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品诗意

2019-10-14 江南时报
去App听语音播报

王军先的诗

王军先

谁能说出一株小麦的疼痛

六月,大地金黄

所有的汗水,还有眼泪

此刻都默不作声

那些凝固了的不光是时间

还有阳光,还有那些

痛彻心扉的酸楚,在岁月的

流逝中,一个个生命

都成为一朵朵飞溅的浪花

而大地上的这些庄稼

这些故乡的守望者

在六月来临之前

是不是也怀揣飞翔的梦想?

我知道,从一条长满芨芨草的

田埂开始,从一首渐渐升起的民歌开始

一张张黧黑的脸变得明亮起来

那渐行渐远的又是谁的呼号?

告诉我,那些欲言又止

站在田垄之上的,是不是

我曾经朝夕相处的兄弟?

麦子,我亲亲的麦子

告别血脉相连的大地

谁又能说出你内心的疼痛?

那些走失的身影

每次回到故乡

看见父亲和母亲住过的屋子

大门紧闭,我便痛不欲生

泪水开始滑落

在初秋,父亲和母亲

会不会听见我哽咽的声音?

这么久了,父母怎么还不回家?

我找遍了村庄的每一个角落

田野上那些成熟的庄稼

会不会是他们佝偻的背影?

见不到父亲和母亲

我失魂落魄

在故乡,父亲和母亲

还有那些走失的身影

总是若即若离

那一阵阵的烟岚

是不是他们长久的牵挂?

那位十三岁的少年

我不知道,一个十三岁的生命

是如何在深秋的风中凋零的

我不知道那些堆积的泪水

是如何漫过整个季节的河床

我亲亲的哥哥

那位十三岁的少年

你无助的目光穿过岁月

竟是如此澄澈

哥哥,你是不是睡着了?

在那片刚刚泛起的晨光里

你瘦削的面容

你因为疼痛而抽搐的表情

都定格在那片刚刚泛起的晨光里

那个春天转瞬即逝

母亲的泪滴却洒满了所有的季节

在时光的回廊中

那位十三岁的少年

渐渐走远

粮食,粮食

一次次走近你,这些

金黄的粮食,多像我

乡间亲密无间的兄弟,风吹雨打

也掩不住你一如既往的光芒

在苍天之下,在大地之上

有没有比你更温暖的字眼?

一想到秋天的田野,亲人啊

我就会想起挥汗如雨的父亲

此刻,正站立在粮食的中央

在故乡,我泪眼矇眬

面对大片大片的庄稼,

我已分不清,哪一个是兄弟

哪一个是姐妹

哪一个是爹,哪一个是娘

风吹,就吹吧

正是花香满径

风吹,就吹吧

春天早已深入人心

那一垄一垄的金黄

是不是谁经年累月的守望?

风吹,就吹吧

一年,又一年

春天总是不期而至

那些来自远方的歌谣

为什么总是这么高亢?

当一群身影渐渐走远

是谁,目光矇眬

又是谁,思绪飞扬

风吹,就吹吧

春风无处不在

幸福一望无边

那被春风吹过的地方

是不是我魂牵梦萦的故乡?

杨孝洪的诗

杨孝洪

暮年

人满花甲,天空矮了半截

大地满怀深情,赵州桥开始裂变

海底捞月的优美

封存在昨天的地窖里

生锈,斑驳

眼角的小鱼儿,不离不弃

深耕不出春风和光明

郎中口里飞出的蚊虫

乘着泪花漂移

窗外的斑马线也越发浓密

高傲的灵魂,和

膨胀的欲望开始

顺坡而下,接受平凡

从庸俗中寻找快乐

既然绕不开人生终点

不如踏着秋风,迈开方步

唱歌儿回老家

赚一次轮回中的潇洒

雷阵雨

焖逼了的天空

像一口倒扣的锅

蒸笼的热情更加高涨

馒头,包子,甜糕

也赶起了傍晚的高峰

红灯用权力止住了发疯的轮子

却迎合着轰隆的雷声和风雨

气盛的车灯,点燃血红的双眼

无奈,方向盘却视力模糊

绿灯放纵你的思维

想把夏天扒个精光洗洗

等待雨后天晴的太阳,晾晒

雨刮器看着后移的光阴,心酸透了

不知不觉,泪流满面

偶遇

小荷塘边的“藕”遇

将心拉成了粉丝

扑喇喇的生疼

颤抖的弦,再也

弹不出靠谱的音

一只蜻蜓,忘我地吻着

你粉色的唇,为了

洗净的前世今生

风乍起

涟漪又碎了莲的心事

其实“想你比看你还要陶醉”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打开的窗

将夜幕拉开一个口子

那漫进房间的月色

冲淡一些寂静与无奈

显得些许温馨

探出头来,望天空

十五的月亮被城市的灯光

和酒朦胧,好像

也还缺些圆韵

那是怕那些忙于生计

和我的那个人误了归期

特意倒流一天的时光

十六的月亮会更亮

更大,更圆

(责任编辑:何一华)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