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蛋壳公寓除牌 一个在纽交所漂流455天的故事

04-07 观点地产网
语音播报预计11分钟

观点地产网 北京时间2020年1月17日晚,蛋壳公寓的高管团队在纽约举起了紧握的拳头,敲响了代表胜利的钟声。

作为年内第一家在纽交所上市中概股,第二家上市的长租公寓,他们比老对手自如在上市这个节点中更快撞到了终点线,他们有理由憧憬更好的未来。

如今回看,IPO上市更像是蛋壳公寓在海中溺水时抱住的最后一根浮木,曾一度让它幻想借着这股力量重新上岸。但蛋壳已积重难返,仍在急速下沉。

在抱着这根浮木445天后,蛋壳溺水了,岸边依稀浮现左晖和谢勇的身影。

4月6日晚间消息称,纽交所暂停蛋壳公寓交易,开启除牌程序。

按照纽交所的退市规定,蛋壳公寓被退市除牌更有可能的原因在于,法院宣布公司破产、清算,或是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达不到交易所规定的最低要求。

在公司出现退市情形时,纽交所允许公司有18个月的整改期间,18个月后,公司仍未达到持续上市标准的,才被终止交易。

按照一年前的发行价计算,蛋壳公寓的市值最多可达27.4亿美元。如今,股价停留在上一个交易日(3月15日)的2.37美元,仅剩2.33亿美元市值,与当时相比剩下不足20%。

从成立到上市,蛋壳公寓走了5年,但在纽交所,它只呆了1年。

自去年1月份在纽交所上市后,蛋壳公寓便迅速沉寂。蛋壳先是在疫情期间,提出了“免租”的措施,但与此同时有部分租客与房东反应,蛋壳在正常收取租金的同时并未交付予房东,同时驱赶部分租客离开出租房。

去年4月份,关于蛋壳公寓并未按时向房东交付租金的声音此起彼伏,越来越多人在网络中公开投诉蛋壳公寓。

天眼查显示,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于4月20日发布了一则关于蛋壳杭州公司的失信被执行人信息,西湖区人民法院指出,因违反财产报告制度,蛋壳(杭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蛋壳公寓则回应称,上述信息不属实,裁决并未生效;杭州公司并未有失信或拒绝执行的情况,公司已委托代理律师与法院沟通,并申请撤回失信名单。

蛋壳的裂痕越来越大。

同年6月5日,深圳特区报报道称,深圳市消委会提供的信息显示,3个月来,市消委会接到针对蛋壳公寓的投诉219宗。同时,深圳市住建局表示,将介入调查蛋壳公寓存在的金融、安全以及违建等问题,一旦查实,严格处理。

蛋壳公寓方面则迅速回应称,报道提及的租客案例存在严重失实、歪曲片面的情况。

至6月18日晚,蛋壳公寓发布公告,称公司CEO高靖被调查,随后公司股票在开盘后迅速触发熔断,恢复交易后一度跌逾9%,随后再度多次触发熔断。

从9月份开始,在全国多个地方都爆发了蛋壳公寓的维权事件,关于公司破产的消息也愈演愈烈,蛋壳多次回应“没有破产也不会跑路”。

然而,事实却是公司的现金流早已入不敷出,仍然欠着房东、租客、银行、产业供应商多方巨额钱款,蛋壳公寓法人高靖被限制高消费,公司也被列为失信执行人。

11月16日,北京市住建委称,已经针对蛋壳公寓成立了专办小组,而最高人民法院也在随后对暴雷事件所造成的房东与租客之间的矛盾,进行了回应。

今年年初,上海市消保委发布2020年消费投诉十大典型问题。其中,市消保委共受理长租公寓相关投诉3000余件,其中涉及紫梧桐(上海)公寓管理有限公司(蛋壳公寓)的投诉达到了1368件。

中途,甚至还传出了我爱我家(000560,股吧)、自如正在洽谈如何接盘蛋壳公寓的消息,但都被前者否认。

时至今日,蛋壳公寓走到了除牌的结局,极度依赖“租金贷”弥补现金流的它们没能逃过,在规模扩张期间的“高收低租”破坏了市场,也打破自身的财务模型。

分散式长租公寓从一开始便被不少人被认为是一笔难以算账的生意,这种类似“二房东”的生意在资本的追逐下散发着金子的光芒,在经历泡沫后,又重归平淡。

无论是获取房屋的租金,前期装修成本,后期的服务投入,以及相应的供应链服务、获客推广支出,房屋折旧等方面都成为了分散式长租公寓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在房企中那个不可能三角同样适用于如今的分散式长租公寓,在规模、利润、现金流之间难以找到一个合适的平衡。数据显示,在2020年前注销或吊销的长租公寓相关企业超过170家,占相关企业总量的15%。

然而,长租公寓并没有成为一个弃儿,而是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房企入局,巨头们纷纷下场自营长租公寓,其中土地市场与政策的调整成为了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

政府在对于2021年的政府重点工作中指出,将保障好群众性住房需求。规范发展长租房市场,降低租赁住房税费负担,尽最大努力帮助新市民、青年人等住房困难。

其中,万科“泊寓”与龙湖“冠寓”便是两位龙头,身后不乏碧桂园、旭辉、招商等布局已久的房企。

在万科的年报中披露,旗下集中式长租公寓品牌“泊寓”已成为国内规模最大、出租率最高的集中式长租公寓服务商,截至2020年底,开业规模达14.24万间,实现全年营业收入25.4亿元,同比增长72.33%,整体出租率超过95%。

郁亮此前也曾对媒体透露,2020年万科长租公寓的回报有2%-3%。

而龙湖方面,截止2020年末,冠寓已开公寓数9万间,整体出租率88.5%,年租金收入18.1亿元,“2021年冠寓将会实现盈利,预计收入为25亿元左右,开业间数量达到11万间”龙湖首席执行官邵明晓称。

(责任编辑:徐帅)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