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专题26|“掘金”社区团购:网格仓站长何去何从?

03-24 和讯名家
语音播报预计17分钟

 

注:此文场景发生于去年12月

“风吹日晒起早贪黑流血汗,拼多多还血汗钱!”白底黑字的横幅衬托出“讨薪大军”肃杀的气氛,各个网格仓的社群都在热议此事,而讨薪者,正是多多买菜的网格仓站长们。

专题26|“掘金”社区团购:网格仓站长何去何从?

(多多买菜网格仓从业人员讨薪现场)

自去年12月起,武汉地区的多多买菜网格仓站长接连“被拖款”,一位武汉市的网格仓站长告诉地歌网:原本去年10月产生的经营款,到12月底还没有结。

讨薪背后,实际是网格仓与社区团购平台的博弈。

在社区团购链路当中,网格仓连接着城市中心仓与团点,同时也是平台最后一公里履约能力的重要保障。网格仓最早由兴盛开始试水,在滴滴、美团和拼多多等巨头入局社区团购之后,便抄起了兴盛的作业。

而现阶段网格仓的加盟商制,则吸引了一大批个体经营者前来淘金;但在这股热浪之下,网格仓和平台各自扮演着什么角色?

淘金梦

12月底的长沙,在国金中心对面的惠农大厦内,一场聚集全国多地网格仓站长的大会正在召开,他们之中有长沙本地的,还有来自广东的、最北有来自沈阳的、最西有来自兰州的。

这些网格仓站长们,都想搞清楚一个重要问题:如何在网格仓生意中挣钱?

对于网格仓行业,目前行业通行的激励政策是“按单量提佣金”。例如橙心优选,一单佣金八毛五,网格仓保底收入2000元,押金也比美团、多多更低:一次性上交3万元。

据地歌网了解,长沙雨花区一家面积1000平左右的橙心优选网格仓,每晚分拣约8000-9000件商品,照此计算其一天佣金收入约为6800元-7650元。

另外,美团优选目前佣金是一单0.53元-0.55元,保底收入7500元,押金10万元;多多买菜则采取“3+3”模式,一单0.3元,一个团点3元,同时平台会根据网格仓的履约和团效等指标,给予网格仓不同的奖励。

各有千秋。

虽然平台都给出了不同的激励政策,但初期入局的网格仓站长,并未真正淘到“第一桶金”。“还没看到希望呢”,长沙多多买菜的一位网格仓站长唐元跟记者调侃道,“我正因为没看到希望才坐在台下听会,要是看到希望赚到钱了,我就应该坐到前排当嘉宾了。”

但实际上,真正被邀请来,“坐在前排当嘉宾”的王晨,他经营的网格仓也在亏损中。王晨有着三年的社区团购创业经历,在云南、广西等地经营数个网格仓。

但王晨在演讲中也表示,自己目前仅有一个网格仓实现了盈利,原因是该网格仓使用了更低成本的新能源车运货。

而王晨演讲的主题正是:网格仓为什么会亏钱?

“老板不管事”“司机不稳定”“分拣不稳定”……在王晨看来,细节上难以得到完善,这是网格仓亏损的“罪魁祸首”。

与此同时,由于司机、分拣等环节难以稳定,网格仓的各项经营成本也在水涨船高。

例如司机,由于美团优选、多多买菜等平台在全国迅猛开城,货运司机便成了各家抢夺的对象,甚至在湖北,有社区团购平台的工作人员,直接“围堵”在竞对对手的网格仓门口,当场开价“挖角”司机。

疯狂竞争之下,长沙网格仓司机的市场价已经涨到300元一趟,而在物价相对偏低的邵阳市,美团优选的司机价格已经从200元/趟,涨到280元/趟。

水涨船高的司机价格仅是一方面,仓库租金、分拣员工资都是网格仓必须支出的固定成本。王晨甚至还在演讲里分享到:“上个月(去年11月),我所有网格仓光是罚款,加一起就有6万多块。”

显然,平台虽给予网格仓不同的激励政策,但由于网格仓站长在前期的高投入,以及在不断变化的平台规则,网格仓还未到全面盈利的“黄金时间”。

但社区团购洪流来袭,网格仓也成为创业者在风口上掘金的重要机会之一,而在平台和和市场格局瞬息万变之际,网格仓站长似乎只能跟着平台加速跑。

跟跑者

“跟着平台走吧,我们也没办法改变什么”,在南京、武汉等多地经营共享仓的桑格告诉地歌网。专注做冻品供应链、主要为传统商超供货的桑格,从去年开始参与到社区团购的生意中。

共享仓,顾名思义是多家供应商共享该仓库,集中将货物运输至此,再由共享仓进行“粗分拣”,发往商超仓库,以及社区团购平台的中心仓。

目前,桑格的共享仓主要服务于多多买菜,他表示多多买菜的供应链体系更成熟:“多多能保证供应商有17个点的利润,然后每单也有千分之七的佣金。”

但对于平台的未来,桑格也只能“走着看”。

桑格的心态,也和网格仓站长们类似。他们最关心的掘金机会,和平台发展息息相关,这涉及到不同平台的计件规则、账期,以及平台之间综合实力的差距。

前述被多多买菜拖款的武汉网格仓站长就表示,款项原定于今年1月付,不过要扣除因为丢货、缺货、配送延迟所造成的罚款,而这位站长表示,丢货、缺货并非完全是网格仓的责任。

如今,这位站长必须承担全额罚款才能收到余款,而更让他感到失去信心的,还有多多买菜单量不稳。据开曼4000提供的数据,多多买菜单个网格仓高峰期能有4000单,但低谷时往往只有1000单左右。

同时,各家平台不同的计件规则,也会影响网格仓站长的收益。

去年11月底开始做网格仓的唐元告诉记者,多多买菜目前计件规则是大件和小件统一佣金,无论是两个橘子,还是一箱12盒的特仑苏牛奶,都按同比例计算佣金。

“但大件小件占车厢的体积可不一样”,唐元表示,小型面包车装货量不足,导致他的网格仓运力跟不上。目前,他的解决办法是,用小型面包车的司机价格,去招募有中型面包车的司机。

“还是300元一趟”,唐元说。

在大会上,唐元也直接向王晨提出了这个问题,但王晨也只给出了“模棱两可”的答案:我们也在和官方积极沟通,我相信未来平台也会去优化的。

王晨的回答也透露出些许无奈,罚则、计件规则都是由平台一手制定,变动与规则都和平台战略节奏高度相关。

在前期,网格仓站长投入了高昂成本,而且处于阶段性亏损之中。因此,站长不仅在和平台博弈,某种程度也和平台深度绑定。“押宝一家平台,看好未来赚钱预期”,这几乎是现阶段网格仓发展的最优解。

反之,对于平台而言,网格仓也扮演着重要角色。

关键先生

清晨六点,长沙雨花区的一家橙心优选网格仓,每个司机都会到办公室的大方桌前领走一沓A4纸,这是他们当天送货的团点路线和货物清单。然后,司机再用叉车拉走属于自己的那几筐货物,装车运往团点。

他们每天的任务,是保证在早晨十一点前,将商品运往团点,让消费者能在午饭前拿到蔬菜,而十一点半的时间线,也是每家社区团购平台的配送“生命线”。就连长沙一家社区团购创业公司都号称:每晚11点前下单,次日11点前送达。

这背后关乎到二字:履约。

专题26|“掘金”社区团购:网格仓站长何去何从?

橙心优选网格仓

从网格仓到自提点,这段城市内数公里的线路,履约时效往往是天差地别。在长沙,有橙心优选的团长反映,自己店早上还没开张,橙心的货就送到了。

在邵阳市,橙心优选点亮全城当天,10名BD被抽调去支援网格仓。即便如此,临近下午四点,仍然有货品没送到团点,而开曼的调研数据更是显示,不理想的配送状态下,橙心优选在晚上才能将前日下单的货送到团点。

多多买菜在上海开城首日也遭遇履约难题,部分团点直到晚上七八点才送到货,这甚至激怒了团长,要求马上取消自己的团点。

对平台而言,履约时效只是平台运营能力的表征之一。而真正实现平台的履约时效性,还涉及到分拣系统的成熟度、司机路线安排的合理性,以及从中心仓送往网格仓的时间早晚等诸多问题。

但最终,配送延迟的责任,还得网格仓来承担;而站长们等来的,往往是一张张罚单。

在平台规则之下要做到盈利,网格仓站长也在想尽办法“开源节流”。长沙雨花区的这家橙心网格仓,站长就让司机既分拣又送货,价格不变,还是240元一趟。

当然,网格仓站长会考虑的“开源节流”问题,平台也在考虑,包括如何提升现有的服务能力。

未来值得期待,但现阶段,网格仓显然还在社区团购的战火中浮沉,抱着淘金梦的站长依然还在等待希望降临。而平台也和网格仓站长身处同一条大船上,共同驶向未知的远方。

掘金网格仓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此文场景发生于去年12月;文中唐元、王晨、桑格均为化名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IT老友记。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洋)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