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3年毛利率降逾25个百分点 实朴检测闯关IPO

06-18 每日经济新闻
语音播报预计13分钟

3年毛利率降逾25个百分点 实朴检测闯关IPO

每经记者 朱万平 每经编辑 文 多

主打土壤和地下水污染检测的实朴检测技术(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实朴检测)正冲刺IPO,公司已经回复了监管的两轮问询,按照目前的节奏,预计不久后就将上会。

2020年,受益于疫情下医疗废水检测业务的增长,实朴检测实现营收3.6亿元,同比增长超过20%;不过同期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32%,公司出现增收不增利的状态。

近年来,实朴检测的毛利率持续大幅下降,由2017年的约72%降至2020年的约45%,短短3年便下降超过25个百分点,其中2020年相较2019年同比下降超15个百分点。毛利率持续大降的背后,折射出实朴检测的“护城河”不宽、核心竞争力不足的窘境。

公司2021年3月的招股书(申报稿)披露,实朴检测2017年向上海朔隆环境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朔隆环境)进行了采购。不过,启信宝显示,上海朔隆环境成立于2018年1月。这是怎么回事?

去年净利润下滑超三成

对国内检测行业而言,近年来不断有企业成功登陆资本市场,比如广电计量谱尼测试分别在前年和去年实现上市。“再算上华测检测(300012,股吧),这3家上市的检测领域公司,基本就是行业的龙头了。”一位检测行业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称。

与一众上市龙头相比,实朴检测的体量要小得多。2020年实朴检测营收为近3.6亿元,归母净利润不到4800万元。而同期华测检测广电计量谱尼测试营收分别超过35.68亿元、18.4亿元、14.3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超过5.78亿元、2.35亿元、1.64亿元,体量是实朴检测的数倍乃至近10倍。

不仅在体量上拼不过,实朴检测在业绩增长上也不如行业龙头。2020年,华测检测广电计量谱尼测试的归母净利润增速分别超过21%、39%、31%,而同期实朴检测归母净利润下滑超过32%。

在归母净利润业绩“逆势”下滑的背后,是公司毛利率的暴跌。2020年实朴检测的毛利率由2019年的60.43%降至45%左右,下滑超过15个百分点。而在2017年和2018年,实朴检测的毛利率还分别为71.95%、62.9%。也就是说,经过3年时间,实朴检测的毛利率已累计下降超过25个百分点。

竞争加剧导致单价下跌

对于毛利率持续下降,实朴检测在招股书中解释称,主要是受行业竞争加剧,公司检测服务价格降低的影响。招股书显示,2020年度,实朴检测的检测业务单价同比下降了19.05%。

“这两年检测行业内涌入了不少新的机构,竞争对手增多,使得部分检测服务的报价越来越低,而成本又降不下来,毛利率自然而然受到影响。”一位检测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

面对这种竞争大环境的影响,其他检测龙头的毛利率虽然也有所下降,但没有实朴检测降得这么厉害。

Wind资讯显示,2017~2020年,广电计量谱尼测试的毛利率分别降低约9个百分点、0.53个百分点;而同期,华测检测毛利率还上升了5.59个百分点。

“如果业务量够大,检测行业也是降成本的。简单来说,单样品上一次机(检测)的话,成本肯定要高;但如果多样品同时上一次机,出多个检测结果,平均下来,单样品的成本就降下来了。另外量够大的话,一些耗材的价格也可以和供应商谈了。”前述行业人士分析说。

上述情况也是实朴检测处于“尴尬”境地的原因。首先,量不够大成本难以降低。同时,新的竞争者不断涌入土壤和地下水检测细分领域,竞争加剧下,检测服务的价格越来越低。

对此,实朴检测将未来的希望寄托于行业的“马太效应”,其认为新增的竞争对手压低价格获取业务,不是长久之计,从长远来看,过低的价格无法保证盈利水平,将淘汰小规模实验室。

而上述行业人士却认为:“目前来看,检测行业离‘马太效应’还有一段距离,现在不是小机构退出的问题,而是有不少机构涌入的问题。”

数据显示,目前国内检测领域玩家众多,截至2020年底,全国共有检验检测机构近4.9万家,行业极其分散。

为何向未成立公司采购?

实朴检测的前身上海实朴检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实朴有限)成立于2008年,公司创始人和实控人为杨进、吴耀华。

创立实朴检测前,杨进在检测行业内摸排滚打了多年。招股书披露,2004年5月至2005年12月,杨进在澳实分析检测(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澳实分析检测)担任有机主管;2005年12月至2012年9月,杨进又在通标标准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标标准技术公司)相继担任质量主管、大客户经理等职务。

招股书披露,澳实分析检测和通标标准技术公司均为外资机构,这两家公司分别为ALS中国和SGS集团旗下公司,均为实朴检测的直接竞争对手。而ALS中国和SGS集团是国际领先的行业巨头,在土壤和地下水检测领域深耕多年。

2008年,杨进还在SGS集团旗下通标标准技术公司工作,担任大客户经理等管理职务。此外,杨进又在这一年创立了实朴检测,与“老东家”展开正面竞争。

实际上,通标标准技术公司对杨进早有“防范”,此前该公司与杨进便签署了《劳动合同》和《竞业限制协议》,并约定杨进在离职后有为期24个月的竞业限制要求。而杨进创立实朴检测时,其所持50%的股权都是由其岳母王健新代持,这看似掩人耳目的行为,公司在招股书中解释为“为减少投入精力”。如今,实朴检测冲刺IPO,杨进称“老东家”知晓自己创办实朴检测的事实,双方不存在纠纷。

至于招股书中称“老东家”知道杨进创立了一家公司与其竞争,那么为何一开始还要选择代持的方式?通标标准技术公司一开始与杨进签订《竞业限制协议》不是多此一举么?

公司2021年3月提交的一版招股书显示,2017年实朴检测向上海朔隆环境进行了价值数十万元的采购。不过,启信宝显示,上海朔隆环境成立于2018年1月。这意味着,在上海朔隆环境尚未成立时,实朴检测便向其采购?

在该版招股书中,公司对此解释称,与上海朔隆环境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合作时间早于其成立时间的原因,系公司披露的与外包商合作时间包括了与相应劳务外包商的前身(原为“包工头”个人拥有的施工队)的合作时间所致。

(责任编辑:王治强)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