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聚焦IPO | 大客户采购突增难改收入乏力趋势,通灵股份回款问题惹人担忧

06-21 证券市场红周刊
语音播报预计20分钟

红周刊 记者 | 刘杰

虽然大客户采购突增,但通灵股份的营收增长仍然显得十分乏力,令人担忧的是,该客户能否长期维持大额采购尚存在不确定性;巨额应收账款挂账是通灵股份另一堪忧的问题,其大量票据到期无法兑付,相关客户是否出现经营风险也需要公司解释清楚。

曾冲刺主板IPO折戟的江苏通灵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灵股份”)如今又转战创业板,然而通灵股份营收表现却已大不如前,2016年、2017年时,其营收增速还分别为14.82%、27.19%,但2018年至2020年,其要么营收负增长,要么增速为个位数,已陷入增长缓慢的境地。

值得注意的是,通灵股份表现平平的营收增速,还是靠着大客户采购爆发得以维持的,而该客户的大额采购能否长期维持也令人担忧。此外,其应收账款快速增加,而且出现大量票据到期无法兑现的情况,相关风险不容小觑。

大客户采购突增

难改收入增长乏力趋势

通灵股份近年来的销售情况并不乐观,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以下简称“报告期”),其分别实现营业收入7.55亿元、8.26亿元、8.43亿元,增速分别为-6.88%、9.33%、2.11%,处于增长缓慢的状态之中,这恐怕与2018年出台的“531”光伏新政不无关系。该政策出台之后,相关补贴退坡,导致光伏行业市场需求大幅缩减,而通灵股份主营产品为太阳能(000591,股吧)光伏组件接线盒,该产品实现的收入占营收比重在90%以上,产品结构极为单一,市场需求下滑,该公司的产品销售增长也出现了乏力的状况。

值得一提的是,通灵股份如此的营收水平还是在大客户采购突增下实现的,倘若没有大客户“及时雨”般的采购,其营业收入恐怕会更难看。

据招股书显示,通灵股份对前五名客户的销售比例分别为70.45%、68.47%、77.71%,存在一定的大客户依赖性。其中,其对2020年第一大客户的销售额,从2019年的9056.35万元增至2.31亿元,涨幅高达154.75%,而2018年时,对该客户的销售额还为1.03亿元,2019年减少后,又突然大幅增加,变化之大令人咂舌。

此事也引起发审委的问询,通灵股份在第三轮问询回复中解释称,该客户2020年组件出货量尤其是2020年下半年增长较大,从2019年的8.37GW提升至24.53GW,因此对光伏接线盒需求大幅增加。

据问询回复显示,通灵股份在2020年上、下半年对该客户的销售额分别为6531.50万元、1.65亿元,表明二者交易是在当年下半年才骤增的。值得思考的是,该客户需求量暴增的时间较短,前文也提到,2019年双方交易额下降,这或是客户自身采购需求缩减,也或是仅对通灵股份这一供应商采购缩减,但不难看出,二者交易额总体波动较大,因此后续该客户能否长期维持大额采购尚存在不确定性。

值得关注的是,2020年末,通灵股份对第一大客户的应收账款余额为1.81亿元,占当年二者交易额的78.33%,比例较高。对此,通灵股份表示,其给第一大客户的信用期较长,因此,2020年下半年来自该客户的含税营业收入的大部分均形成了应收账款。

通灵股份对该客户的信用期申请了豁免披露,具体周期无从得知,但据其披露,公司对主要客户的信用政策为“票到120天付款(含付承兑汇票)”和“票到90天付款(含付承兑汇票)”,承兑汇票到期期限以6个月为主。而从2020年下半年对第一大客户的销售额大部分构成应收账款的表述来看,通灵股份给该大客户的信用期很可能超过半年,且期限长于其他客户。

通灵股份给予该客户更为宽松的信用政策或是为了保证IPO期间有足够量的销售额,然而如此操作的后果则是公司需承受资金吃紧的压力,长期下去,恐会对其资金链造成不利影响。

应收账款逾期金额不低

据招股书显示,通灵股份存在巨额应收账款挂账的现象,这意味着其可能存在严重依赖赊销的情况。各报告期末,其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2.99亿元、3.54亿元、4.10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39.56%、42.90%、48.58%,其应收账款后两年增速分别为18.56%、15.63%,明显高于营业收入的增速,相

关占比呈不断攀升趋势。

通灵股份在招股书中将江苏海天、谐通科技、快可电子、中来股份(300393,股吧)、福斯特(603806,股吧)作为同行业可比公司,同期,前述可比公司的应收账款余额占营业收入比例的平均值分别为37.59%、32.21%、35.13%,可见,通灵股份的相关占比远高于行业均值,相比同行业公司,其收入的质量有所不及。过高的应收账款则意味着其大部分收入未形成资金流入公司,还停留在“账面富贵”阶段。

更重要的是,通灵股份的应收账款还存在大额逾期的情况,据第三轮问询回复披露,报告期内,其逾期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07亿元、1.05亿元、8466.80万元,逾期金额占应收账款余额的比重为35.64%、29.56%、20.66%,可见,部分年度有近三成的应收账款逾期,其回款压力不容小觑。

此外,与同行业结算方式不同的是通灵股份主要通过票据结款,报告期内,其通过票据收款金额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9.38%、83.10%、84.23%。同时,通灵股份各期末有大量的应收款项融资及应收票据挂账,金额分别为1.97亿元、2.49亿元、2.61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27.05%、30.80%、31.59%,而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平均值分别为22.09%、21.03%、16.79%,其这一占比同样也高于行业均值。

但此结算模式下,通灵股份出现了大量商业承兑汇票到期无法兑现的情况。据问询回复显示,报告期内,其出现无法兑现的票据的票面金额合计高达1.08亿元,其中逾期天数在60天至80天的居多,最长的达110天。此外,其还存在部分客户短期违约情形[延期兑付时间均在7天(含)以内],违约票据合计金额为5888.57万元。

值得关注的是,在票据逾期的客户中,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无锡尚德”)存在大量违约情况,截至2020年末,其票据延期兑付涉及金额超过2000万元。

那么,无锡尚德又是何许“人”呢?其实,在2018年、2019年,无锡尚德是通灵股份的第一大客户,通灵股份对其销售额分别为1.55亿元、1.29亿元,已经出现缩减,2020年,销售额再次缩减至8763.00万元,排名也跌落到第五大客户的位置。此外,无锡尚德首次出现票据逾期的情况发生在2019年11月,此后愈演愈烈,2020年其几十笔票据出现逾期。

虽然通灵股份在答复函中称,由于无锡尚德开具的票据期限较短,主要为3个月左右,从实际兑付情况来看,违约时间基本3个月以内,实际兑付周期总体可控,公司应收票据不存在较大的兑付风险。但其票据出现大量逾期,仍然令人担忧,该大客户是否出现经营不善的问题?其对通灵股份会产生多大影响?对此,恐怕还需要通灵股份披露更多信息。

通灵股份存在大量应收账款,且出现了逾期的情况,使得其“回血”能力越来越弱,资金链逐渐承压。报告期内,通灵股份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76亿元、-125.79万元、1124.34万元,总体呈大幅减少趋势,与净利润严重背离。面对资金压力,其本次募投项目中有2.50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占比为29.77%, 但依靠外部“输血”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若不改善自身回款情况,其未来经营情况难免令人担忧。

采购现金流存疑

招股书显示,通灵股份2019年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2.37亿元 (如附表),占采购总额的比重为40.34%,故可推算出采购总额为5.88亿元。考虑到当年增值税税率自4月起,由16%下调至13%,选择按月平均计算,推算出其含税采购金额约6.69亿元。根据财务勾稽关系,该部分采购金额应体现为相关现金流的流出及经营性债务的增减。

聚焦IPO | 大客户采购突增难改收入乏力趋势,通灵股份回款问题惹人担忧

2019年,通灵股份“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金额为5.85亿元,由于预付账款变动额较小,无须考虑该因素影响,将上述现金支出金额与6.69亿元含税采购相勾稽,少了8407.53万元,理论上应体现为经营性负债的增加。

进一步来看,通灵股份2019年末应付票据、应付账款分别为2.01亿元、1.92亿元,两项共计3.93亿元,较上年同期仅增加了60.98万元,这较理论应增加额少了8346.55万元。

还需要注意的是,通灵股份在招股书中表示,当年其应收票据背书支付给供应商的金额为9639.43万元,该部分应收票据的减少并未产生经营性现金流出。但问题在于,若现金流中考虑该部分后,这又较上述理论金额多出了1292.88万元。若其票据背书金额是准确的话,那么这多出的一千多万元就很令人不解了。

2020年,通灵股份应收票据背书金额为1.11亿元,以上述同样的方式计算其当年的勾稽情况,发现其采购现金流支出仍比含税采购及经营性负债多出了一千多万元,背后的原因还需要公司进一步解释。

(本文已刊发于6月19日《红周刊(博客,微博)》,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