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冬月,静思的依然是乡愁

02-03 青岛财经日报
去App听语音播报

◎吴宝泉

当岁末的情愫如风拂过海面时,故乡的梦便醒了,醒了的还有那条业已冰封的小河上的童年。

你看,那乡土上的缕缕炊烟,如高翔的候鸟,如家书,如亲人寄来的充满箴言的诗句,饱满、温馨,永远蕴藏着丰富的内涵。就像在晓风霜雾的黎明时分,让我感应故乡悠长的钟声,美丽而从容,经久不息,扣人心弦。

当年,故乡的小河,一泓情感的弯弯流水,将村庄围绕,日复一日,漂洗着岁月的杵声。风起之时,潮湿的呓语涌动着暗夜生动的潮汛,在老家门前的老槐树上,开成白色的花瓣,释放着温馨的幽香。

穿透岁月的雨帘,时光的摆渡从黄昏渡向清晨。如同粮食一起收藏的清月,让尘封已久的往事少了太多的躁动与纠葛,祝福写满苍穹,在寒夜的天幕上闪烁。

岁月如歌,如弦板,动人心魄。在这岁末年终,让游子乡愁的心,做一次完整的迁徙。

再次遥望冬日的村庄

炊烟,把冬天的村庄升起来了。傍晚,朔风带着剪刀,剪瘦一树垂柳,摇曳、眺望。河边的芦苇挺着腰杆,抬起花白的头颅,凝视远方,牵着希翼,期望、梦想。

门前的草垛上依然开着干花,小院里堆满了金黄的玉米,透红的地瓜,柔和的暖阳。

已经闲暇的农人,盘腿坐炕。一壶微醺的小酒,醉了嗓门,醉了豪放,醉了一年的慷慨激昂。

喜鹊,探出一根根树枝,站在春天搭建的高楼上,叽叽喳喳,花里胡哨的鸟语,不停地炫耀、欢歌、鸣唱。哈哈!这太平盛世,鸟类业已步入小康。

夕阳,裂开的皮肤,凝结着柔韧的珍宝,多彩闪亮。

当我再次遥望冬天的村庄,竟然是这样慢慢寂静,恰如用一支浓妆淡抹总相宜的画笔,留白了太多的幸福温馨,如意吉祥!

冬日,浮山思绪萌动

冬日,浮山脚下的大地上,一派苍凉。

大树上,未落的叶子不多了,枯黄的几片,在风中瑟缩发抖。树下,是一层落叶,拥着干黄的草,相互抱团取暖。

生命的轮回里,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是岛城季节转换的节奏。可是,就在冬的萧索里,有一些生命,比如脚下田垄里的小麦,已经开始了新的轮回。冬天脚步渐沉,它们会冬眠,向严寒妥协。在地下,根却一直活着,满心欢喜地等待着春风的召唤。

在这样一个冬日里,我多么渴望走回我的故乡,走过一片又一片麦田。走累了,我愿意席地而坐,触摸着麦叶,想象自己是它们中的一员;听它们的低语,像听到自己的心跳。此时,蓝天高远,风鸣耳畔,心如一片羽毛,从半空缓缓飘落。

日暮,寒意扑面而来,将我从山下的田野里赶走,也将我从思乡的愁绪中拉回。有风宣告,它们才是这个冬季无垠旷野中的主人。

于是,我悄然离开,无怨无悔。我来时,两手空空;回望时,一腔柔情。

冬天,我等你等成了雪

梦醒。月光撒在地上,银白。直到清晨的第一丝光,闪着晶莹,拉开了窗帘,才知道真的下雪了,似棉絮,似吹散的云朵,漫天皑皑。

我小心翼翼地拿起柴草划着,在大地的白纸上,写下一个带心的爱。远处,摇曳的枝条抖擞着天空,又见银蝶翅膀扇动着,拥抱飞来的雪的世界。

田野的麦子笑了,雪为我而来,一床厚厚的被子将绿色覆盖。河床仰起脸,看着冰凌聚起,期盼春暖花开。

冬天,我等你等成了雪,等你等成了梅,就是为了用我的心身为你的季节,增添更多的幽雅,更靓的精彩。

冬季,适于海边抒怀

是谁,将冬日的大海,赋予了澎湃的激

情?

雪花的笑容绽放在脸颊的时候,海湾码头间停泊的渔船,已将桨音的余韵,镌刻在朔风的哨子上。冬月,海风鼓起的腮帮,浪花跳动的音符,让呼啸的海水泛起叠加的巨浪。

是谁,将冬日崂山的风景,赋予了难以言说的生命?

俊俏的山峰之间,挺拔的松枝上,风清脆的呼啸声在空旷的山涧里,反复回响。远方,收割后的田野上,寥廓空旷,用炽热的情怀,期盼着大雪降临情愫,一览无遗。寒潮涌动的日子里,整个城市那些温情的土壤,正酝酿新一轮春天的生机。亦如那些过冬的种子,就睡在冬日深处,孕育生命的果实。

是谁,将冬日的故事,演绎出太多难以胜数的情节?

鸥鸟的喙角,啄破昨夜的话题,在海岸清冷的礁石上,守望那些尘封已久的往事。岁月,在岛城冬天的大地上蕴藏的所有情节,正以大海涨潮的姿势,在奋进的激情中沐浴那轮煦暖的朝阳。

(责任编辑:董云龙)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