页 新闻首页

《姐姐2》收官,胡静:女性不应淹没在柴米油盐之中丨人物

04-17 来源:新京报
语音播报预计16分钟

4月16日晚,《乘风破浪的姐姐2》正式落幕。胡静未能成团,令不少观众感到遗憾。但成团的结果,抑或是“红或不红”的长尾效应,对“姐姐”胡静而言,似乎都没有那么重要。比赛前,她把三十位姐姐的名字写在手臂上,这场重要的旅程,她成功地带着所有姐姐的梦想拼到了最后。

《姐姐2》收官,胡静:女性不应淹没在柴米油盐之中丨人物

胡静把30位姐姐的名字写在手臂上。

作为一名40+的女演员,敢于在这个舞台“从零开始”,她希望能让所有女性看到,无论任何年龄,任何时期,只要有勇气挑战自我,都可以成功突破自己的舒适区。

“我相信有的时候女性会跟自己说,我这个年龄了,做不了这些事情了。其实一切都是强加给自己的。任何时候只要你想做一件事情,都可以去做。心里要有让自己燃烧的东西,不要淹没在柴米油盐当中。每一个女性都可以伟大,每一段生活都是很精彩的。”

在《姐姐2》,感受前半生从没有过的累

2019年12月底,《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一季就曾邀请胡静。听到节目的名字,她很快便应允下来——“乘风破浪”,这个词“太好了!”她能理解这档节目想实现的表达。

但突如其来的疫情,令定居马来西亚的胡静与《姐姐》之约延后了一年。第二季筹备时,国外疫情仍一片惶恐,孩子和家庭令胡静犹豫了很久。实际上,第一季节目她追看了全程,这个舞台与姐姐们产生的化学反应令她向往。万茜、金晨都曾是胡静合作过的朋友,但舞台上的她们,竟然更加光芒四射;也有胡静不熟悉的姐姐,例如张雨绮,她的直率和真实让胡静成功“路转粉”。

《姐姐2》收官,胡静:女性不应淹没在柴米油盐之中丨人物

胡静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2》。

“人生的步伐有很多,最重要的只有几步。《姐姐2》的舞台对我来说很重要。我以前是学跳舞的,但唱歌完全没基础。我想看看40+的自己,乘风破浪能破到什么程度。”

但,踏浪的过程远比胡静想象中艰辛,“我想到累,可没想到这么累。”自1998年迈入影视圈,到2008年结婚,胡静的演艺工作从未间断。即使成为妈妈,胡静仍保持一年两三部戏的节奏,甚至生完孩子四个月后就选择了复出。每次拍戏,她都享受其中,从来没觉得工作是件辛苦的事。“参加了《姐姐2》后,我觉得我的前半生过得太幸福了。”

《姐姐2》收官,胡静:女性不应淹没在柴米油盐之中丨人物

《姐姐2》一公,胡静和吉克隽逸(左)、周笔畅(右)一组。

这是一种跳脱舒适圈,在新的领域从零开始的“苦”。第一次公演时,胡静被分到与吉克隽逸、周笔畅两位专业歌手一组。她们唱歌很专业,打拍子的方式也很专业,零乐理基础的胡静也不敢问,但又担心会耽误队友的训练。甚至,由于全队的舞蹈压力偏大,而后的声乐课全部改成了舞蹈课。

《姐姐2》录制了俩月有余,胡静一直没有离开过长沙。她请节目的声乐老师“开小灶”,录制之余的时间都在线下努力追进度。由于长时间持续高强度的舞蹈和声乐训练,二公时胡静多年的腰伤再次复发。那一场,她所在的小组需要挑战斜坡舞。这是一场与“腰力”的对抗,五个姐姐一定要一起从高台上冲下来才能完成最漂亮的瞬间。胡静生怕给团队抹黑,于是戴上腰封,顶着难以忍受的疼痛,完成了高光时刻。“如果当时自己的意志力稍微垮掉,或者软弱一下,往后退一步,那就真的做不到了。有的时候人的意志力真的是一个很神奇的事情。”

《姐姐2》收官,胡静:女性不应淹没在柴米油盐之中丨人物

二公时,胡静腰伤复发,坚持完成斜坡舞。

与姐姐们社交,鼓励的话也是说给自己听

相较舞台上的挑战,与姐姐们的朝夕相处,对胡静而言更需要“乘风破浪”的勇气。

生活中的胡静简单、直接,一碰到复杂的事情就会自动远离。在她的圈子中,结交朋友是件非常珍贵的事,且她的男性朋友比重远比女性朋友大——男性更直接,没那么麻烦;女性心思细腻,往往是非更多,尤其是娱乐圈。顾虑至此,胡静也把《姐姐2》作为她人生学习的另一项课题:克服社交软肋,学会在女人堆里生存、相处。

“但录到总决赛的时候,我真的非常庆幸自己来了这个节目。”胡静感慨。一公时,面对周笔畅和吉克隽逸两位实力派,胡静一度很担心作为“唱跳小白”的自己会拖垮整个团队。她不习惯用表达情绪的方式释放压力,只能不停地默默练习,“但实际上那时候我的内心特别需要人鼓励。”

于是她试着将这种需要,转化为“给予”,并希望以此为自己带来能量。排练间隙,当看到其他姐姐也因比赛倍感压力时,她便不由自主地上前鼓励,“一定要加油!”“一起努力!”第一次小考结束后,她也会跟其他队的姐姐们说“你们好棒!”虽然彼时,姐姐们之间并不十分熟络,但胡静认为,其他人听到她的打气声,一定也会很开心。

《姐姐2》收官,胡静:女性不应淹没在柴米油盐之中丨人物

胡静说,与姐姐们社交更需要“乘风破浪”的勇气。

以前的胡静,从不会如此表达。即便见到自己很欣赏的演员,抑或是生活中非常亲近的朋友,她也很少用“你很好”或“你很优秀”等直接的语言吐露内心想法。“以前可能是嘴巴太笨了。但来了这个节目后就觉得,既然是心里真实感受到的,对方也需要的时候,为什么不说?你鼓励了对方,其实也鼓励了自己。”

直到如今,胡静仍未学会左右逢源,但却掌握了表达真实情感的能力。在胡静看来,能够站在这个舞台上的女性,都是可以在各自领域站上“C位”的,但所有人都愿意从零开始,打破自我,重塑自我。女性身上与生俱来的共情力,让姐姐们彼此产生了一种难以割舍的姐妹情感。“这个节目没有出现大家期待的互撕名场面,因为我觉得这个舞台没有输赢。大家一路跌跌撞撞,相互扶持,相互鼓励,一关一关地闯过;虽然有一些姐姐没有走到最后,但是并不代表她们不好。来这个舞台,其实已经拥有最大的勇气。”

很高兴红的是角色,不是胡静

40+的胡静,淡然了,宽容了。在她看来,这是年龄和家庭给予她内心的改变,“懂得去爱身边的人。”

宽容,体现在为人处世的态度上。11岁时,胡静考上中央民族学院(现中央民族大学)的舞蹈系附中,理想是成为杨丽萍那样能够站在舞台中央的舞蹈家。而后考入中戏,走上演员之路。“年轻的时候比较傲气,比较任性,看到自己不喜欢的东西,就不能接受。”

《姐姐2》收官,胡静:女性不应淹没在柴米油盐之中丨人物

胡静曾经的理想,是成为像杨丽萍那样能够站在舞台中央的舞蹈家。

但30岁后,胡静为人妻、为人母,在柴米油盐的平淡,以及生活和工作的平衡之间,她逐渐感知,没有一个人是完美的,没有一件事情是完美的。内心开阔时,整个世界都是你的;内心狭窄时,整个世界可能只有指甲盖那么大。

这也是她从未因“年龄”感到焦虑的原因。成为母亲后,胡静曾一度面临“无戏可拍”的迷茫——能拿到的剧本非常少,角色也越来越窄。“但焦虑也不能改变现状。”在胡静看来,演员是一份细水长流的职业,最重要的还是塑造角色的能力。如果能把角色演好,总会有剧本找来;如果演员总是挑毛病,嫌不是女主角,工作机会自然越来越少。

“这个市场,30+、40+女性能演女主角的机会,或者以这个年龄段为主的电视剧、电影都非常少。市场需要年轻、新鲜的血液,这是没法改变的事情。”胡静也从不抵触饰演母亲,“我已经是妈妈了,为什么我要拒绝?而且我可能对人生,对孩子,会有很多感悟是成家前领会不到的。”

当无法改变大环境时,胡静选择不和环境较劲,而是改变自己的心态。近些年,她接演了《人民的名义》中深沉城府的高小琴,《新世界》中一心为女儿复仇的母亲刀美兰,《决胜法庭》中的毒舌律师叶紫琪。很多人能将这些经典角色细数一二,却很难一口喊出胡静的名字。胡静并不在意。《人民的名义》播出后,团队曾为她安排了很多宣传、采访,但大部分都被她拒绝。她不喜欢做与角色和戏剧无关的事,这似乎也阻隔了她走红的道路。

《姐姐2》收官,胡静:女性不应淹没在柴米油盐之中丨人物

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的高小琴。

《姐姐2》收官,胡静:女性不应淹没在柴米油盐之中丨人物

电视剧《新世界》中,胡静饰演刀美兰。

在胡静的认知中,《姐姐2》能否令她“翻红”,并没有那么重要。“一直以来我都是以演员心态在做这份事业。演员最重要的还是创造角色,我觉得观众记住我的角色,大家知道我有演技,那么我就不缺工作。只要观众还喜欢看我演戏,我就继续演下去。红不红对我来讲,没有什么太大区别。”

新京报资深记者 张赫

首席编辑 吴冬妮 校对 赵琳

(责任编辑:张洋)

推荐频道

标签推荐

请使用底部浏览器自带功能分享

分享至

微博

QQ

朋友圈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