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康美又放大招:突然抹掉203亿“存货”,300亿资金造假终于了清?

04-17 第一财经
语音播报预计20分钟

突然“消失”的300亿元货币资金,被转入“存货”两年之后,终于还是瞒不下去了,借资产减值将之一笔抹掉。短短两年间,数百亿资产分两次“清零”,除了ST康美,A股再也找不到第二家公司了。

ST康美4月17日晚间披露业绩更正公告,将2020年净利润预计亏损额上下限,分别从此前的148.5亿、178.2亿元,大幅提升到244.8亿元、299.2亿元。短短两个来月,预亏金额急剧扩大了一百多亿元。公司将亏损放大的原因,归咎于新冠疫情、资产减值,仅资产减值计提金额共计超过260亿元,仅存货一项,该公司计提的金额就高达203亿元。

ST康美巨额存货突然消失,引发监管火速关注。上交所当日晚间发布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公司资产减值测算的具体过程、减值迹象出现的具体时点,是否存在前期计提不足的情形、前期业绩虚假或调节利润的情形。监管还要求年审会计师发表专项说明,并表示公司2020年期末净资产预计为负,股票可能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2018年年报披露时,ST康美承认历年财务造假,后将近300亿存款转入“存货”项目下,市场对其巨额存货真实性的质疑就没停止过,即使之后国资接手,公司何时二次财务“洗澡”也一直受到外界关注。对于虚假货币资金转入的巨额存货,过去两年间ST康美甚少披露真实情况,究竟是否真实存在?公司是否存在有意隐瞒而虚假陈述的情形?是否构成财务造假期限延长,最终令ST康美最终退市收场?一系列问题再次引发全市场强烈关注。

300亿“消失”后,再次凭空抹去203亿

将2020年净利润的预计亏损规模,急剧扩大一百多亿,ST康美只用了短短两个半月时间。

在4月17日晚间披露的业绩预报更正公告中,ST康美预计公司去年净利润将亏损244.8亿元至299.2亿元,扣非净利润预计亏损240.3亿元至293.7亿元。

而在此前1月30日披露的业绩预告中,ST康美还曾预计,2020年公司净利润、扣非净利润亏损额分别为148.5亿元至178.2亿元、148.7亿元至178.7亿元。

ST康美将业绩亏损放大,归咎于新冠疫情影响以及合计超过260亿元的资产减值。ST康美称,新冠疫情、归还债务影响了经营现金流,为加快资金回流,公司代理权即将到期的医疗器械折价销售,造成利润大幅下降。

同时,按照审慎原则,对2020 年度合并报表中的商誉、信用、工程和固定资产,分别计提了减值损失4400万元、10亿元、15亿元,并计提了2016年至2018年年报虚假陈述涉及的投资者索赔诉讼支出35亿元。

不过,上述几项因素并非公司2020年度预计亏损急剧放大的主要原因,巨额亏损绝大部分因存货减值引发。ST康美称,由于存货管理不善和内部控制缺陷,公司部分存货历史入账成本高于公允价值,储存在青海西宁等地的存货资产仓储管理混乱,可变现价值贬损较大,对应计提的存货减值高达203亿元。

几乎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2019年4月29日,ST康美在2018年年报披露中,突然以少记存货、在建工程、应收账款195亿元、13亿元等理由,将2017年末的货币资金调减299.44亿元。一个月后,ST康美新出一个数据,将“消失”的近300亿元现金中的201.43亿元,调整到存货科目。

2016年年报未追溯调整前,ST康美的存货为126亿元,调整后金额高达314亿元。2020年9月底总额仍高达306.7亿元。而追溯调整前,ST康美2016年末总资产不过548亿元,去年9月底为717.8亿元。同期存货余额在总资产中的占比,分别高达60%、49%左右。

按照上述数据计算,追溯调整后,ST康美药业2016年末的存货总额,达到其他五家重要饮片上市公司同期存货总额的5倍以上,公司披露的2016年中药材采购额,更是达到全行业销售额的近一半。

虽然存货规模巨大,ST康美却甚少计提减值。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底,ST康美存货余额分别为352.4亿元、342.1亿元、314.08亿元。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该公司计提的存货减值分别仅有5023万元、4.66亿元、4.7亿元。

“这些存货是不是还在?价值多少?究竟是在途,还是钱已经付了货还没到,还是存货已经在库?康美一直没说清楚。” 投资者此前对ST康美的巨额存货表示忧虑, “300多亿存货,这些药材生物质资产随着时间的流逝,怎么计提减值的?不会又来个百亿减值吧?”投资者对记者表示。

随着巨额存货减值计提的到来,二次“财务洗澡”的担忧终于变成了现实。去年9月底,公司存货余额为306.7亿元,此番计提减值后,静态余额仅剩136亿元左右。

巧合的是,ST康美此番计提的约203亿元存货减值,与公司2019年追溯调整的存货金额高度接近。在突然“消失”的近300亿元现金中,有201.43亿元在2019年5月28日被该公司追溯调整到了2016年年报的存货科目中。

财务造假从未停下?

相较于1月30日的业绩预告,ST康美最新披露的存货减值陡增了100多亿元。虽然其中详情尚不得而知,但从以往披露来看,此次突然抹掉的巨额存货的主要构成,极有可能来自库存中药材。

按照ST康美2019年5月28日披露,从消失的300亿元“消失的现金”中,调整到存货的金额为201.43亿元,具体分布为:调整截至2016年12月31日,已支付采购款但未入账存货——中药材179.34亿元,调整截至2017年12月31日未入账存货——中药材183.43亿元; 调整截至2016年12月31日实际已支付但未入账工程款(存货——开发成本)8.55亿元;调整截至2017年12月31日实际已支付但未入账工程款(存货——开发成本)18.04亿元。

剔除占比较小的存货——开发成本, 2016年、2017年,ST康美从货币资金调入存货的中药材,金额分别为179.34亿元、14.09亿元。合计调增中药材存货约193亿元。

对于ST康美“现金”变存货所引发的巨大谜团,第一财经保持了持续关注。2020年9月3日,第一财经“国资进场未明确解困方案,ST康美二次‘财务洗澡’提速?”报道显示,对于外界的质疑,时任公司董事长马兴谷在公司股东大会上回应称,还有很多情况需要了解,比如仓库的位置、有哪些品种,“是其接下来工作内容的一部分”。

如同突然凭空蒸发的近300亿货币资金,被ST康美突然抹掉的218亿元存货、在建工程等资产,是否真实存在?对ST康美化解债务危机至关重要。2020年9月地方国资接手后,市场最为关注的,也仍然是ST康美何时会进行二次“财务洗澡”的问题。

早在2019年8月,监管就已查明,ST康美消失的巨额货币资金,完全是虚构出来的。证监会2019年8月出具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认定,2016 年1月1日至2018年6月30日,ST康美配合营业收入造假,以伪造销售回款等方式,分别虚增货币资金225.48亿元、299.44亿元、361.88亿元,虚构金额累计高达886亿元以上。

除了巨额存货,ST康美此次还计提了工程和固定资产减值15亿元,比1月30日披露数据调增了2亿元。而两年前消失的现金中,也有部分被调入了在建工程、固定资产。追溯重述后,这些货币资金记入工程款的金额为36.05亿元。

但这些从货币资金转入的工程款项目,同样并不存在。根据监管相关处罚,2018年年报中,ST康美将前期未纳入报表的甘肃陇西中药城、玉林中药产业园等 六个项目纳入表内,但六个工程项目,不满足会计确认和计量条件,合计虚增金额达36.05亿元。

在1月30日的业绩预告、4月17日的更正公告中,ST康美并未说明减值存货的具体构成、项目。然而,既然“消失”的现金本来就不存在,对应调入的存货,又是从何而来?

退市风险大增

自财务造假事发之后,对于ST康美是否退市,市场一直高度关注。此番巨额资产减值,是否会让ST康美退市提速?

从业绩来看,巨亏还不是ST康美眼下最为紧迫的事。除了2019年亏损46.6亿元之外,此前该公司至少一直实现了账面盈利,只有最近两个会计年度连续亏损,尚未达到财务指标退市标准。

按照修订后的退市规则,除了财务指标,持续经营能力是决定一家公司能否保持上市地位更为重要的指标。

三季报显示,截至2020年9月底,ST康美总资产615亿元,净资产约181亿元。即便在静态条件下,扣除高达260余亿元的资产减值,去年底该公司也已处于资不抵债的状况。

不仅如此,财务造假败露后,ST康美的债务危机也愈演愈烈,多次发生债务违约。2020年初本金24亿元的15康美债违约后,本应在2021年3月兑付的两期中票,也先后发生违约,涉及债券本金共计20亿元。截至今年2月10日,该公司还累计发生了24.3亿元的诉讼。而在去年9月底,公司货币资金已不足4亿元。

除了资不抵债、持续经营能力之外,2019年4月之后对存货、资产等项目的披露,是否将成为其最后的致命一击,如同高悬在ST康美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即使债务违约,ST康美也未将存货变现以解燃眉之急。公司在4月17日的公告中称,部分存货历史入账成本高于公允价值。既然如此,为何财务造假爆发之后两年之久,这些存在严重问题的“存货”,仍然几乎原封不动的计入在财报之中?

监管早已明确认定,ST康美抹掉的巨额货币资金,是为了配合营业收入造假,以伪造销售回款等方式虚增而来。而本就子虚乌有的资金,又在财报中的存货里呆了两年之久,这是否构成虚假陈述乃至财务造假的延续?是否将成为ST康美退市的“最后一根稻草”?

上交所要求ST康美说明资产减值迹象出现的具体时点,迟至本期才计提相关减值的合理性、审慎性,是否存在前期业绩虚假或调节利润的情形。

(责任编辑:冉笑宇)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