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全球股市财经头条新闻资讯

在“和讯”App 中打开

打开
本文来自 [蓝鲸TMT网] 专栏
关注此专栏 随时随地乐享资讯
一键关注
首页 商学院

徐峥流年不利:年初得罪院线,年中深陷“媒体职场pua”舆论漩涡

2020-09-19 08:56 来源: 蓝鲸TMT网

媒体和明星之间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关系呢?

媒体希望从明星身上挖料,而明星又想借媒体平台宣传,这种微妙的制衡关系总会因其中一方权力过高而打破原本博弈的平衡。

最近一篇豆瓣的爆料帖展示了其中的一种情况:报社主编疑为讨大明星开心将记者开除。

记者爆料徐峥团队访后改稿,并因此遭到领导职场霸凌

2020年9月18日,豆瓣网友蜉蝣发表了题为《为了哄大明星开心,报社主编把我开除了》的文章,截至目前原贴在豆瓣已有超过3500次转发,绝对算得上“豆瓣热文”,同时知名影评类自媒体反派影评也于今日在推文中转载本文,目前阅读量已突破10万+。

据蜉蝣所述,引发风波的报道是自己用好几个月时间费劲约到的独家专访,“约好主要谈年初那个‘院线片突然改网大’的事件”。

事实上,采访过程很不顺利,蜉蝣称,“徐某团队多次修改采访提纲、成稿后又几乎逐句修改。甚至截稿时间之后,其团队又反悔称不愿在标题和导语中再提之前‘背叛院线’的糗事,甚至不能提那部电影的片名。”

故事讲到这里,主角的身份也渐渐明晰。“背叛院线”、“徐某”,这些要素都指向了春节档期间撼动整个电影市场的《囧妈》事件,而导演兼主演正是徐峥。

徐峥流年不利:年初得罪院线,年中深陷“媒体职场pua”舆论漩涡

据蜉蝣介绍,自己的领导并没有保护记者的独家采访信息,反而以徐某好友的身份,直接按艺人团队意见修改后发稿,并在后续的私人谈话中要求自己在月底之前主动离职。蜉蝣称,自己后续采访和稿件全部临时叫停和不予发布,所有有采访的长文全部被以“沟通有问题”“被人利用”等各种理由打低分。

该文章在媒体行业引发不小争议,不少文娱记者均表示日常工作中经常遭遇“艺人改稿”事件,并对当事记者表示声援。但截至发稿前,徐峥方尚未就此事发声。

不想当影帝的导演不是好商人

虽然徐峥不愿意提,但2020年“背叛院线”这件事儿确实没办法翻篇儿。

疫情前,2020年春节档被寄予厚望,从陈可辛的《夺冠》,到陈思诚的《唐人街探案3》,再到被称为《哪吒之魔童降世》系列片的国漫电影《姜子牙》,各类电影悉数上阵,这其中还有首次参加春节档的徐峥。

《囧妈》是徐峥执导的“囧系列”第三部作品,前两部《泰囧》和《港囧》都曾在票房上取得巨大成功,所以《囧妈》从一开始就被市场看好。

2019年11月7日晚,欢喜传媒曾宣布就徐峥主导、主演的《囧妈》的保底发行权已与横店影视(603103,股吧)敲定相关协议,保底价最后定为24亿,且在影片上映之前横店影视就得支付欢喜传媒6亿元为保底发行价。

但天有不测风云,2020年新冠疫情的突然爆发让原本风生水起的“史上最强春节档”戛然而止。1月23日,原定春节档放映的七部大片接连官宣撤档。

万万没想到的是,一天之后,1月24日,字节跳动宣布,要请全国人民免费在家看《囧妈》!《囧妈》将于大年初一登录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抖音火山版等在线平台,并免费播放。

该新闻一时间惹怒了不少院线人士和同行,当晚,浙江影协、长三角电影发行放映联盟和23个院线/影管连发三封声明,抵制《囧妈》网播,认为这是破坏行业基本规则的行为。

虽然被安上了“背叛院线”的帽子,但《囧妈》网播却丝毫没有影响徐峥赚个盆满钵满。

据2019年3月1日的欢喜传媒公告,《囧妈》电影的制作成本总计2.17亿元。其中,光是徐峥个人获得的导演费、监制费、编剧费和演员费就合计达8700万元,占电影总成本的40%。

最终《囧妈》豆瓣评分5.9,我们无法依据此片来断定徐峥是不是好演员或好导演,但却可以确定他一定是个成功的商人。

从真乐道到欢喜传媒,徐峥的生意经

徐峥是上海人,从小就对戏剧特别感兴趣。

小学三年级徐峥就开始演舞台剧,第一个角色是小地主。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后,徐峥成为了一名话剧演员,他主演的话剧都是极其先锋艺术派的,他曾凭借话剧《股票的颜色》,获得第十届白玉兰戏剧奖最佳男主角奖。在话剧界,这是个含金量极高的奖项。他曾经以为自己就要在先锋艺术家这条路上走下去了,直到2000年他主演了《春光灿烂猪八戒》。

在电视剧圈摸爬滚打几年后,徐峥开始进军电影圈,并于2012年开始自编自导自演,尝试做起了自己的电影《泰囧》。但也是从那时起,徐峥开始了自己的“票房收割”之旅。

《泰囧》的制作成本是3000万,但最终票房高达12.54亿。此后复制《泰囧》成功路径的《港囧》虽口碑下滑,但依旧收获16亿的票房。

艺人达到一定高度后都会成为“资本”,徐峥也不例外。

2012年徐峥与妻子陶虹,经纪人刘瑞芳共同创立了北京真乐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据天眼查APP,徐峥是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他和妻子陶虹分别拥有真乐道51%和25%的股权,刘瑞芳持股24%。

徐峥流年不利:年初得罪院线,年中深陷“媒体职场pua”舆论漩涡

徐峥流年不利:年初得罪院线,年中深陷“媒体职场pua”舆论漩涡

除了徐峥的“囧系列”,不少爆款电影背后都有“真乐道”的身影。2018年真乐道文化作为第一出品方打造的低成本影片《超时空同居》截至目前收获9.03亿元的票房。同年《幕后玩家》与同期热门《后来的我们》撞档,以3.58亿票房落下帷幕,份额被大大挤压,但实际上徐峥也是《后来的我们》的投资人之一。

徐峥的“爆款概率”似乎总是比其他人更高。

但徐峥的商业步伐并不止于开一家内容公司,投几部爆款电影,他的触角早已伸向资本市场。

2015年5月13日,港股上市公司 21控股发布了一则公告,内容涉及认购新股份及更改公司名称等事项。21控股向认购方发行约17亿股股份,每股股份的发行价为0.4港元,认购价总额达到了约6.8亿港元。徐峥和宁浩赫然在认购人名单里,两人分别以1.75亿港元的价格获得了21控股扩大股本后的各19%股份,双双成为了21控股的大股东。

同时 21控股董事会建议将公司名称“21控股有限公司”改为“欢喜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这是欢喜传媒的前传。

此后欢喜传媒的导演阵容不断壮大,2016年欢喜传媒与王家卫、陈可辛两位导演签订了有关电影投资方面的协议,当年年底还宣布与顾长卫及张一白签订合作协议;2018年欢喜传媒与唯臻(该公司对张艺谋执导的影视作品有独家投资权)签订合作协议,合约期限为6年。

如今的欢喜传媒手握“导演天团”,切走了中国电影(600977,股吧)票房蛋糕的大半,盈利模式也渐渐跑通。

2019 年,欢喜传媒自上市以来首次扭亏为盈。财报显示,2019 年全年,欢喜传媒营收同比增长 366% 至 8.14 亿港元,净利润 1.05 亿港元。

时代潮水不断向前,流媒体平台对于电影行业冲击不小,当诸多影视公司还在思索如何获取高票房高排片时,欢喜传媒敏锐地将视角投向了互联网平台。

2020初,欢喜传媒和字节跳动“联姻”,网络巨头助力下,旗下“欢喜首映”流媒体平台2020年一月及二月活跃用户超过了1300万,用户增速喜人。

2020年9月5日B站大力投入合约4.5亿元人民币的认购金额,资料显示,入股后的B站手握欢喜传媒9.9%股份,之后双方将会在影视内容、流媒体等领域展开深度合作,欢喜传媒独家影视内容将会在欢喜首映和B站平台联合独播,B站也将在自身平台内设立欢喜首映专区。

在头条系和B站的双重加持下,欢喜传媒拥有强大的流量优势,在影视宣发互联网化的今天欢喜传媒似乎是那个真正面向未来的人。

但客观来看流媒体平台的商业模式难以支撑大制作、大体量的影片,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院线依然是电影发行的主要形式,那么因《囧妈》而惹怒院线的欢喜传媒未来还能获得好排片吗?

(责任编辑: 季丽亚)
文末彩蛋:打开APP阅读文章,文末领取22元红包 未完待续,继续看

网站仅显示部分内容,请前往和讯APP阅读全文

确认 取消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