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全球股市财经头条新闻资讯

在“和讯”App 中打开

打开
本文来自 [和讯名家] 专栏
关注此专栏 随时随地乐享资讯
一键关注
首页 商学院

渶策资本胡斌:持续看好消费互联网与技术赋能的产品升级

2020-09-22 11:47 来源: 和讯名家

渶策资本胡斌:持续看好消费互联网与技术赋能的产品升级

渶策资本胡斌:持续看好消费互联网与技术赋能的产品升级

  有创新精神,还有点文艺青年气质。

渶策资本胡斌:持续看好消费互联网与技术赋能的产品升级

  文丨猎云网 ID:ilieyun

  作者丨李彤炜

  2011年,胡斌与知乎创始人周源在海淀区图书城附近的一家咖啡馆见面。周源告诉胡斌,他决定接受开复老师的天使轮投资。随后,二人乐此不疲地探讨了知乎可能出现的未来。彼时,知乎还只是一个概念,2000名用户,远远没有现在聚焦领域甚多,用户甚广。

  胡斌晚上回去抱着手机,玩儿了知乎一整夜,觉得它能火,“这事儿靠谱,得支持”。后来,胡斌促成了启明创投支持了知乎的A轮融资。

  “早期投资就像初恋”,胡斌花了很多时间研究,在他眼里,还有很重要的一点:相信的力量。最早期时,他就认为,只要知乎能够形成文化内核,这件事必成,“你会发现你要特别矫情地去讨论一个问题,就得在知乎上,不是微博,不是微信,就得去知乎”。如同胡斌在B站最早期时对它的关注。

  B站初创时,一天,创始人徐逸给他打电话,有些犹疑,“我觉得这事就是小众生意,做不大。”胡斌说,“这不是小众生意,文化内核形成了,就会扩大,因为文化认同感会扩张。”

  投资人需要一个必备的本领:预测。还未加入启明的胡斌,做过空中网的创始副总裁。他回忆自己当时有过一次闲聊之中的一语成谶,2007年,苹果手机第一代产品iPhone面世,那时候办公室里的同事们还对黑莓与诺基亚爱不释手。胡斌就说,“这玩意儿以后会被淘汰。”同事回应,“这全键盘手机多好用,怎么可能?”多年来,胡斌对新鲜事物保持着好奇心,不断思考、探索的经验培养了他的嗅觉。

  在胡斌的投资生涯中,他参与投出了知乎、B站、多盟、云知声、内瓦网等项目。2019年7月1日,渶策资本成立,甘剑平与胡斌作为创始合伙人,首支基金募集到3.52亿美元。到现在为止,渶策已出手不少项目,2020年已投出翼鸥教育、天天鉴宝、胖虎科技、圆心科技、十荟团等近10个项目。

  人货场重构衍生很多机会

  渶策资本坚定看好消费互联网,尽管大部分投资机构已经从To C转到To B。近年来,人口红利一词被屡屡提出,消费市场发生着新一轮的市场更迭,过去无论是产品、品牌的市场发展布局,还是移动互联网的创新,都主要依托于中国庞大的人口红利,人口红利时代渐进尾声的呼吁甚嚣尘上。事实也近乎如此,在移动互联网领域,能够满足消费者工作、生活、休闲、娱乐等需求的领域,都已被各种丰富的移动应用所占据,用户市场趋近饱和。

  胡斌认为,在大消费领域,永远不乏机会。消费的概念本质上由三个方面构成:人、货、场,而消费升级的场景一定发生在人、货、场任意一端或者几端的重构。例如:天猫、京东、拼多多依靠自己的超级App,较长时间之后积攒出许多用户,他们的消费场景在自己的App中发生,也由此因占领用户心智与培养用户消费习惯带来了巨大的改变。

  胡斌坚信,这三端可以以不同形式重新组合,消费场景的升级带来的就是商业价值。在大消费领域,永远不乏机会。

  十荟团是人、货、场重构的典型案例,也是胡斌坚定看好、持续跟投的项目。2018年1月,还在启明创投的胡斌支持了十荟团的天使轮融资。2020年5月,渶策资本投了十荟团C轮。

  十荟团是典型的人、货、场重构案例。其人群集中在三、四线城市左右,这些人群有两个特点:第一,对价格敏感;第二,同一线城市消费人群的需求不一样,一线城市消费者需要快速及时到达,三四线城市很多用户不需要类似一小时送到服务。这便衍生出新的消费场景:近距离、社区式、熟人销售、帮助选品。

  作为一个社区生鲜团购电商平台,十荟团以社区为切入点,瞄准家庭日常消费场景,消费品包括生鲜美食、生活用品、家居用品等,现在已经覆盖了华北、华东多个城市。十荟团的团长有宝妈、社区退休人员、内部主播等,胡斌说,“比如你组的团是宝妈,那你就都卖婴儿用品,团长想卖什么就可以卖,公司也会让利。”

  疫情也让其大放异彩,2020年2-3月份,十荟团新增付费用户数比1月份增长了4-5倍,老用户购买频次约为每个月10次。到今年4月,十荟团的月GMV达到6.5亿元,日订单峰值达到160万单。

  十荟团陈郢对胡斌的第一印象是亲和力,胡斌第一次见陈郢时问,“你一哈佛毕业的,去弄仓库,这事能行吗?”陈郢向他详细解释了货源与选品,让胡斌印象深刻的是陈郢兴高采烈地告诉他,还是泰国的椰子最好吃,因为他们团队吃遍了很多地方的椰子。

  胡斌谈到第一次见陈郢时留下的深刻印象。陈郢会对自己感兴趣的话题滔滔不绝,在与陈郢不断接触的路上,胡斌觉得“这人必成”。他最佩服陈郢的情怀与魄力,这个从哈佛归来的小镇青年将小镇作为主要市场,而且具有自我不断更迭的能力,十荟团是有好东西内部主动孵化而来的,“陈郢不是VC推着走的,而是在原有模式做的不错的情况下,自己推倒,再来重建。你想啊,在一个舒适的范围内,你不会去想主动颠覆自己。”

  而在陈郢眼里,胡斌大局观好,不拘泥于短期和小节,“在胡斌作为投资人支持十荟团发展的这段时间,这种感觉被不断印证。业务上我会征求他的意见,他也会给我分享一些市场上的信息。”

  胡斌也曾是创业者,经历过公司创立、管理、经营等多个环节,他喜欢用创业者的思路去理解被投人,陈郢说,“这是一种创业者和创业者之间的认可。”

  其实,社区团购其实不新鲜。早在2017年前后,微信小程序的爆炸式增长使社区团购迎来行业风口。2018年起,10多家社区团购平台融资额累计超过40亿元。而后其布局逐渐归于沉寂,“合并”、“联盟”、“死亡”构成2019年下半年主题。

  十荟团就是在人、货、场的构成中不断细化拆分,找到了新盈利的商品品类,找到了合适的可以长期发展与覆盖的人群,切入了精准的产品与服务。

渶策资本胡斌:持续看好消费互联网与技术赋能的产品升级

  看好技术赋能的产品升级

  胡斌在乎一个新技术在实际场景中的应用是不是有现成需求,用户是否愿意买单,行业是否愿意买单,是否能够带来生产力的提升,而不仅仅是它科技含量本身。“要不然是to B去赋能,要不然to C带来产品升级。比如你今天跟我说有一个硬科技,something 特别伟大,如果在三年之内看不到它的应用场景,那我不会投。”

  胡斌以VR、AR技术为例,认为能投的前提是其技术必须足够成熟且内容层面能够解决用户的本质需求。胡斌说,“无论从C端还是to B产业赋能来讲,都不够清晰。但这并不代表他不看好这项技术,只是从VC投资角度,技术升级和产品升级不能达到一个度,就不会考虑。

  发布于2017年的在线互动直播教室ClassIn,通过视频、通讯、云存储等技术,老师和学生能够在远程实现媲美线下场景的课堂教学。这是胡斌讲到的技术赋能To C领域的一个典型案例。

  翼鸥教育在7月15日完成数千万美元的B轮融资,独家投资方为渶策资本。3月份,胡斌约翼鸥教育创始人宋军波聊,那时候,他们的在线互动直播数据跑得很快,多家投资机构都在约宋军波,但都被他拒绝了。宋军波承认,“疫情期间非常忙,不想把精力放在投资上,只想服务好客户。”

  胡斌打动宋军波的有两点: “第一,他对我们的研究不仅深入,还独到。竟然去问了使用我们产品的老师和学生,这一点很可贵,他知道我们产品的价值最终是要由老师和学生决定的。”宋军波回忆,“可能因为他的同学有留校当老师的,我们会讨论产品大学中的老师和专家是如何评价的,这一点很契合。”第二,胡斌与宋军波同为北大校友,二人有共同话题,“他是信科的,我是光华的,直觉上我们是有相同味道的人。”胡斌的独到眼光、敏锐嗅觉以及与宋军波契合的能力,使得渶策资本成为翼鸥教育本轮融资的独家投资方。

  在胡斌眼里,宋军波做事稳妥,按部就班。“我印象最深的是,在成立第一天,瓜总就为Classin之后的发展画好了图纸。”当时的宋军波结合教育的主要动作——教、学、练、测,将底层文档、社群建立、界面设置等内容一一做好,他还把当时的图纸拿出来给胡斌看。“胡总本来是学信科的,很多名词听得懂,ClassIn是技术门槛很高的产品,不敢说硬核,但有技术深度。当然底层逻辑是指引我前进的方向,我们很深入地聊了很久。”

  目前,北大、清华、中国科技大学,上海交大等数十所高校,以及人大附中、北大附中、北京四中等知名中学已开始在常态化教学中使用ClassIn。教育培训领域,包括新东方、好未来在内,营收过亿的培训机构中有70%已成为翼鸥教育的合作伙伴。ClassIn有来自全球35个国家和地区的6万个学校和机构客户,来自150个国家和地区的2000万月活个人用户。

  关于教育机构,胡斌认为,“疫情之下,改变太多,三省吾身,不如开好网课。教育OMO迎来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在线教育赛道是直接受益于疫情的,中国的在线教育市场是几千个亿,但线上率只有10%,新东方与好未来加起来所占市场份额也不到10%。

  “什么意思?这个行业还有大量的线上空间没有完成,行业头部的公司垄断根本谈不上很大的垄断,空间非常大。”To B领域的技术若能给C端带来很好的消费体验,“那就是渶策资本要出钱出力的地方。”

  玩儿乐队的投资人

  宋军波对胡斌的第一印象是“文艺气质”、“歌手”。

  还在北大时,胡斌就组过乐队。现在的他是大愚乐队的主唱,他坦诚,“我玩儿这个可能是另一个自我。”这几年,大愚乐队开场次数少,他觉得这是没有做出新东西来。谈到这两年大热的《乐队的夏天》节目,胡斌详细分析了刺猬乐队鼓手石璐打鼓多么厉害,也表达了希望更多年轻人、更多创新出现在大众视野中。“音乐如果还只是停留在过去20年,那没什么意义。反正到现在为止我没看到这方面的进步。”

渶策资本胡斌:持续看好消费互联网与技术赋能的产品升级

  在回答猎云网提出的“您认为自己与其他投资人有什么区别”这一问题时,胡斌考虑了一下。可能是玩儿乐队、做音乐带给他的敏感度,他说,“我骨子里有些人文情怀,创业者可能能够感知到这一点,在感性方面比较容易找到气场相合的人。”猎云网:“气场相合?”胡斌:“对,气场相合,因为钱大家都一样,你是说有啥区别对吧。”

  这一人文情怀很早就体现在他身上了。猎云网问胡斌,“你遇到过的印象深刻的挑战是什么?”胡斌的答案出乎意料。在他记忆中,那是职业生涯中第一个挑战。搜狐工作时,他刚23岁,已是产品经理。胡斌负责的部门中12个人要裁掉9个人,只能留下3个人。胡斌来决定谁被裁掉。“12个手下的年龄大部分比我大,就很痛苦,但是又必须做。那是我第一次明白负责的感受,读书的时候,我考得好就行了,剩下想干嘛干嘛,但现在不一样了。”

  也是因为体认到责任感,胡斌逐渐变得宽容,他开始欣赏各种各样的音乐,接纳曾经不爱的音乐形态;他也开始包容手下在工作上的一些失误。

  对于胡斌来说,玩儿乐队与投资、做企业还是需要分得很开。“如果你让我去类比的话,投资和做企业是特别严肃的事。我在22岁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我明白我就是要在企业里做CEO,我要当Manager。”他形容自己身上很重要的一面还是典型的理科生,会用非常线性、理性的思维去思考问题。

  做乐队时,胡斌对自己的要求就是有新东西,如果没有新的,那就没脸去演出。在投资中,更是。胡斌说,“我喜欢新东西,每天都会学习、接触各种技术与可能发展的领域,这是一种享受。”在他眼里,任何赛道、任何东西如果只是缅怀过去的话,就没有多大意义。

  胡斌与甘剑平组成渶策资本,二人互补。甘剑平说,“我们已经相识超过15年,他具备一线的本土企业管理经验。”胡斌眼里的JP是一个特别典型的华尔街精英式投资人,而甘剑平眼里的胡斌有创新精神,还有点文艺青年气质。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猎云网。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 王治强)
文末彩蛋:打开APP阅读文章,文末领取22元红包 未完待续,继续看

网站仅显示部分内容,请前往和讯APP阅读全文

确认 取消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