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创作官首页

信邦智能两度被收购未成,业绩依赖子公司和日系客户

信邦智能两度被收购未成,业绩依赖子公司和日系客户

文:权衡财经研究员 钱芬芳

编:许辉

被收购的方式走上资本市场,是众多规模较小的企业选择上市的方式,如2016年12月19日奥特佳披露公告,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交易方式收购一家公司100%的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2017年6月24日,科新机电也披露公告拟收购一家公司51%以上股权。两者的收购对象都是同一家企业,主要提供汽车焊装、总装及动力总成工艺领域的解决方案。

这家公司即为广州信邦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信邦智能),在两度被收购未竟后,拟独立IPO创业板上市,保荐机构为中信证券,将于6月24日即明日迎来上会大考。本次发行的股票数量为不超过2,756万股,发行股数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拟募资6.86亿元用于高端智能制造装备生产基地建设项目、智能制造创新研发中心项目、信息化升级建设项目。

信邦智能此次IPO或面临不少问题,股权集中,关联方存多起资金拆借;业绩下滑,毛利率波动,依赖控股子公司日本富士;前五大客户变动大,日系品牌占比高;关联方采购金额大;存货余额较大,跌价准备金额递增;研发费用率低于同行;曾受海关处罚。

股权集中,关联方存多起资金拆借

信邦智能设立于2005年7月,其前身为广州信邦汽车装备制造有限公司,由信邦集团、信邦远东以货币出资设立,设立时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信邦智能的实际控制人为李罡、姜宏、余希平三人,其中姜宏、余希平为夫妻;李罡配偶姜英与姜宏为兄妹关系。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李罡先生通过信邦集团、横琴信邦、共青城国邦、共青城信邦共间接持有信邦智能50.50%股份,姜宏先生通过信邦集团、共青城国邦、共青城信邦共间接持有信邦智能23.33%股份,余希平女士通过信邦集团、横琴信邦、共青城国邦、共青城信邦共间接持有信邦智能10.30%股份,三人合计持有信邦智能84.13%股份。

最近2年内,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均为信邦集团,信邦集团直接持股比例始终不低于43.05%,能够对公司形成控股地位;李罡、姜宏、余希平的合计持股比例在83.89%以上,一直处于控股地位,且李罡一直均为公司的间接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超过50%。2019年和2020年现金分红金额分别为2,000万元和2,700万元。

报告期内,信邦智能子公司向信邦集团租入上海市浦东新区桃林路18号A座1108室,每年租金为3.24万元;向信邦集团租入重庆市江北区港城东路8号2幢3-1室,每年租金为2.59万元。报告期内,信邦集团曾为信邦智能提供担保,曾与信邦智能存在资金拆借的情形。2018年,公司向信邦集团累计拆出资金450万元,未计利息。

信邦智能两度被收购未成,业绩依赖子公司和日系客户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信邦智能将收到的银行承兑汇票背书转让给珠海国机,转让金额100万元,该等背书无真实交易背景。

业绩下滑,毛利率波动,依赖控股子公司日本富士

信邦智能专注于与工业机器人相关的智能化、自动化生产线及成套装备等的设计、研发、制造、装配和销售,业务范围聚焦于汽车、汽车零部件等行业。2018年-2020年,其营业收入分别为6.92亿元、6.21亿元和6.2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79亿元、0.9亿元和0.71亿元。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0.3%,2020年同比增长不足1%,净利润在0.7亿元-1亿元之间波动。

值得注意的是,信邦智能报告期内的利润超过50%源于控股子公司,特别是控股子公司日本富士,日本富士2018年-2020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18亿元、3.49亿元和2.9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878.58万元、5,260.36万元和3,368.84万元,日本富士的营业收入占公司合并报表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0.44%、56.30%和47.55%,日本富士的净利润占公司合并报表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74.84%、58.36%和47.52%。最近三年,日本富士的营业收入及净利润金额呈下降的趋势。

信邦智能两度被收购未成,业绩依赖子公司和日系客户

2018年末-2020年末,公司存放于境外的货币资金折合成人民币分别为1.48亿元、1.53亿元和2.34亿元。信邦智能将货币资金存放在日本的金额分别为1.05亿元、0.82亿元和1.56亿元,公司称,主要原因系:一方面,日本富士主要经营汽车焊装生产线集成设计业务,具有定制化非标生产的特点,项目规模大,建设周期长,需要充足的资本支持。日本富士主要采用日元作为本位币,在公司境外经营、境外销售占比较大的情况下,汇率若持续出现较大波动,将影响公司经营业绩。

信邦智能的主营业务中,工业自动化集成项目是公司最主要的业务,报告期各期,公司工业自动化集成项目业务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78.66%、71.97%和74.31%。

信邦智能两度被收购未成,业绩依赖子公司和日系客户

2018年-2020年,信邦智能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6.20%、31.69%和28.32%,毛利率存在一定波动。此外,公司的市场占有率约1.81%至2.00%,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市场占有率区间为1.36%-8.87%。

前五大客户变动大,日系品牌占比高

信邦智能的客户主要包括日本丰田、日本五十铃、E.Magna、东风日产、广汽集团、广汽丰田、广汽本田、汉腾汽车等众多汽车制造及产业链相关企业。2018年-2020年,公司前五大客户收入合计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2.89%、58.14%和45.17%,占比相对较高。其中,前五大客户中那电久寿为公司2018年第二大客户、2019年第一大客户及2020年第二大客户,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11.18%、36.28%及10.00%,占比较高,未来客户集中度将可能进一步上升,对公司的收入和利润稳定性构成一定的不利影响。

此外,权衡财经注意到,2018年信邦智能的第一大客户日本铃木,销售收入为1.54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比重为36.87%,然而到了2019年在公司前五大客户名单中却找不到日本铃木的影子;2019年同样消失在信邦智能前五大客户名单中的还有E.Magna,2018年,来自该客户的销售收入为6,980.51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比重为16.69%。

信邦智能两度被收购未成,业绩依赖子公司和日系客户

信邦智能给出的解释是,日本富士2019年及2020年与E.Magna未再发生交易系基于自身项目利润水平考量导致报价没有明显竞争优势及经营发展战略考虑等所致。

公司客户主要集中于日系品牌及相关供应链,对日系汽车厂商的收入金额分别为4.48亿元、4.93亿元和4.24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64.73%、79.43%和67.74%。若公司不能拓展其他品牌,则对公司的降低客户集中风险及扩张市场规模形成一定制约。

信邦智能两度被收购未成,业绩依赖子公司和日系客户

关联方采购金额大,存货余额较大,跌价准备金额递增

信邦智能主要原材料为单机装置类、机械类及电气类等,2018年-2020年公司直接材料占营业成本的比例分别为77.42%、79.65%和78.68%,占比相对较高,原材料价格波动对公司生产成本的影响较大。公司主要原材料单机装置类、机械类的上游行业为钢铁等大宗金属市场价格影响较大。

上海艾斯迪克由信邦智能与日本艾斯迪克合资设立,双方各占50%的股权,2018年-2020年,公司向上海艾斯迪克采购金额分别为1,853.76万元、3,240.06万元和2,662.22万元,占公司采购总金额的比例分别为4.87%、7.80%和7.72%。报告期内,公司向日本艾斯迪克采购金额分别为1,557.82万元,1,286.01万元和1,788.72万元,分别占公司采购总金额的比例分别为4.09%、3.09%和5.18%。

信邦智能两度被收购未成,业绩依赖子公司和日系客户

2018年末-2020年末,公司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2.76亿元、3.17亿元和2.36亿元,占公司流动资产的比重分别为43.70%、45.17%和34.22%。报告期内,公司存货周转率分别为1.66、1.42和1.57,低于同行均值1.81、1.69和2.08。

信邦智能两度被收购未成,业绩依赖子公司和日系客户

报告期内,公司资产减值损失包括坏账损失、存货跌价损失和票据资产减值损失。2018年末-2020年末,公司存货跌价准备余额分别为58.41万元、357.88万元和1,629.49万元,其中2019年末和2020年末,跌价准备金额较大且存在进一步发生存货跌价的风险。

2019 年,信邦智能的大额存货跌价准备主要系公司的客户东风雷诺汽车有限公司(简称"东风雷诺")于 2020年4月14日宣布进入破产重组程序,且其财务状况欠佳,资不抵债。公司根据东风雷诺的财务状况,对销售给东风雷诺的存货计提 80%的存货跌价准备,即产生301.80万元的资产减值损失;2020年,公司存货跌价损失主要系2020年以来因客户汉腾汽车经营困难,公司以对汉腾汽车合同负债的账面价值作为汉腾汽车相关项目所涉及的存货的可变现净值,并按照存货成本高于可变现净值的差额计提存货跌价准备1,444.73万元。

信邦智能两度被收购未成,业绩依赖子公司和日系客户

研发费用率低于同行

截至2020年12月31日,信邦智能共有技术研发人员157人,占公司总人数比例为43.73%。公司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78%、2.57%及2.60%,同行可比公司研发费用率平均值分别为3.64%、4.5%和5.36%,公司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公司称,主要系公司账面上的研发费用均为国内主体产生,子公司日本富士以业务执行及客户订单需求为导向的带有研发性质的活动产生的经费计入了项目成本,因此合并口径的研发费用占比较低。

信邦智能两度被收购未成,业绩依赖子公司和日系客户

报告期内,信邦智能及其子公司存在2起单笔罚款在1,000元及以上的行政处罚,信邦智能曾因向海关申报不实被处罚款2.55万元;因广州富士2019年7月16日木质包装未办理检验检疫手续,广州白云机场海关对其处以罚款1,000元;2020年7月10日,因昆山富工工作人员失误,昆山富工的住所等海关注册登记内容发生变更后未及时向注册地海关办理变更手续,昆山海关对昆山富工处以警告。

被收购未成,独立IPO并走到了上会环节,信邦智能在汽车行业增长见顶并激烈竞争的情况下,如此给投资者一个明朗的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