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全球股市财经头条新闻资讯

在“和讯”App 中打开

打开
本文来自 [和讯名家] 专栏
关注此专栏 随时随地乐享资讯
一键关注
首页 新闻首页

万事利IPO过会仍存隐忧:主营下滑应收高企,诉讼悬而未决|IPO研究院

03-19 来源:和讯名家
语音播报预计14分钟

万事利IPO过会仍存隐忧:主营下滑应收高企,诉讼悬而未决|IPO研究院

多“疾”缠身的万事利虽然成功过会但仍存在诸多隐忧。

撰文/刘阳

出品/每日财报

日前,创业板上市委员会召开了2021年第12次审议会议,审议结果显示,杭州万事利丝绸文化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万事利”)首发申请获通过。值得注意的是,对于该公司申请创业板上市,外界的争议颇多。

公开资料显示,万事利是杭州丝绸老字号,公司成立于2007年9月,主要从事丝绸相关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股权结构显示,公司实控人屠红燕、屠红霞、李建华、王云飞、沈柏军5人,合计控制82.33%的股份,从中可以看出,万事利还具备浓厚的家族企业色彩。

主营业务下滑,应收高企现金流转负

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万事利的营收分别为7.13亿元、7.53亿元、7.29亿元、3.87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530.64万元、5011.9万元、5966.03万元、3753.89万元。

从报告期数据来看,不仅规模、利润几无增长,还存在大幅度的波动。虽然2020年上半年,万事利盈利增长较好,如营业利润超过4300万元、扣非净利润3604万元出头。

需要注意的是,万事利在2020年上半年保持了不错的盈利主要因为转产民用口罩,上半年口罩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44.74%。如果扣除口罩产生的收益,万事利经审阅的2020年年报显示,公司去年的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22.98%和23.78%。

进一步展开来看,万事利丝绸文化创意品销售收入约3.45亿元-3.55亿元,较2019年度下滑约6000万元,下降约12%-15%;毛利额约1.70亿-1.80亿元,较2019年度下滑约4000万元,下降约15%-20%。

丝绸纺织制品销售收入约2.00亿-2.10亿元,较2019度下滑约1.10亿元,毛利额4000万-4500万元,较2019年度下滑约1500万元。事实上,在经济不景气和疫情的持续影响下,作为可选消费品的丝绸难以扩充市场,去年国内丝绸产品的出口也受到冲击,未来恐怕也难有大的起色。

在盈利能力下滑的背景下,万事利的回款也出现了困难,报告期内,万事利丝绸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6223.30万元、7219.87万元、7315.55万元和5336.45万元,而各期应收账款逾期金额分别为2610.64万元、3057.96万元、2756.08万元、3764.20万元。

应收账款逾期金额占应收账款余额比例各期分别为41.95%、42.35%、37.67%、70.54%,除2019年外,公司其余年份应收账款逾期占比均超过四成,2020年上半年更是高达七成。

万事利IPO过会仍存隐忧:主营下滑应收高企,诉讼悬而未决|IPO研究院

与此同时,《每日财报》注意到,2017年-2019年万事利经营性现金流分别为1202.4万元、7548.4万元、9065万元。而2020年上半年万事利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由正转负为-1357.8万元。

依赖外协加工,经营独立性存疑

《每日财报》还注意到,尽管去年口罩为万事利贡献了巨大的效益,但其实公司自主生产口罩的能力很差,主要依赖外协加工,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万事利口罩外协生产比例为87.45%。

进一步深究后发现,公司丝绸产品也主要依赖外协生产,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万事利丝绸文化创意品外协生产比例分别为96.49%、96.46%、85.23%、82.76%;丝绸纺织制品外协生产比例分别为84.16%、82.04%、74.38%、68.08%。

此外,随着国内口罩产能大规模提升、需求大幅度下降,口罩业务对公司业绩的推动,已逐渐减弱。2020年2月-6月,公司口罩产品的单月营收已经从5000万元级别降至百万元级别,毛利率也从高峰期的50%直接腰斩。

除依赖外协加工商,万事利还存在双向关联交易的行为。股权结构显示,万事利的控股股东为万事利集团,其持有万事利54.58%的股权。2017年至2020年1-6月,万事利接受万事利集团餐饮、装修等劳务金额合计1378.87万元,房屋租赁金额为839.43万元。

与此同时,2017年万事利向万事利集团采购文化创意品963.81万元。上述报告期内,万事利向万事利集团销售文化创意品等产品的金额合计为2514.86万元。除日常经营业务上的往来,二者之间还存在资金拆借的行为,这也引起了外界对于万事利经营独立性的质疑。

诉讼悬而未决,深陷纠纷怪圈

与海外大品牌合作是国内企业快速进入海外市场并获得认可的一个重要手段,2018年的时候,万事利就获得了一个“抱大腿”的机会,但并未想到结局会如此难堪。

2018年8月,万事利与LVMH集团(LV的母公司)下属公司LVMH工艺公司签署合作协议,包括双方在法国共同设立合资公司并以该合资公司开展丝绸领域的合作项目。

按照当时的合作协议,双方将在法国共同创办一家丝绸领域的合资公司,万事利向LVMH排他地提供公司拥有的双面印花工艺相关的设备、技术、培训等服务,而 LVMH 集团旗下奢侈品公司将推出带有“万事利”LOGO的产品,主要是LVMH旗下Dior(迪奥)品牌的部分产品。

没过多久,摩擦就开始了,万事利认为其在为LVMH工艺公司提供相应技术工艺、培训服务和合作相关的Dior产品顺利上市后,LVMH工艺公司开始不按约定支付款项;而 LVMH 工艺公司以万事利未能遵守关于宣传领域的规定、交付机器不符合欧洲标准、强迫其修订协议等为由,决定单方面终止合作关系并要求万事利返还款项。

双方争执不下,只能对簿公堂,2019年5月,LVMH把万事利告上了巴黎商事法院,要求万事利赔偿1300多万元,截至目前,这一诉讼并未分出胜负。除和LVMH的诉讼官司,万事利还有一起商标侵权诉讼正在审理期。

据悉,陕西泾阳泾普茶叶有公司认为万事利生产和销售的“大唐三宝”创意组合产品,侵犯其拥有的“大唐三宝”商标专用权和“大唐茯茶”商标专用权,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

2020年3月10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认为万事利并未侵犯泾普茶叶的商标专用权,驳回泾普茶叶的全部诉讼请求,但泾普茶叶并不接受判决,继续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目前这一诉讼还在审理期之中。

万事利IPO过会仍存隐忧:主营下滑应收高企,诉讼悬而未决|IPO研究院

据企查查显示,万事利的风险事项颇多,自身风险有10项,其中涉及子公司的劳动争议、合同纠纷以及万事利控股股东万事利集团的金融纠纷及股权转让纠纷等关联风险,达70项。作为丝绸行业的知名品牌,多“疾”缠身的万事利虽然成功过会但仍存在诸多隐忧。

图片素材来源于网络侵删

END

推荐阅读

万事利IPO过会仍存隐忧:主营下滑应收高企,诉讼悬而未决|IPO研究院

功能性护肤品怎么看?

万事利IPO过会仍存隐忧:主营下滑应收高企,诉讼悬而未决|IPO研究院

蔚来和理想的未来,哪个更值得期待?

万事利IPO过会仍存隐忧:主营下滑应收高企,诉讼悬而未决|IPO研究院

聚焦周期反转后的电解铝

联系我们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每日财报。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董云龙)

推荐频道

标签推荐

请使用底部浏览器自带功能分享

分享至

微博

QQ

朋友圈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