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全球股市财经头条新闻资讯

在“和讯”App 中打开

打开
本文来自 [第一财经] 专栏
关注此专栏 随时随地乐享资讯
一键关注
首页 新闻首页

独家|城投债募集资金用途管控趋严,“信用分层”愈发明显

04-14 来源:第一财经
语音播报预计9分钟

自年初传出交易所可能采用“红黄绿”监管措施来约束城投债发行的消息后,市场对城投债的“审批新政”颇为关注。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目前交易所和银行间交易商协会对城投债均会进行分档审理,但分档名单并不对外公布,且对于不同档位的发债主体,监管对其募集资金用途有不同的限制。

比如,有的只能用于偿还有息债务;有的可以偿还有息债务和用于经营性项目建设;有的还能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等。在业内人士看来,这反映出此次“红黄绿”监管更多着重在对募集资金用途的限制上,而非“一刀切”完全禁止城投发债。

接受记者采访的从业者表示,对募资用途的限制将进一步加剧城投债的“信用分层”,尤其是部分信用资质差、财力较差的区域,再融资成本和难度都将会加大,需关注再融资风险;而负债率低、资质优良的城投则基本不受影响。

部分城投募资用途受限

据悉,财政部从2019年起建立了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等级评定制度,通过对各地隐性债务及债务率进行评估,将债务风险等级分为了红(债务率≧300%)、橙(200≦债务率城投债内部分化加剧

实际上,对募集资金用途的限制自2019年来就已初步显露。据华泰证券(601688,股吧)固收团队统计,从2019年以来,城投债的募资用途就逐渐受限,专项项目投资、补流用途减少,偿还存量债务用途增加。

分时间区间来看, 2004年及之前,募资用途为专项项目投资的城投债占据绝对多数;2005~2012年,募资用途仍然以专项项目投资为主,补充流动性资金有所增加;2013~2017年,专项项目投资用途逐渐减少,偿还存量债务和补充流动性资金两类用途有所增加。

而自2019年以来,城投债募资用途进一步向偿还存量债务集中,这一时间也与建立全口径风险管理系统的时间相符。到了2020年,偿还存量债务在总发行金额中的占比达到74.7%,且呈现持续提升的趋势;专项项目投资、补充流动资金两类募资用途的比例分别下降至20%以下。

独家|城投债募集资金用途管控趋严,“信用分层”愈发明显

从监管机构来看,不同监管机构对城投债募资用途的监管力度也有区别。华泰证券的研报称,相比而言,目前协会监管的债券用于偿还存量债务的比例最高,限制最严;而交易所则仍有进一步调整的空间,这也可能是“红黄绿”监管的现实基础。

在业内人士看来,对募集资金的严控也是一种精细化管理的体现,不仅有利于控制债券体系内的风险,也将在一定程度上加速城投债的信用分层。“比如债务负担较重、财力较弱的地区,随着监管加码,募资用途将受到更严格的管控,再融资难度明显加大。”前述债券承销人士对记者称,市场对这类企业的认可度也会下降,需警惕他们的再融资风险。

华泰证券研报也提及,考虑到部分城投区域基本面较差,债券市场化发行难度本已较大,有的城投甚至时有8%以上的高收益债券成交。而限制募资用途,将会影响投资人心理预期,引起买方机构自发性收紧,使得城投融资成本攀升,融资条件持续恶化。

“信用分层”在数据上已有体现。据广发证券(000776,股吧)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刘郁统计,2021年3月,31省城投公募债信用利差中有21个收窄,但从分位数水平看,过半数仍处于较高水平。

如从公募债利差看,云南、贵州、内蒙古、辽宁信用利差处于高位,分别为547BP、497BP、474BP、426 BP,且多数仍在持续走阔;而上海、广东、福建、北京等优质地区公募债利差已压缩至100BP以内,且多数仍在持续压缩。“市场仍在自发地抱团优质区域,卖出差资质区域。”刘郁对记者称。

此外,在一级发行市场,自2020年11月永煤违约以来,河南省城投债再融资就持续受阻,至今仍处于信用修复期;部分债务率较高的省份发行城投债势头也相应减弱,如云南省3月份仅发行38亿元,净偿还规模73亿元。

据中证鹏元整理,今年3月高级别主体发债占比上升,主体评级中枢明显上移。具体看,AAA主体发债201只,占比25%,比上月回升0.2个百分点;AA+主体发债357只,占比45%,比上月增长6.1个百分点;而AA主体发债224只,占比28%,较上月下降5.5个百分点。

独家|城投债募集资金用途管控趋严,“信用分层”愈发明显

(责任编辑:季丽亚)

推荐频道

标签推荐

请使用底部浏览器自带功能分享

分享至

微博

QQ

朋友圈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