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全球股市财经头条新闻资讯

在“和讯”App 中打开

打开
本文来自 [第一财经日报] 专栏
关注此专栏 随时随地乐享资讯
一键关注
首页 新闻首页

华春莹反问日本核废水排放决定:日本为什么不负责任?

04-14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语音播报预计15分钟

  作者: 潘寅茹

  日本政府曾多次表示,解决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中不断增加的核污水一事,已经“不能推迟”。

  经过长时间铺垫后,当地时间4月13日早上7点45分(北京时间6点45分),日本内阁召开会议,日本首相菅义伟正式宣布,日本政府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污水排入大海。

  “日方在未穷尽安全处置手段的情况下,不顾国内外质疑和反对,未经与周边国家和国际社会充分协商,单方面决定以排海方式处置福岛核电站事故核废水。这是一个负责任的国家会做的事吗?”在日本政府正式决定将福岛核电站废水排入大海中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推特上对日方这一决定提出了质问。

  韩国国务总理丁世均当地时间13日也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谴责日本政府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核废水排入大海一事,并称此举是侵犯周边国家公民权利的不负责任的决定,绝不能接受。丁世均表示,韩方将与国际组织、国际社会携手合作,努力阻止日本排放核废水,并强烈要求日方透明公开所有信息,以及采取保障海洋生态安全的具体措施。

  多方表示反对

  13日,外交部发言人就日本政府决定以海洋排放方式处置福岛核电站事故核废水发表谈话,发言人表示作为日本近邻和利益攸关方,中方对此表示严重关切。发言人称,海洋是人类共同财产。福岛核电站事故核废水处置问题不只是日本国内问题。我们强烈敦促日方认清自身责任,秉持科学态度,履行国际义务,对国际社会、周边国家以及本国国民的严重关切作出应有回应。重新审视福岛核电站核废水处置问题,在同各利益攸关国家和国际原子能机构充分协商并达成一致前,不得擅自启动排海。中方将继续同国际社会一道密切关注事态发展,并保留作出进一步反应的权利。

  同一天,韩国外交部发言人就上述事件发表评论称,此举可能给韩国国民安全和周边环境带来直接或间接的影响,韩方对此深表忧虑。韩联社报道称,韩国外交部13日召见日本驻韩国大使,就日本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污染水排放入海一事提出严正抗议。

  除了周边国家的反对,日本国内对于这一决定的反对声也不少。12日,在日本首都东京,不少民众不顾第四波新冠疫情的危险选择在首相办公室外参加抗议活动,反对将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污水排入大海。

  12日当天,多个日本市民团体向经济产业省提交反对将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处理水排放入海的签名,反对政府这一未经充分讨论的“粗暴”决定。上述团体要求政府采取其他措施来安置核废水,比如将其长期保管在第一核电站厂区内的储罐中,或者用水泥等固化。

  政府决定将核废水排放入海的消息传出后,灾区群众哀声一片。茨城县北茨城市一名海鲜料理店主忧虑地说,福岛核事故发生以后,当地鱼类价格大跌。如果核废水排放入海引发新一轮“风评被害”,不仅渔民,冷链、水产加工等相关行业都将受到打击。

  美国国务院则表示支持日本政府的决定,并称该做法符合全球公认的核安全标准,期待日本政府继续协调和沟通,监测这一方法的有效性。

  有多少核废水待处理

  福岛核电站所属的东京电力公司(TEPCO,下称“东电”)的数据显示,目前核电站内部存储了1061个经过各种处理后的核污水废桶,其中的1020个存放的是经过“多核素去除设备”(ALPS)处理后的污水,即去除了除氚以外的放射性核素的污水;27个用于存放铯/锶元素去除后的废水,12个用于存放经反渗透设施处理的淡水,还有2个用于存储浓海水。

  东电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ALPS能将除氚以外的62种放射性核素净化降到更低的浓度,这一浓度与当前环境中监管标准相比更低。

  10年前核泄漏发生后,为了控制反应堆温度,东电朝反应堆内注入了大量冷却水。反应堆内的冷却水再加上雨水与地下水日复一日地涌入,福岛核电站内源源不断地产生了越来越多的带有辐射物质的核污水。

  为了解决核污水问题,10年来,东电通过建造陆海防渗墙、地下排水沟、饰面以及建筑物屋顶受损部分修复等工作,将污水产生量减少到大约150吨/天。东电希望到2025年,污水产生量能减少到大约100吨/天。

  同时,东电在福岛核电站内修建了许多罐状的污水储存设施,但是每个储存罐只能容纳1000~1300吨污水。截至2020年11月,福岛核电站内建成污水存储罐容积约为137万立方米。东电的估算显示,到2022年夏,核电站内就再没有空间来容纳这些储水罐了。

  对于缘何不扩大储水罐的地面储存面积,东电表示:“管道设计存在问题。”

  为何选择排污入海

  对于如何处理这些核废水,日本政府此前曾提出了5种方案:排入海里、变成水蒸气排入大气、沿着地下管道排入地底深处、电解处理,以及将其固态化埋入地底。

  在这5种方案中,将核废水的处理水排入海里是成本最低的,预估需要17亿到34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02亿到2.03亿元;而最昂贵的办法是将其固态化埋入地底,预估其成本是排放入海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

  从成本和技术可行性角度考虑,日本政府与东电公司希望推进将核废水排放入海的方案。“排污入海”的时间或持续91个月,在上述5种方式中为时间最短。时间最长的处理方式则是蒸气释放,需要120个月。在成本方面,“排污入海”仅需34亿日元,也是5种方式中对资金需求量最少的。需要资金投入最多的则是“地下掩埋”的方式,约需2431亿日元。

  此前,东电公司曾表示,经过净化处理,核废水当中的绝大部分放射性物质都可以清除,但是放射性物质“氚”没有办法清除。在将核废水处理水排入海洋之前,他们会把“氚”的浓度稀释到日本国家标准的四十分之一。

  分析人士指出,鉴于日本政府和东电公司在核事故处理和污染物排放方面曾有隐瞒行为,核废水入海可能对周边海洋生态环境和渔业资源产生的负面影响仍然引发普遍担忧。

  其实早在2011年4月4日,东电就已非常“低调地”将含有氚的核污水排入大海。当时含低浓度放射性物质的1.15万吨核污水就被东电排入大海。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东电方面称,已对这些核污水进行了过滤,去除了锶、铯等高放射性物质,剩下了相对难以去除的氚。但据外媒报道,2018年,东电迫于渔民反对等压力,曾承认核废水除了含有氚,还有其他放射性物质。

  对此,生态环境部核与辐射安全中心首席专家刘新华则认为,日本政府拟决定向海洋排放的福岛核电站废水,是经处理后的废水。但这些废水中依然含有氚、锶、铯、碘等放射性核素。福岛大量废水向太平洋(601099,股吧)排放后,必将导致放射性核素在排放点附近海域的海洋沉积物和海洋生物中富集,部分核素将随洋流等向其他海域迁移、扩散。日本是我国的近邻,不论日本排放废水是采取近岸排放还是远洋公共海域排放,放射性核素都将随洋流在北太平洋海域扩散,我国管辖海域不可避免会受到放射性物质的跨界污染影响。刘新华建议,日本政府应采用去污因子高的废水处理技术和装置,对超标核素进一步净化处理,尽可能降低处理后废水中放射性核素含量;研究氚的处理技术,并及时公开研究进展和成果,如有可行技术应立即用于废水中氚的处理。

  “目前,不存在由国际第三方机构对处理后核废水进行检验再排海的规定,也没有相关的检验程序和标准。”刘新华说。

  

(责任编辑:李显杰)

推荐频道

标签推荐

请使用底部浏览器自带功能分享

分享至

微博

QQ

朋友圈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