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全球股市财经头条新闻资讯

在“和讯”App 中打开

打开
本文来自 [中新经纬] 专栏
关注此专栏 随时随地乐享资讯
一键关注
首页 新闻首页

大力教育加码智能创新,引领智能作业灯品类新赛道

04-13 来源:中新经纬
语音播报预计16分钟

中新经纬客户端4月13日电 一名小学三年级家长在电商平台这样描述“大力智能作业灯”的使用场景,“不仅是护眼灯,而且还能检查作业、还有解题方法,还可以跟随阅读、练习书法、跟读课文和英文单词”,并在其中感叹“真的是减轻了父母的压力”。

简言之,大力智能作业灯满足的是孩子在书桌上自主学习的需求。这是一个尤为重要的学习场景,但在过往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被忽视。在整个家庭教育场景中,长期存在着参差不齐的相关教育产品。

但同时,这又是一个极具潜力的市场。既有需要解决的用户痛点,也有相对可观的市场规模。据多鲸资本教育研究院预测,预计至2022年,仅K12教育智能硬件市场,其规模可达570亿。艾媒咨询《2020中国智能硬件行业发展全景研究报告》同时提到,2020年中国智能硬件市场规模将踏入万亿级别。

大力教育加码智能创新,引领智能作业灯品类新赛道

书桌场景关键词:视力与作业

10月29日,字节跳动宣布启用全新教育品牌“大力教育”,并同时推出首款教育智能硬件产品“大力智能作业灯”,产品将智能辅导与台灯相结合,而在这个场景中,视力与作业是两个首要关键词。

视力保护是书桌教育场景中的关键。

在所有面向儿童青少年的学习场景中,视力保护始终都是需要重视的关键一环。随着教育信息化的深入,儿童青少年的教育相关场景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电子屏幕,为视力保护带来相应挑战。

国家卫健委发布的《中国眼健康白皮书》显示,2018年我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为53.6%。其中,6岁儿童近视率为14.5%、小学生近视率为36%、初中生近视率为71.6%、高中生近视率为81%。

教育部在2020年8月召开发布会提到,此次疫情期间大规模的线上教学,客观上增加了广大青少年观看电子屏幕的时间。

但另一方面,本应在书桌学习场景中发挥保护视力作用的“台灯”产品,却同样存在问题。根据央视新闻2017年对“读写台灯”的报道,比较试验结果:全符合参考要求样品不到2%。

在央视新闻的报道中,江苏省消费者协会彼时发布的读写台灯比较试验结果显示,在来自市场和互联网平台所销售的共计173批次的台灯样品中,有半数样品存在色温过高、照度过暗等问题。也就是说,根据这次比较试验的结果,半数读写台灯对视力可能有害。

视力保护现状不容乐观,无论是家长还是儿童青少年都需要产品更加标准化的台灯产品。事实上,这也正是台灯市场增长的主要原因之一。

根据新思界发布的《2020-2024年中国护眼台灯行业市场行情监测及未来发展前景研究报告》显示,护眼台灯已成为重要的台灯细分产品,近年来全球销售量持续增长,2019年全球护眼台灯市场销售量为1.81亿台,同比增长5.2%。

视力保护之外,作业是书桌上的另一关键词。对儿童青少年来说,家庭书桌是除学校之外另一个重要的学习场景,相当一部分课后学习都是在书桌场景下完成。

但问题也随之而来,由于家长群体面临工作繁忙,经常出差加班,无法随时随地参与孩子的作业辅导,以及缺乏科学有效的辅导方法等难题,因此在辅导孩子写作业的过程中时常面临不同困境。

有调查显示,因为缺乏科学的辅导沟通方法,作业辅导过程中家长容易因为失去耐心无法平和地与孩子进行沟通。同时4-12岁孩子处于学习初期,大多存在分心、磨蹭、不自觉等不良学习习惯。多数家长都希望孩子可以从小培养良好的自主学习习惯,获得学习的内驱力。

大力教育加码智能创新,引领智能作业灯品类新赛道

从保护视力到重构家庭作业场景

基于用户痛点,护眼是大力智能作业灯力求解决的首要问题。

大力智能作业灯在外形上借鉴了手术室的“无影灯”,利用双翼灯头设计,是国家AA级专业护眼灯,获得包括德国莱茵TUV低蓝光认证和国家CQC认证等。

“我们希望尽可能在产品上做减法,让产品看起来更加整体和简洁。在一个合适的高度,利用光学设计,更加科学健康的用光。”大力智能作业灯研发团队这样解释设计理念。

团队介绍,具体设计包括针对台灯发光方式进行了设计,利用侧发光的方式,让用户看不到灯珠,出光面利用导光板和扩散板进行了匀光处理,并基于人体工程学研究,针对K12学生做了设计优化。

在青少年自主写作业的问题上,大力教育智能团队负责人阳陆育在此前发布会上介绍,一方面,家长可以使用“大力爱辅导”APP,实时同步孩子的作业计划和完成进度。另一方面,大力智能作业灯配有智能双摄, 经孩子同意后,家长可通过实时通讯功能看到孩子书桌和作业情况,并和孩子视频连线通话,讲解指导作业。在AI智能批改的基础上,反馈孩子作业情况,指导错题修改。

此外,大力智能作业灯还提供学情报告服务,可呈现孩子作业天数、耗时,并对其学习数据做对比,定期自动生成学习情况总结。

大力智能作业灯研发团队表示,大力作业模式基于“自主学习”模式设计,目的是希望通过使用这一功能,实现学生自我调节及自我强化训练,最终培养其自主学习的习惯。

在大力智能作业灯产品中,这个设计思路得到充分体现。在使用过程中,孩子可以自动设计作业完成计划,家长通过手机App客户端随时关注。在遇到不会的问题时,则可以随时通过呼叫“大力大力”来完成语文朗读、拍照搜题、英语跟读等产品功能。最终在完成作业后,可以通过拍照和双向通话等产品功能来与家长进行实时沟通。

值得注意,大力智能作业灯虽设有相应的闯关环节,但其目的在于激发孩子学习兴趣。大力智能作业灯研发团队表示,激发学习兴趣是大力作业(闯关)模式的终极目的。与此同时,家长还可以远程对台灯进行设置,保证孩子合理正确地使用台灯功能。

除此之外,为帮助在家独自写作业的孩子营造共同学习的氛围,大力智能作业灯设计了学习小队的环节。

大力智能作业灯研发团队表示,学习小队功能主要包括,支持用户和小队成员一起写作业,并可以点击“提醒”或“鼓励”按钮,督促成员写作业。但在这一功能中,并无实时通话和视频等社交环节。在为学生营造学习气氛的同时,也排除了外界信息的打扰。

学习小队由大力智能作业灯统一运营,功能包含若干固定的学习小队名称,孩子根据名称选择感兴趣的小队加入。每个学习小队最多不超过5位学生,成员们在小队中共同学习。

阳陆育这样解释大力智能作业灯的理念,希望可以用硬件去解决日常中需要重复的辅导任务。至于需要提供专业且难度更高的教学服务时,则应交给学校老师。

To C 还是To B?大力教育的硬件逻辑

回顾近些年互联网巨头涉足教育行业的进程,从最早的课程平台模式,到产业互联网背景下切入教育To B领域。一直以来,较少直接将业务切入教育领域核心的To C场景中。

这一选择来源于,相较于平台,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教育领域中To C场景虽然意味着更多的业务可能,但同时这对其也意味着是一块较少踏足的“深水区”。另一方面,这一领域也正是教育公司们的腹地,竞争趋于红海,也避免与传统的教育公司们展开直接竞争。

但与其他互联网巨头不同,字节跳动的教育业务首先切入的便是To C场景,业务覆盖pre-k,K12,成人教育多年龄段。更值得注意的是,大力教育选择切入更深入的硬件场景,希望同时从线上与线下两个场景来解决当前的家庭教育痛点。

尽管近些年来在线教育发展得如火如荼,但线下始终是教育场景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儿童青少年大量的学习时间始终是在线下完成,而大力教育首先切入的书桌便是这样一个场景。

“建设基础设施。”阳陆育曾在发布会上这样解释大力教育对智能硬件的定位。他认为,如今在家庭场景中,并没有特别好的服务。“我们先把家庭场景覆盖透,把这个场景下孩子需要的功能与场景都做好,同时我们希望能够把孩子与家长的连接也做好。”

“我们通过不同的智能硬件形态,来共同打造一个统一的学习平台。所以未来不管形态是什么,里面提供的功能和服务,包括孩子学习的数据,我们会把它打通。”阳陆育说道。

基于“创新教育,成就每一个人”的使命,大力教育CEO陈林曾提到,教育这条路需要长期投入、更大创新才能做好。希望在教育业务极大的创新空间中,为更多学生提供更优质的教育资源,有机会解放老师的生产力,有机会让普通家庭也能拥有更专业的教育支持。(中新经纬APP)

(责任编辑:和讯网站)

推荐频道

标签推荐

请使用底部浏览器自带功能分享

分享至

微博

QQ

朋友圈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