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全球股市财经头条新闻资讯

在“和讯”App 中打开

打开
本文来自 [第一财经日报] 专栏
关注此专栏 随时随地乐享资讯
一键关注
首页 新闻首页

11家IPO企业被现场检查吓退 注册制板块IPO审核现终止潮

02-24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 黄思瑜

  [ 自2020年12月以来,科创板和创业板终止审核的IPO数量明显增加,截至2021年2月23日,累计有73家IPO企业终止审核。 ]

  同一天5家IPO企业终止审核,类似情况在近期的科创板和创业板频现,背后原因是什么,审核标准有变化吗?

  2月22日晚间,科创板有3家IPO企业终止审核,分别为紫泉能源、百子尖、博创智能;创业板有2家IPO企业终止审核,分别为木瓜移动、时代凌宇。这些企业均因撤回IPO申请材料而终止审核。

  值得注意的是,这5家企业均被抽中现场检查。另外,近期撤回材料终止IPO的6家企业也在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抽查名单中。这说明20家抽查企业已有11家撤回材料。这也是注册制板块纳入现场检查范围后的首次抽查。

  多位受访人士告诉第一财经,目前审核标准没有变化,这些IPO企业撤回材料主要是因为被抽中现场检查,因为根据以往情况,被抽中检查后的IPO企业通过率较低,所以这11家企业在现场检查还未开始时便撤回了IPO申请材料。

  除了这批被抽中的企业IPO止步,其实自2020年12月以来,科创板和创业板终止审核的IPO数量明显增加,截至2021年2月23日,累计有73家IPO企业终止审核。

  对此,有业内人士称,这与2020年中期后申报IPO的公司较多有关系,现在IPO审核节奏和批文节奏都较为正常,“打铁还需自身硬,优质的IPO公司材料准备充分,无需担心害怕,带病闯关、存侥幸心理的IPO公司则难以过关。”

  现场检查亮剑

  近期,注册制下的IPO终止审核并非新鲜事,现场检查被认为是一大导火索。

  2月22日,科创板、创业板分别有3家和2家IPO企业因撤回IPO申请材料而终止审核。这5家IPO企业有一大共同点,是均被抽中现场检查。

  在2月份终止审查的IPO名单中,存有同样情况的还有6家IPO企业,分别为柔宇科技、凤凰画材、格林生物、湘园新材、恒兴科技、江苏镇江建筑科学研究院集团(下称“建科集团”)。

  这意味着,2月份已有11家被抽中现场检查的企业撤回IPO申请材料。

  就在1月31日,中国证券业协会组织了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抽查名单第二十八次抽签仪式,在1月30日前受理的407家科创板和创业板IPO企业中,抽出了20家企业。以此前情况看,被抽中企业的撤回率为55%。

  一位资深投行人士告诉第一财经,现场检查对象确定包括问题导向和随机抽取两种方式,IPO企业在被抽中现场检查后,3个工作日内将会收到通知,可以在10个工作日内决定是否撤回材料,若不撤回的话则监管层进场检查。

  “这些IPO企业基本上是接到抽中检查的通知就撤回材料了,现场检查还没有开始。现场检查和督导的公司,往往都是审核中发现疑点或者本身材料质量不好的公司,可能经不起检查;也可能中介机构工作没做到位,底稿不充分,为防查到了被处罚,中介机构就选择先撤回再补充底稿。”前资深券商保荐代表人王骥跃对第一财经称。

  1月29日,证监会正式发布了《首发企业现场检查规定》,将注册制板块纳入现场检查范围。根据规定,在发行上市审核和注册阶段,首发企业存在与发行条件、上市条件和信息披露要求相关的重大疑问或异常,且未能提供合理解释、影响审核判断的,可以列为检查对象。

  针对问题导向的检查对象,检查机构应当结合重点存疑事项的性质和内容开展现场检查,可以围绕上述存疑事项对检查范围进行必要拓展;针对随机抽取的检查对象,检查机构应当重点围绕财务信息披露质量等事项开展现场检查。

  “根据以往的经验,IPO企业被抽中检查后通过率很低,所以还不如早点撤回。除了IPO企业自身有问题外,这与检查全面、太细也有一定关系,尚没有一定的细化标准,所以我们投行也希望现场检查方面能有一定的包容性,没有大的问题、不影响发行条件的IPO公司希望能给通过。”上述投行人士称。

  也有业内人士称,监管方向和力度其实是一以贯之的,“如果企业自身质量过硬,中介机构把关尽职,再多的现场检查也不会减少排队企业数量。”

  多位券商保荐人士对第一财经称,目前IPO保荐工作压力较大,应对策略则是根据监管层的要求做好、做规范,最根本的还是要挑选业绩好、规范、有发展前景的公司。

  IPO审核现终止潮

  2月至今,科创板已有5家IPO企业终止审核(均为撤回IPO申请材料),创业板则有22家企业终止审核(1家审核不通过,21家撤回IPO申请材料)。

  注册制板块IPO审核终止数量明显增加,其实是从2020年12月就开始的,当月科创板、创业板终止审核的IPO数量分别为15家、14家。2021年1月,科创板、创业板终止审核的IPO数量分别为10家、7家。

  最近3个月,科创板终止审核的IPO数量合计30家,每月平均值为10家;创业板最近3个月终止审核的IPO数量合计43家,每月超过14家。

  而在去年12月份之前,科创板和创业板每月终止审核的IPO数量均不超过6家。比如,在2019年7月至2020年11月的17个月中,科创板终止审核数量合计49家,每月平均值为2.88家。

  王骥跃表示,这主要是因为去年中期后申报IPO的企业较多,合格的公司先上会并通过,部分质地较差的公司则在审核到一定阶段之后,知难而退。

  “注册制了,审核和发行节奏都快,有浑水摸鱼、滥竽充数的公司也属正常,监管发现后劝退或逼退,是对市场负责。”他同时称,在科创板、创业板排队在审的近千家IPO企业中,有被否的、有主动撤回材料的,这都属正常。

  上述投行人士则认为,IPO终止审核的数量增加,一个大的背景是对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落实。

  也有观点提出,注册制之下,IPO审核不是应该重在规范信息披露,全面放开市场化发行,优胜劣汰由市场决定?

  对此,王骥跃表示,目前A股市场尚处于注册制初级阶段,有了一定成果,也存在不少问题,但改革方向是对的,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程度将会越来越高,这是市场演变的正常节奏,一步到位反而可能会出大问题。

(责任编辑:王治强)

推荐频道

标签推荐

请使用底部浏览器自带功能分享

分享至

微博

QQ

朋友圈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