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创作官首页

好未来市值狂泻2800亿,高瓴跑得最快,大摩被套山顶


今年喜提“最佳跑步运动员”的,除了潘石屹,还有高瓴。


好未来暴跌74%,高瓴高位精准减持

 

今年以来,K12校外培训机构监管持续收紧,关于教培机构将迎来“大整顿”的消息不绝于耳。

 

5月,“双减”文件获得深改委审议通过,将全面规范校外培训机构;6月,教育部成立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将大幅禁止超纲补课、提前教学。

 

与此同时,教育部正在推行延长学生在校时间。教育部遴选了23个义务教育课后服务典型案例进行推广,还明确要求课后服务结束时间,不早于当地普遍的正常下班时间后半小时。

 

这意味着,假设我们6点半下班,那学生就得在学校待到7点以后。以前孩子3点多放学后没地去,只能送培训机构的问题,也解决了。

 

为此,教培行业的龙头好未来,也就是大家经常说的学而思,股价连续暴跌,截至6月21日收盘报23.25美元/股,对比今年的高点90.96美元/股,已经暴跌74%;不到4个月时间,市值蒸发436.7亿美元,折合成人民币为2825亿元,投资人关灯吃面,欲哭无泪。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一波暴跌之前,高瓴成功实现了高位精准减持。

 

高瓴,是国内领先的资管机构,截至去年6月,其管理规模已超650亿美金,其中有300亿美金投资一级市场,另350亿美金投资二级市场。创始人张磊也是赫赫有名,本科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硕士毕业于耶鲁大学,曾在耶鲁捐赠基金工作。

 

5月17日,高瓴资本向SEC披露的2021Q1持仓报告显示,其在第一季度直接清仓好未来。

 

曾经,好未来是高瓴在美股的第一大持仓股。

 

早在2014年四季度,高瓴就开始建仓持有好未来,买入均价在31美元左右;2019年初,其还直接参与好未来5亿美金的定增;到2019年底,好未来依然是高瓴的第四大持仓股,持有1146万股。高瓴的创始人张磊还曾放言,教育是永远不需要退出的投资。

 

不过,到了2020年四季度,高瓴资本就开始大规模减持好未来,持股只剩下405万股,好未来下滑到高瓴资本的第13大持仓;2021年一季度,高瓴资本直接全部清仓好未来所有股份。根据易简财经分析,高瓴资本整个投资收益至少是2倍。

 

高瓴资本教育美股明显变动情况

 

高瓴这跑步离场的速度和精准度,让行业震惊。

 

业内人士对易简财经表示,其实今年年初的会议和新闻,都在说限制k12,普通投资者看到新闻不当一回事,但是高瓴这样的投资者却会果断清仓,这就是差距所在。

 

大摩站在高高的山岗上

 

Wind数据显示,好未来持股5%以上的股东,大摩赫然在列。

 

截至今年2月12日,摩根士丹利持股1682万股,到3月31日增至2956万股,站在高高的山岗上被牢牢套住。

 



大摩居然在监管持续加强的2-3月之间,大幅增持了好未来,这波操作有点迷,大概是美国投行离得太远,不太了解国内的政策情况吧。

 

同样持股5%以上的机构股东,还有瑞银集团,以及英国的一家投资公司Baillie Gifford,他们都站在难以解套的山峰上。

 


 张邦鑫身价缩水近249亿元

 

损失更惨重的,是好未来的创始人张邦鑫。

 

公开资料显示,张邦鑫,本科毕业于四川大学,硕士毕业于北京大学。

 

张邦鑫与好未来的结缘,始于2001年,那时他刚考上北大研究生,为了赚生活费给中学生补课,后来还在网上搞了个论坛,把自己的教学心得放在上面。不到3个月,论坛就火了。

 

整个研一,张邦鑫白天做六、七份家教,晚上维护网站。到了2003年8月,他干脆在北大旁边租了一个12平米的办公室,连同一个破沙发、一台电脑、一个破柜子,正式开始“学而思”的创业生涯。

 

2007年,张邦鑫拿到第一个千万美元的融资;2010年,年仅30岁的他赴美敲钟,成为纽交所最年轻的敲钟人;3年后,张邦鑫问鼎中国“教育首富”,身价超俞敏洪2.5倍。

 

张邦鑫这一路走来,可谓顺风顺水,没想到在2021年栽了个大跟头。

 

Wind数据显示,张邦鑫这一年的持股数量基本没有太大变化,按其2021年3月31日的持股数量5679万来计算,相比今年最高点,他已经损失大概38亿美元,折合成人民币近249亿元。

 

上周五,汇丰银行还下调了好未来的评级,由“买入”下调至“持有”,该行分析师Charlotte Wei称,中国教育的监管风险比预期的要严重。

 

此前,还有另外两间大行下调该股评级,摩根士丹利将好未来评级从“增持”下调至“减持”,目标价从75美元下调至21.50美元;花旗也下调该股评级至“卖出”。

 

跑得这么快,还是时间的朋友么?

 

对教培机构监管的持续收紧,意味着三胎配套政策开始逐步出来了,教育行业资本化也即将结束了。

 

在鼓励生育的背景下,未来国家会将婚嫁、生育、养育和教育作为整体考虑。在这个大前提之下,不管是基础医疗、基础住房还是基础教育,都将变成微利行业。前段时间医疗集采杀价,房地产企业抱怨利润很低,大家应该都看到了,只是现在轮到教育行业了。

 

不久前,高瓴创始人张磊,写了一本《价值》,收获无数点赞,一句“做时间的朋友”,风靡资本圈。张磊曾经说过,流水不争先,争的是滔滔不绝。短期是不是跑到第一,跑到前面,没那么重要,关键是你能不能滔滔不绝。

 

所以,这回高瓴在“好未来”上演的快进快出和“精准式清仓”,可见做 “时间的朋友”也不能教条主义,当发现整个行业都面临大洗牌,赶紧跑路才能成为时间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