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品诗意

2019-07-15 江南时报
去App听语音播报

白色风车(外二首)

来山

以一种仰视的姿态走近,她

白色的躯体伸向缥缈的云

伸向云上更加高远的天

海鸥挥动两只翅膀,划开水面

把一面镜子分成两半

拥有自由的是海鸥

她只能以一种远眺的视角

伫立山头,等候那艘归船

纵然她的翅膀白得如帆

纵然她的翅膀比海边的时间还长

她只能拥抱四季的风

透过万里层云,千山暮雪

变成山头上一座孤独的灯塔

她会一直转下去吧

转到爱人老了,转到自己老了

转到翅膀爬满翠绿的铜锈

到那时,她把自己作为风景

送给春天

香樟树下

等待你的到来

和等待一场春雨是一样的

身体和土地刚刚经历了寒冬

每一颗细胞,每一个毛孔

急需一场春雨,送走洁白的雪

黄昏的时候,你来了

带着春天的讯息和紫色的花朵

香樟树下的我们,作为两片叶子

接受雨水滑落,亲吻大地

晚钟响过

月亮挂在分针的发梢

眼睛藏在雨滴里,欲念

轻盈如一碰即断的琴弦

我听到两颗心的跳动

却看不清你的脸

她在冬天的院子里洗头发

对于洗头发来说

冬天,不是一个舒适的季节

我走过窄巷、矮坡、草垛

我躲过颓墙、狗吠、因果

我穿过12岁的她抚摸过的木门

我们曾趟过同一条青春

村庄和院落泡在阳光里

她的头发泡在水盆里

她的傻嫂子望着她咯咯地笑

我和她的傻嫂并排站在一起

像两棵冬天里的石榴树

我仿佛看到一千只蝴蝶在飞舞

使我差一点错把冬天当作了春天

她提起头发,侧着脸给我一个笑

一滴水珠挂在她的发梢

另一滴水珠落在了人间

在时光深处(外二首)

谢君

割破咽喉

悲痛呼之欲出。

请放开我的手,

去烟火的彼岸。

固执,愚昧

喝着七月的烈酒。

摇摆的不是自由,

C调也会如此高亢。

血液里渗透太多的铁锈

愤怒,爬行的舞蹈。

夏天,是不是过于温柔。

意想,夭折了天真。

——沉默,更需要勇气。

夜空

夜困极了

静寂无奈之后,伸展漆黑。

树枝枯影贴近墙壁,聆听。

窗外年轻的暗香,缓缓移动。

在这个平静的夜晚:

传来深深啼鸣,或慌忙或忧伤。

尖锐清脆的声音,仿佛伤口撕裂。

或许黑夜就这么彻底。

远一点更远一点,

在茂盛的绿叶之下,雨点

噼里啪啦。这一次的低鸣

似乎又在挽留着什么。莫名的忧愁

莫名的安静,犹如玫瑰刺穿了手臂。

细听,这静默的时刻

你从阳台移走花朵的阴影。

蓝色填补了部分空白。

你凝视春天的花朵,

摘一朵缝补自己的裙裾。

粉色,橘色,蓝色,白色,

还有一缕烟火的颜色。

你留意一针一线的距离,

光从你的肩头滑向脚踝。

衣袖裙摆和走失的黄昏

一样安静。

沉默掏空身体虚构的部分。

缄默,一如既往。

山中笋(外一首)

向辉

跟那些坚硬的性格一样

纵然舌头上压着石板

也要把话说出

看见晴天。我在山中

为的是让我的晚餐与你相遇

与那些早殇的婴儿一样

初升的啼哭,还没出口就遭遇毁灭

这对你一点都不公平。当然

更多的是生长,同我的儿女一样

刚学完步,便一节一节地往外逃

我是旁观者

大山,才是它们的归途

邻家女孩

邻家女孩得了肺病,可她仍在练琴

曲子简单,竟让她折腾得七荤八素

我拾捡那些琴声,感觉到雪花的天空

惊恐不安。墙上的老祖父

他微微地笑着,手握烟枪

骨感的面颊十分安详

他也在倾听。也许他能听见

那琴声拐角处

一粒芳香的咳嗽

(责任编辑:李显杰)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