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全球股市财经头条新闻资讯

在“和讯”App 中打开

打开
本文来自 [21世纪经济报道] 专栏
关注此专栏 随时随地乐享资讯
一键关注
首页 新闻首页

绿色债券五年发行超万亿 绿色项目目录有望率先统一

02-24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五年来绿色债券发行只数合计为1159只,规模合计1.2万亿。今年2月上旬,首批碳中和债券(绿色债券的子品种)成功发行。

绿色债券将迎来大发展。国务院2月22日印发的《关于加快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经济体系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提出,大力发展绿色金融。发展绿色信贷和绿色直接融资,加大对金融机构绿色金融业绩评价考核力度。统一绿色债券标准,建立绿色债券评级标准。

五年前的2016年我国绿色债券市场正式启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Wind数据统计显示,五年来(截至2月23日)绿色债券发行只数合计为1159只,规模合计1.2万亿元。债券种类包括企业债券、公司债券、中期票据、PPN和ABS等,发行主体包括金融企业与非金融企业。值得注意的是,今年2月上旬,首批碳中和债券(绿色债券的子品种)成功发行。

总体来看,我国绿色债券市场虽然起步晚,但发展较快,已成长为全球第二大绿色债券市场。但绿色债券市场基础总体薄弱,制度配套体系亟待完善,比如“绿色”界定标准不统一、评估认证体系不完善、信息披露不规范。

“广义来看,绿色债券标准包含了绿色债券认定、绿色项目认定、绿色企业认定、信息披露等一系列标准。目前由于债券市场分割问题,我国绿色债券市场存在着诸多标准不一致的问题,展望看绿色项目目录的统一有望率先实现。”中证鹏元评级资深研究员高慧珂对记者表示。

发展绿色信贷和绿色直接融资,加大对金融机构绿色金融业绩评价考核力度。视觉中国

首批碳中和债券推出

“早前绿色融资渠道相对比较单一,主要依靠绿色信贷。绿色信贷占到所有贷款的比重在9%左右,未来这个比重还会再上升。”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马骏此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但绿色信贷存在期限错配的问题,仅仅依靠绿色信贷的融资渠道还不够,还需要发展资本市场绿色项目融资功能。”

2015年12月,人民银行发布《关于在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绿色金融债券有关事宜公告》,并配套出台《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此后,发改委和上交所分别发布《绿色债券发行指引》和《关于开展绿色公司债试点的通知》。

2016年1月,浦发银行(600000,股吧)发行200亿绿色金融债,由此拉开绿色债券发行序幕。根据Wind数据,2016年绿色债券发行规模即达到2071亿元,此后稳步上升,至2019年达到3132亿元,2020年绿色债券发行规模回落至2263亿元。截至目前,绿色债券发行规模合计已达1.2万亿元。

“2020年发行规模回落主要因为绿色金融债发行规模锐减。受疫情影响,2020年商业银行发行的金融债一半以上为小微金融债,资金向小微企业倾斜。”高慧珂表示。

从发行主体看,绿色债券发行主体多元,既有政策性银行、商业银行,也有国有企业、民营企业等。从占比看,非金融企业发行占比不断提升,但以国有企业为主,民营企业占比偏低。

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作为2021年的八项重点工作后,相关部门创新推出碳中和债。碳中和债作为绿色债券的子品种,主要指募集资金专项用于具有碳减排效益的绿色项目的债务融资工具,在绿色债务融资工具项下贴标“碳中和债”。

2月9日,南方电网、三峡集团、华能国际(600011,股吧)、国家电投集团、四川机场集团、雅砻江水电等6家企业注册的首批碳中和债成功发行。首批项目均为2年及以上中长期债务融资工具,发行金额合计64亿元,均为中票。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碳达峰’、‘碳中和’提出了明确的工作要求。监管机构也在鼓励碳中和债的发行,在本批碳中和中票发行成功之后,预计交易所、发改委也会出台相应的鼓励政策,推动碳中和债体系的完善。”沪上某券商债承人士表示。

评级可参考ESG因素

绿色债券品种丰富,目前活跃的包括绿色公司债、绿色金融债、绿色债务融资工具(含中票、短融、PPN)、绿色企业债和绿色资产支持证券等品种。数据显示,2020年绿色公司债发行量最大,为732.10亿元,全年发行量首次取代绿色金融债,成为第一大绿色债券品种。而绿色企业债、绿色中期票据、绿色金融债发行规模分别为477亿元、350亿元、272亿元,分别占当年绿色债券发行规模的21%、15%、12%。

前述几类债券由人民银行(交易商协会)、发改委、证监会(交易所)等部门分别监管,不同的监管模式也产生了差异化的业务标准。比如绿色企业债允许使用不超过50%的募集资金偿还银行贷款和补充运营资金,绿色公司债券该比例要求为70%,而绿色债务融资工具募资只能用于项目投资。

再如信息披露方面,绿色公司债、绿色债务融资工具要求在定期报告中披露绿色债券募集资金使用情况、绿色产业项目进展情况和环境效益等内容,而绿色企业债未作相关要求。

“鉴于我国债券市场分割局面已长期存在,绿色债券认定标准、绿色企业认定标准统一面临较大的障碍。因此,绿色项目目录的统一有望最先实现,而信息披露标准也亟需统一。”高慧珂表示。

实际上,2020年7月人民银行、发改委、证监会联合发布了《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2020年版)》(征求意见稿)。央行称,随着国内绿色债券市场的不断发展,有必要尽快对两个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2015年版)》和《绿色债券发行指引》)的范围进行统一,并逐步实现与国际通行标准和规范的接轨。

除统一绿色债券标准外,此次意见还提出建立绿色债券评级标准的建议。目前国内评级机构对绿色债券的评级尚未脱离已有的评级框架和模型,不过一些机构已经开始重视绿色债券评级模型的研发。

和绿色评级相关的一个概念是绿色认证:绿色认证主要解决的是绿色债券是否“绿”的问题,信用评级则主要是评估发行人对绿色债券的偿债能力大小,评级级别的高低直接反映了企业发行债券的违约风险高低,是债券发行定价的重要参考因素之一。如果信用评级机构能分析绿色程度与债券违约风险之间的关系,并能评估绿色因素对债券违约风险的影响,就可以把对“绿色”的评估推进到可量化,使之成为债券定价的依据。

“国内评级机构可以借鉴国际经验,在评级时加强对绿色债券ESG因素的考量。ESG因素可能是考察信用评级的先行指标,因为ESG因素的变化在一段时间后可能会反映到公司的业务状况或财务状况的变化中。”高慧珂表示,“建议国内评级机构可以加快建立持续跟踪发行人ESG因素的机制,并明确ESG因素与发行人信用评级之间的联系。”

(作者:杨志锦 编辑:包芳鸣)

(责任编辑:王治强)

推荐频道

标签推荐

请使用底部浏览器自带功能分享

分享至

微博

QQ

朋友圈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