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你的乡愁,还剩下真情几许?

04-09 和讯名家
语音播报预计5分钟

故乡,我们生命的起点。

很多人心中也有两种乡愁:一个抽象的故乡,一个具象的故乡。

抽象的故乡是剥离了情绪的存在,被赋了许多美好东西的一个概念。余光中的《乡愁》堪称抽象的故乡标本,他将一张邮票、一张船票、一座坟茔、一条海峡一起揉入了乡愁,煸动了多少人的思乡之情!

而具象的故乡就让人感觉沉重得多了。就像鲁迅在《故乡》里对故乡的那种复杂的感情,爱和恨都谈不上。面对木偶般的润土、尖酸刻薄的豆腐西施杨二嫂,以及势利的其它乡邻,他有些怀念,有些嫌恶,还有些感叹,只能用一种漠然面对。他回家接母亲和宏儿,像逃一般地离开了自己的家乡。

你的乡愁,还剩下真情几许?

很多人心中都有两个故乡:一个是物理意义上的家乡,一个社会关系意义上的家乡。

物理意义上的家乡就是她的自然风光,一条小河一座小桥,一棵大树一丛小草,一朵白云一阵凉风。

社会关系意义上的家乡,是一个人在那里经历的爱恨情仇的总和。如果说你的回忆只局限在前者,则一切都是温馨、深情、美好的,你絮絮叨叨说上大半天也不觉得累,脸上还洋溢着陶醉的神采,眼里放着喜悦的光芒。而当话题扩展到后者,则是五味杂陈,一脸茫然。

最近,听得几起因农村宅基地确权引发的兄弟之间的纠纷,轻则锱珠必较,陈年老帐纠缠不休,重则拳脚相加,剑拔弩张对簿公堂,手足之情荡然无存矣。自己也参与了一起调解,终因矛盾深重,无法调和,双方一拍两散。这使我颇为伤感。

农耕社会本来是十分注重宗亲关系,因为相互之间需要帮助,才能抵御自然灾害,才能在与其他利益群体的争斗中获得火力支援。现在社会保障体系和法制体系愈来愈完善,获取收益的途径众多,过上舒适体面的生活无需借助亲友团的帮衬。所有的关系都以“利益”为准绳,并且可以量化。亲情的实用性消失了,在利益面前就显得苍白无力,自然也就不能在利益调整中发挥作用。

你的乡愁,还剩下真情几许?

当然,家乡是社会的一部分,有矛盾和冲突在所难免。也许我的失望缘于对她的苛求。

不过,乡愁里也可以盛着对邻里温柔以待。二百多年前,清朝大学士张英就留下了千古佳话:“千里修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六尺巷”的故事告诉我们,“退”也是可以使多方利益最大化的,而非一味地争。

或许,故乡就如一汪湖水,远远望去湖光山色,美不胜收。风平浪静之下,却寒凉彻骨,越是深入越是寒气袭人。

或许,故乡是一杯只可独酌的酒,容不得外因的加入,那怕一点小动静,也会扫了酒兴。

或许,故乡是一首激情澎湃的诗,只适合冥想玩味,不能配太过逼真的插图,否则诗意便没有踪迹。

余秋雨在谈论乡愁时说:“真正的游子是不大愿意回乡的,即使偶尔回去一下也会很快出走,走在外面又没完没了地思念,结果终于傻傻地问自己家乡究竟在哪里......”

是啊,故乡何方?我们的乡愁里还剩下真情几许?

你的乡愁,还剩下真情几许?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乐活小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