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全球股市财经头条新闻资讯

在“和讯”App 中打开

打开
本文来自 [新京报] 专栏
关注此专栏 随时随地乐享资讯
一键关注
首页 外汇

一文读懂外汇局发布会:人民币汇率升值影响几何?企业应如何应对

01-22 来源:新京报

1月22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介绍了2020年外汇收支数据情况,同时回应了外汇储备、人民币汇率、外资购债等热点问题。

关于人民币汇率下半年以来的升值,王春英表示,这是内外部环境变化的市场结果。对于企业来说,部分出口企业对人民币升值的感受可能会强一些,但是不同的企业之间也存在很大差异,很多企业表现出了比较强的适应能力和应对能力。企业要有正确的汇率风险管理意识,理性面对汇率涨跌,要认清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的大方向,把汇率波动纳入日常财务决策中考虑。。

2020年我国外汇收支情况如何?

银行结售汇呈现顺差 外汇储备规模基本稳定

王春英介绍,2020年,外汇市场平稳运行,国际收支基本保持平衡。我国外汇收支状况主要呈现五大特点。

第一,银行结售汇呈现顺差,跨境资金双向波动。2020年,银行结售汇顺差1587亿美元,银行代客涉外收支顺差1169亿美元,主要是由于我国疫情防控有力有效,稳步推动复工复产,对外贸易明显好于预期,进出口顺差增长,同时受全球疫情影响服务贸易逆差收窄。分阶段看,银行结售汇上半年顺差786亿美元,下半年顺差较上半年略增16亿美元;银行代客涉外收支一季度净流出260亿美元,二季度以来为顺差。

第二,售汇率稳中略降,企业外汇融资意愿总体稳定。2020年,衡量购汇意愿的售汇率,也就是客户从银行买汇与客户涉外外汇支出之比为65%,同比下降3个百分点。从外汇融资意愿看,一方面,截至2020年末,我国银行的境内外汇贷款余额较2019年末增加243亿美元;另一方面,进口海外代付、远期信用证等跨境贸易外币融资余额下降168亿美元。

第三,结汇率保持平稳,市场主体持汇意愿总体增强。2020年,衡量结汇意愿的结汇率,也就是客户向银行卖出外汇与客户涉外外汇收入之比为64%,与2019年基本持平。截至2020年末,企业、个人等主体境内外汇存款余额较2019年末上升640亿美元。

第四,企业套保比率上升,显示市场主体风险中性意识有所增强。2020年,企业套保比率为17.1%,较2019年上升2.7个百分点。

第五,外汇储备规模基本稳定。截至2020年末,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2165亿美元,较2019年末上升1086亿美元。外汇储备规模变化主要受汇率折算和资产价格变化等估值因素的影响。我国外汇储备是全球金融市场的重要参与者和负责任的长期投资者,按照市场化原则在国际金融市场开展投资,尊重国际市场规则和行业惯例,维护和促进国际金融市场的稳定与发展。关于黄金储备,黄金兼具金融和商品的多重属性,一直是各国国际储备多元化构成的重要部分。我国的黄金储备在调节和优化国际储备组合的整体风险收益特性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王春英表示,近年来我国国际收支已经逐步走向了自主平衡,既不会只有顺差项目,也不会只有逆差项目,总体呈现了有进有出、均衡发展的格局。

如何评价2020年外汇市场运行情况?

总体稳定,弹性增强 未来仍需关注疫情冲击导致的衍生风险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给世界经济造成了严重冲击,国际金融市场波动加剧。美元指数最高和最低的波动幅度在15%。人民币汇率整体呈先贬后升走势,5月底跌至7.17,下半年快速升破7关口,年底回升至6.5水平。

2020年下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回升的原因有哪些?王春英表示,这是内外部环境变化的市场结果。从国内看,中国的疫情防控形势持续稳固,经济逐步向常态恢复,外贸、投资、消费指标都稳中向好,货币政策保持正常化。同时,金融部门对外开放进程不断推进,人民币资产对外资的吸引力增强,这些都对人民币汇率形成了支撑。从国际上看,发达国家的疫情还在蔓延,经济表现疲弱,美元指数快速回落,总体处于近几年来的低位,非美元货币对美元总体普遍升值,这些都是人民币回升的主要原因。

如何评价外汇市场2020年运行情况?王春英表示,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总体保持基本稳定。2020年以来,随着国内外宏观环境和市场情绪的变化,人民币汇率波动增强,年初有所升值;随着疫情暴发,有所贬值,最低跌破了7.1;但随着我国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开始好转后升值,最高升破了6.52。所以从全年综合情况来看,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中间价平均值是6.8974,与2019年平均值(6.8985)基本持平。

再从汇率弹性看,2020年人民币对美元的一年期历史波动率是4.2%(通常可以通过历史波动率来看汇率弹性),同期欧元和日元的历史波动率是8%,英镑是11%,和其他的主要货币相比,人民币保持了基本稳定。2020年人民币弹性4.2%与2019年比提高了0.4个百分点,但与欧元、日元、英镑这些主要货币相比,人民币还是保持了相对稳定,巴西雷亚尔波动率是21%。无论是从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的情况来看,还是从国际收支基本平衡的格局来看,可以发现一个事实:当前人民币汇率处于合理均衡区间,既不会只升不贬,也不会只贬不升,这也是主要货币的共同特征。2020年,从境内外远期以及期权市场来看,人民币汇率预期总体也保持稳定。

2021年外汇市场将会如何变化?王春英表示,未来外汇市场将进一步巩固和呈现总体平衡、双向波动的特征。首先,中国正在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会促进内需和外需、进口和出口、对外投资和吸收外资协调发展。其次,坚定推动金融市场高水平双向开放,提高跨境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水平,为跨境资金双向自由均衡流动创造良好的政策环境。第三,外汇市场的基础设施建设不断完善,保持比较高弹性的人民币汇率,在未来将充分发挥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的作用。

不过,王春英也表示,从国际环境来看,今年全球经济有望稳步复苏,但不稳定不确定性的因素依然较多,疫情冲击导致的衍生风险也不容忽视,国际金融市场动荡可能还会存在,可能会加大中国外汇市场的波动。

如何看待人民币汇率升值对企业的影响?

部分企业表现出较强的应对能力 企业需树立正确的汇率风险管理意识

关于人民币升值的影响,王春英表示,从微观个体来看,人民币汇率升值对企业进口、对外投资和个人用汇来说是有一定好处的。部分出口企业对人民币升值的感受可能会强一些,但是不同的企业之间也存在很大差异,很多企业表现出了比较强的适应能力和应对能力。

具体来看,当前中国还在弥补全球的产出缺口,这不仅体现了国内复工复产带来的相对优势,同时也满足了全球抗疫的需要。有一些出口产品涉及到原材料和半成品进口,人民币汇率升值影响在企业内部可以部分对冲。有一部分外贸企业进行了套期保值,可以规避汇率风险。外汇局调查了解到出口企业中有一部分是以人民币或者欧元等非美货币做结算,人民币对美元升值,对这类企业的影响是有限的。综合来看,我国对外贸易和国际收支运行都表现出了比较强的韧性,没有改变经常账户保持合理顺差格局。人民币升值也没有改变我国跨境资本流动有进有出、总体均衡的局面。

从企业角度来看,王春英表示,企业要有正确的汇率风险管理意识。人民币汇率出现比较大波动的时候,总会有一些受到不利影响的企业有抱怨。中国的外汇市场已经具备了国际成熟市场的基础产品体系,调查显示,多数企业认为,中国外汇市场的衍生产品总体是够用的,对新品种的需求其实并不是很迫切,主要的问题是对衍生产品不了解和不会用。人民币汇率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双向波动是非常自然的特征。所以,作为企业的经营者,尤其是决策者,要认清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的大方向,把汇率波动纳入日常财务决策中考虑。

2020年企业的套保意识已经有所上升,套保比率是17.1%,比2019年上升了2.7个百分点。有部分企业对汇率风险高度重视,采取了很多积极有效的措施,比如在商业合同中增加汇率波动、重新定价的条款,采用多种货币结算,分散汇率波动风险;部分外资企业对于超过100万美元的汇率风险敞口都有非常明确的管理策略。王春英表示,正确的汇率风险管理意识主要有几点,就是立足主业,理性面对汇率涨跌,审慎安排资产负债的货币结构;合理管理汇率风险,以保持财务状况的稳健和可持续为导向,而不以套保的盈亏论英雄。

从银行的角度来看,需继续完善对企业汇率避险需求的服务和供给。不少企业反映,基层银行不能很好地指导当地企业进行避险保值操作。部分基层银行反映,因为外汇衍生产品专业性非常强,人员培养周期比较长,盈利比较低,所以部分银行不太愿意过多投入资源。另一方面,也有些银行分支机构花了几年时间在分行层面培养了6-7个人的团队,去为当地几百家企业提供贴身服务。银行不仅在总行层面要做好产品设计、风险控制,也要考虑在基层为企业量身定做有效的汇率风险管理策略,打通汇率风险管理服务供给的“最后一公里”。

王春英表示,外汇局也会继续创造条件支持企业管理汇率风险。这些年外汇局在丰富外汇市场的交易品种、扩大参与主体、优化基础设施方面开展了一些工作。从去年整个外汇市场交易量是30万亿美元,其中60%是外汇衍生品交易。参与外汇衍生品交易的银行日益增多,外汇局已经批准了518家银行对客户提供即期人民币外币兑换服务,105家银行提供外汇衍生品交易服务,种类包括大中小型和中外资银行,服务范围覆盖了几乎全国所有地区。外汇局将会配合人民银行,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基本稳定的基础上,继续推进外汇市场深化发展和对外开放,提升外汇市场的广度和深度,支持企业管理好汇率风险。

如何评价2020年外资购买境内债券的情况?

境外稳健型投资者是主力 人民币资产避险属性为主因

2020年债券市场是外资流入我国一个非常重要的领域。根据外汇局的统计,2020年外资净增持境内债券规模1861亿美元,年末余额达到5122亿美元。

王春英介绍,境外央行等稳健型投资者是持有境内债券的主力。近年来,随着人民币国际化不断推进,人民币国际储备货币的属性有所提升,境外央行配置人民币债券的需求持续增大,境外央行一直以来都是增持境内债券的主力。2020年全年境外央行类的投资者净持境内债券471亿美元,近五年平均值是411亿美元。从存量看,到去年底,境外央行类的投资者持有境内债券余额2637亿美元,占比51%。所以,稳健型的投资者占比是过半的。

外资投资表现出追求稳定收益的特征,以购买低风险债券为主。去年外资净增持我国国债936亿美元,年末余额是2910亿美元;净增持境内银行债783亿美元,到去年底的余额是1846亿美元,二者存量的合计占外资持有我国债券总量的93%。另外,外资在境内债券市场成交也是比较稳定的。1-11月,债券通项下每个月成交的金额大体都在4000亿人民币左右,没有跟随形势的变化有特别大的波动。此外,外资在中国债券市场的余额占比和成交量占比都是3%左右。

外资持续流入债券市场的原因是什么?王春英表示,中国中长期经济发展前景良好,这是外资青睐境内债券市场的主要原因。在疫情的背景下,中国经济基本面率先实现了修复,货币政策保持了稳健,我国债券的收益率在全球主要国家中表现相对突出,人民币资产在全球范围内表现出一定的避险资产属性,这都是吸引外资进入境内债券市场的最主要因素。另外,这些年金融市场对外开放进入了快车道,债券纳入彭博巴克莱等主要国际指数,债券形式的人民币资产成为境外投资者配置的重要标的。当前属于外资增配建仓期,所以大家看到外资流入多一些,未来会进入到稳定发展期。

从前面几个方面看,中国金融市场持续对外开放,债券市场仍然是相对稳定的外资投资渠道,全球投资者也需要配置人民币资产。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顾志娟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陈荻雁

(责任编辑:张洋)

推荐频道

标签推荐

请使用底部浏览器自带功能分享

分享至

微博

QQ

朋友圈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