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追风者

2019-09-24 杭州日报
去App听语音播报

追风者

追风者

追风者

追风者

追风者

很遗憾,这支队伍至今没有“全家福”。

办案中的经侦民警。

通讯员陈蕾

记者钟玮

9月初的某天,一架民航飞机进入浙江上空。天降大雨,飞机在气流中不断颠簸。半小时后,萧山机场停机坪,余杭公安经侦大队民警赵军龙终于踏上了家乡的土地。

带着半个多月的疲惫,赵军龙马不停蹄地赶回家去。楼道里,饭菜飘香,妻子知道他当天回来,早就在厨房忙开了。“爸爸回来啦!妈妈……”孩子见到他,高兴地喊着,一头钻进厨房,去告诉妈妈这个好消息。

脱下被淋湿的鞋,穿上居家的拖鞋,赵军龙的心和脚一样,瞬间轻松了……

烟火气笼罩的猎场

时间倒退半个多月。

8月13日上午,赵军龙本要去省公安厅开会,却被临时抽调去外省抓捕某合同诈骗专案中的逃犯。这样的临时任务,赵军龙见怪不怪了,他办妥了各类手续,订好了当晚10点的机票,和家里人匆忙打了个招呼,便出发了。

要抓捕的目标人物黄子强和俞虹是这起合同诈骗专案的幕后大老板,案发后,两人于今年3月出逃省外A市,于6月被公安机关网上追逃。这类合同诈骗案中,由于嫌疑人犯案意图难以体现,证据很难固定,因此,能否成功抓获嫌疑人对案件侦办工作尤为关键。

8月14日凌晨,赵军龙和两名同事抵达A市。向上级汇报并办好异地工作相关手续后,他与同事转机前往任务地B市。上级指示,黄、俞二人在B市C饭店一带落脚。当晚,赵军龙一行赶到C饭店。

那是一条坑坑洼洼的泥路,60多平方米的饭店位于丁字路口交叉点上,视野开阔。夜色下,小龙虾、烧烤、沙县小吃等各类夜宵店的灯箱将食客们的脸照映得五颜六色,食物香味四下飘散,丁字路口被一片烟火气笼罩。

C饭店门前,一个年轻女人斜挎着包,在几张桌子前忙活,点菜、收钱,像是老板娘。赵军龙一眼认出,她就是俞虹。看来,黄、俞二人出逃后,在B市做起了生意。赵军龙和同事守了一个通宵,黄子强始终没有出现。8月15日早上7点多,俞虹和两名男员工打了三轮摩的,离开了饭店。抓捕组跟了上去,看着三人进了一家娱乐会所。38℃的天气,赵军龙和同事在会所门口守了5小时,然而,俞虹没有再出来。根据上级指示,抓捕组先返回宾馆休息,之后碰头研究蹲守方案。

当天下午4点,抓捕组租了一辆车子,回到C饭店附近。当晚9点,俞虹再次出现在饭店,还是挎着包,还是穿着前一天穿的衣服。

赵军龙和同事下了车,走进饭店坐下,开始点菜。“吃点什么?”一个男人拿着菜单上来打了个招呼。赵军龙看了那男人一眼,觉得很眼熟。他悄悄打开手机比对,发现这个男人正是黄子强的亲哥哥黄涛。

赵军龙向同事使了个眼色,然后点了些烧烤,借机与黄涛攀谈起来。这家饭店有十来个员工,一个月的房租是4800元,生意还不错,每天毛利有五六千元,楼上还能住人,挺方便。

赵军龙还没来得及多问出一些情况,黄涛转身去招呼其他客人了。夏夜,骤雨,无风,离开C饭店后的抓捕组又钻进了租来的车子里。雨水不断打在前窗玻璃上,三双眼睛死死盯着百米开外的饭店,任身上越来越黏糊……

隐形的男性嫌疑人

8月16日早晨6点,一夜无眠的抓捕组看着C饭店的几名男员工打开店门,穿着裤衩在门前冲澡。饭店一切如常,员工们又开始为晚上的生意做准备。这也意味着,抓捕组一夜的蹲守又没有收成。

当天晚上9点多,上级下达了临时任务指令:另一起专案中的女逃犯正准备逃离B市,其男同伙即将从某宾馆出发为其送行,要求抓捕组出动,将该男同伙带回来。

赵军龙和同事另找了一辆车,一路赶往机场,成功找到了目标男子的车,一路跟着他回到了宾馆,最终在当地警方的协助下将其抓获。

说起来,这个临时任务还有一个小插曲。给抓捕组开车的驾驶员是个中年老哥,跟踪过程中,目标男子将车开进了加油站,而中年老哥只记得抓捕组要求跟紧目标车辆,竟也将车开进了加油站。没想到,目标车辆进了加油站一个掉头,与抓捕组的车辆车头相对,两车相隔不到半米,差点撞上。万幸,目标男子并未生疑,赵军龙也是后来才知道,目标男子本来真打算加油的,不巧那家加油站没有95号汽油了。

完成了临时任务,抓捕组已经三天三夜没好好睡上一觉了。上级知情后,强制要求赵军龙等三人立即回宾馆休息,次日晚上再回C饭店蹲守。

然而,连续的蹲守一直没有新的突破,目标人物黄子强一直没有露面。抓捕组拆分了任务,花了几天四处秘密走访,依旧收获甚微。

8月24日,俞虹临时起意,订了机票准备离开B市。抓捕组获知这一线索后,紧盯俞虹动向,由当地警方出面在机场将其拦下。

可是,黄子强呢?他究竟在哪?隐形了吗?

没有退路的最后一击

俞虹虽落网,抓捕工作却被逼到了悬崖边上,再无退路。俞虹的“失联”必然会惊动黄子强,导致他再次潜逃,而B市临近国境线,黄子强若是潜逃国外,意味着之前的抓捕工作前功尽弃。

赵军龙的内心十分不安,抓捕组开始对C饭店展开24小时蹲守。然而,新的意外找上门来了。由于抓捕组的车辆连续几天停在C饭店附近广场周边,引起了广场保安的注意,保安向当地警方报了警。当地民警将抓捕组的车辆检查了一遍,而赵军龙一行为了不暴露,始终没有表露自己的警察身份。

幸运的是,好消息在意外之后赶到了——俞虹开口了。原来,当时B市正出现登革热疫情,黄子强出现了持续发热、腹泻症状,俞虹怀疑他得了登革热,便想回老家带一些药物给他。临走前,俞虹还叮嘱黄子强好好休息,不要四处走动。

8月28日晚上7点,抓捕组等了半个月的场面终于出现了。一个神形憔悴、穿休闲装的男人出现在C饭店,他端出一个碗,在店门口找了个位子,坐下吃饭。

“是黄子强,赶紧,赶紧……”赵军龙当即让同事请示上级,并与当地警方取得联系,自己则大步走进饭店,与黄子强隔着一张桌子坐了下来。

对赵军龙来说,贴身盯住黄子强的时间格外漫长。当当地警方赶到,将黄子强拿下,C饭店的所有员工都愣住了。黄子强起初也是一脸吃惊,但很快恢复了镇定,没再说一句话……

赵军龙和同事的任务完成了,回家对他们来说就是最好的犒赏。走进家门,赵军龙把行李箱一扔,回到卧室倒头就睡了一个钟头。睡醒、吃完晚饭后,他终于有了力气,向老婆大人汇报过去半个多月中自己都干了些什么。当然,那些危险的细节,他是从来不说的。

“出去这么长时间,也没给你带点什么回来。”看着妻子,赵军龙觉得自己像犯了错的孩子,“行李箱里有一堆脏衣服,要不你……”

“辛苦一下”四个字还没说出口,赵军龙一猫腰,躲到孩子身边去了。

(文中嫌疑人均为化名,涉案地名已做处理)

记者手记

有些话,他们咽回肚子里有些话,他们想说给你听

采访这个跨省追逃的故事,实属意外。中秋节后,我本是去余杭公安经侦大队进行一次普通采访,没想到大队长许良华刚和我见面就道歉:“真不好意思,太不巧了,大队总共20个民警,有13个在外地执行任务,在队里的也都在忙着专案的案卷梳理和嫌疑人提审,真忙不过来……”

这种忙碌似乎是一种“无差别打击”的常态。我听说,余杭公安经侦大队里有位借调来的专案组民警高江勇,去年出差办案8个月,跑了全国15个省、160多个城市,以至于他自嘲是“旅游达人”。

38岁的陈蕾是大队里唯一的女民警,综合内勤。专案侦办期间,她得负责做案件材料和报表、将涉案物品入库,还得照顾所有抽调民警的食宿生活,经常忙到回不了家。由于是双警家庭,有些话陈蕾只能吞进肚子里。“女儿还小的时候,有一次看见电视里有留守儿童,她就问外婆,自己算不算留守儿童。”陈蕾说,“我听了真的很心酸。”

还有很多话,经侦民警希望说给大家听。丁烨作为大队的副大队长,在办案过程中接触过许多受害群众。“很多老人觉得自己是经历过风浪的,资历老,自信不会被骗,子女在他们眼中永远是小孩,认知能力远不及他们。一旦子女提醒他们不要上当,他们就会觉得子女是在说他们傻。”丁烨说,其实,随着年龄增长,老人与社会的贴合度会慢慢减弱,需要子女及时有效的提醒,“对我们来说,最大程度地打击犯罪、追赃挽损是对群众最好的安慰。更重要的是,通过一次次案件侦破,将案情切开揉碎,把其中的警示讲给老百姓(603883,股吧)听,让他们提高自身的防范能力。”

警察名片

余杭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

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区分局经侦大队成立于1998年2月,承担着我国刑法所规定的87个经济犯罪罪名的案件侦破工作,包括合同诈骗、传销、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职务侵占、虚开发票犯罪等,曾多次荣获浙江省卷烟打私工作成绩突出集体、杭州市打击传销工作先进集体,以及全市经侦工作优秀单位。

2018年以来,在余杭区公安分局统一安排部署下,经侦大队负重拼搏,坚持“以打促退、以打促兑、以打促稳”的工作思路,高质量完成针对线上网贷案件、线下集资案件的打处任务,共立案打处29起案件,去年以来追赃挽损30亿余元,成功侦办了多起损失金额巨大的大案要案,特别是针对网贷案件的缉捕追逃率、结案率,均达100%,位列全市第一。自“猎狐”专项行动开展以来,在分局的高度重视和上级业务部门的大力支持下,经侦大队已陆续抓获境外逃犯14人。

(责任编辑:李显杰)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