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姨妈们的故乡

04-04 和讯名家
语音播报预计5分钟

清明前夕,我开车载着三位姨妈一起去了趟城厢古镇。

对于姨妈们来说,城厢是她们难以忘怀的故乡,是童年时美好的记忆。对我而言,城厢只是一个符号。我头脑中的画面来源于老妈的讲述,那是她儿时记忆。再后来,我拜读余勋禾老师撰写的一篇题目为《天下名镇城厢》的散文,对这座曾经是金堂县衙的古镇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

姨妈们的故乡

在我看来,城厢镇在全国很有名气。原因有三:它是第一个反帝制而最先光复的县级城市;这里有彭家珍大将军“华夏惊雷”的壮举;金堂民工和学生有一万二千人参与修建广汉三水机场,让成群结队的铁鹰们参与抗日战争轰炸日本东京。

这座民风古朴的古镇正在进行保护性改造。大南街路是古镇的主要街道,两旁停满了小汽车,我们绕了一个来回,终于觅得一处停车位。

我们一行四人沿大南街步行百米后,左拐进入西街。喜爱文学的二姨妈甚是激动地发挥开了:你看这县衙门,原来可是我们的幼儿园;快来拍一张,我们陈家祠堂的建筑是不是画栋雕梁;穿过槐树街就是糠市巷了,糠市巷76号这可是我们出生的地方......这又让我想起余老师的另一本《槐树街五号》。

姨妈们的故乡

三姨妈提议:来吧,我们拍张照片留作纪念!

可手刚刚伸到衣服口袋就慌了,然后一边翻携带的挎包,一边惊慌说:“着了!我的手机呢?”

四姨妈火急火燎说,搞紧去找!是不是掉在我们陈家祠堂了啊!

二姨妈说,我先打个电话看有没有人接听。

我说,不要急!不要慌!我们再倒回去找找。

于是我们一行四人又倒回陈家祠堂。万幸,三姨妈的手机还静静地躺在祠堂内的茶几上。 

守祠堂的大姐说,我们走了她就把陈家祠堂里的大灯关了,没人进去过。谢过这位不知姓名的大姐,我们再次走出陈家祠堂,看见祠堂门楣上方盛开的淡紫色紫藤花在微风中摇曳,格外的美。

我们又绕回西街,路过槐树街路口后又拐进一条与其平行的坚强巷。从坚强巷穿越糠市巷到廖家桑院。听二姨妈说,我老妈就是在与廖家桑院一墙之隔的这座陈家8号大院诞生的。于是这些实景图与曾经幻想中的场景终于重叠在一起,给予我最真实的感受。想想我们婆媳之间过去像母女一样的深情,我赶忙请老辈子帮我拍张照留作念想。

离开廖家桑园,又走回大南街,姨妈们一路都还在说着她们儿时各自的故事。我也被带入了她们的回忆里,记忆中酸甜苦辣,如今娓娓道来都是那么的有趣。

每个人的童年都是金色的,更何况,姨妈们的童年流淌在这古朴厚重、优美宁静的城厢古镇。

2021年3月29日写于老客茶庄

姨妈们的故乡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乐活小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董云龙)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