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64名中国船员被困马来西亚附近海域一年,首批船员已回国

03-27 新京报
语音播报预计9分钟

新京报讯(记者 彭冲 实习生 朱世晨)3月27日上午,被困海上一年的ORIENTAL DRAGON客轮出纳员张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已于26日晚抵达厦门,“开心呀,睡得也很习惯,一下子时差就倒过来了。”

与张女士乘坐同一航班启程回国的,还有约20名来自上述客轮的船员,是全部64名中国籍滞留船员中首批回国的人。而在船上参与值守工作的驾驶员王先生表示,自己仍在等待回国的那一天。

64名中国船员被困马来西亚附近海域一年,首批船员已回国

客轮停泊在槟城海域。受访者供图

船员被困海上一年,曾吃生虫子的食物

2019年11月,王先生经由中介派遣公司,在香港登上ORIENTAL DRAGON客轮,成为驾驶员。此前,王先生曾在山东日照和石岛跑船,有着十年的轮船驾驶经验。

2019年12月,客轮来到马来西亚槟城附近的公海。年底时,张女士在马来西亚登上客轮,在船上负责出纳工作,合同期12个月。

槟城,位于马来西亚半岛西北部。因为槟城的槟岛形状与中国传统文化中象征聚财和长寿的乌龟极为相似,被当地华人认为是风水宝地,因此吸引了大量游客。

64名中国船员被困马来西亚附近海域一年,首批船员已回国

槟城海域景色。受访者供图

“一次海上巡游一般七八个小时。”王先生表示。2020年后,受疫情影响,游客越来越少,客轮生意越来越差。2020年3月18日,客轮暂停营运,在槟城海域抛锚。

2020年8月左右,船上的燃油耗尽,船员房间内的空调无法正常运转。地处北纬5度,热带雨林气候闷热得让人喘不过气,张女士只得在甲板上度过漫漫长夜,“根本就睡不着,只能说是在稍微凉快一点的地方玩手机。”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三天,直到ITF(国际运输工人联盟组织)通过保险公司给船员们购买燃油、食物等一些生活必需品,生活才稍有好转。

在保险公司提供帮助之前,船员们吃的食物里经常会出现各种虫子,但也只能硬着头皮吃下去。船上的药物早已过期,有些人吃坏肚子,也有人因为天气炎热患上各种皮肤病,“只能自己扛过去”。

张女士说,船上的厨师是缅甸人,制作的菜品一般都是咖喱,自己吃不惯,每天靠钓鱼和打游戏来打发时间,钓上来鲇鱼,“也算是改善伙食了”。

64名中国船员被困马来西亚附近海域一年,首批船员已回国

船员在打饭。受访者供图

2020年12月开始,船员们发现无法联系上船东都某龙,而早在4月份,都某龙就停止发放工资。ITF(国际运输工人联盟组织)帮助船员雇佣马来西亚当地律师,大年三十(2021年2月11日)那天,法院工作人员上船,给驾驶舱的玻璃窗贴上扣船文书。

那晚,王先生和其他几位中国船员凑合着包了几个饺子,“就当是过年了”,他第一次盼着春节赶快过去,“没意思,过年不能团聚,想着就上火,还不如早点过完。”

中国总领事馆协助,第一批船员已回国

“这就是一座海上监狱,长时间困在海上,现在所有船员感到身心俱疲。”王先生曾这样形容船上的生活。

有船员无法忍受,花高价自费下船。而身为驾驶员的王先生需要参与值守工作,保证船的安全,他本来计划着,2020年下半年下船回家,正好能赶上女儿的幼儿园入学仪式,“错过的太多了”。

王先生称,根据船员雇佣协议,驾驶员在船上的时间最长不超过8个月,而普通船员在船上的时间不超过12个月。

在海上漂泊一年多后,张女士终于等到了离开这里的机会。2021年3月18日晚,张女士收到一张机票订单,在中国驻槟城总领事馆的协助下,第一批约20名船员于26日启程回国。

新京报此前报道,中国驻槟城总领事馆的一名工作人员于3月18日下午告诉记者,此前船上共有140余名中国籍船员,已有近80名船员陆续下船回国,从去年开始,就有专人负责相关工作,“一方面跟船员保持经常性的联系,关注他们的身心健康;同时积极协助船员依法维护合法利益,争取法定的工资和下船费用赔付事宜”。

64名中国船员被困马来西亚附近海域一年,首批船员已回国

中国驻槟城总领事馆送来生活用品和防疫物资。受访者供图

张女士称,直到现在,船员们仍旧没有收到船东拖欠了近一年的工资。 “这里没有什么好留恋的。”25日,张女士下船来到槟城,准备第二天回国。

王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现在都在一步步进行中,第二批回国的4月2号走。”而他将成为最后一批下船回家的人,“因为要所有普通船员都下船了,才能安排驾驶员”。

3月27日上午,张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已于26日晚抵达厦门,“开心呀,睡得也很习惯,一下子时差就倒过来了。” 目前,张女士正在酒店隔离。

编辑 刘倩

校对 吴兴发

(责任编辑:张洋)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