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4月海外资本加仓648.59亿人民币债券背后:印度疫情恶化“点燃”避险投资热

05-10 21世纪经济报道
语音播报预计14分钟

随着美债收益率与美元指数双双回落,海外资本正迅速重返人民币债券市场。

5月10日,中央结算公司发布债券托管量最新数据显示,截至4月底,境外机构持有的人民币债券托管面额为32219.45亿元,较3月份环比增加648.59亿元。

此前,受3月美债收益率与美元指数大幅回升影响,当月外资仅增持人民币债券46.17亿元。

“4月海外资本迅速重返人民币债券市场的另一个原因,是美联储提前收紧货币政策不确定性风波暂告平息,消除了海外机构继续配置人民币债券的一大不确定性。”一位华尔街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直言。3月期间,众多全球资管机构担心美债收益率快速走高会迫使美联储将加息时间提前至2022年中,暂缓了新兴市场资产配置步伐;但随着美联储官员多次强调延续当前QE货币政策,如今这些机构均相信美联储最早会在2023年初加息,转而大胆放心地增持各类新兴市场资产。

在他看来,4月海外资本重返人民币债券市场,还得益于当月人民币汇率触底反弹——受4月美元指数从年内高点93.44回落至91.28影响,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则从年内低点6.5793快速回升至6.4641,进一步带动市场买入人民币债券的人气。

记者获悉,随着印度疫情持续恶化,越来越多海外资本正涌入人民币债券避险。

“这背后,是全球资管机构针对新兴市场资产的调仓步伐正在提速,他们宁可牺牲3%-4%的利差收益,也要先确保新兴市场投资组合的收益稳健性与投资安全性。”布鲁德曼资产管理公司市场策略师Oliver Pursche指出。这令海外资本对人民币债券的单月增持幅度,很快会回升至千亿关口。

美联储提前加息风波影响

在多位对冲基金经理看来,4月海外资本净增持648.59亿元人民币债券,表明经历了3月美联储提前收紧货币政策不确定性风波与美债收益率快速飙涨后,海外资本正迅速重返人民币债券市场。

“尤其是海外央行与主权财富基金的增持力度相当大。”上述华尔街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但在3月,他们普遍选择观望态度。究其原因,当时美联储提前收紧货币政策不确定性骤增,令他们不得不暂缓资产配置步伐,等待政策明朗再决定下一步行动。如今美联储官员多次强调延续当前QE政策,令这些海外央行与主权财富基金暂时吃了“定心丸”,在4月份转而大幅增持新兴市场资产。

此外,3月美债收益率大幅飙涨(债券价格大跌),也令部分央行与主权财富基金趁机抄底美债博取更高的持有到期策略回报,无形间影响了他们配置人民币债券的节奏。随着4月美债收益率从高回落(债券价格反弹),美债抄底潮随之减弱,也驱动这些资管机构将目光重新转向新兴市场资产。

值得注意的是,在4月净增持人民币债券648.59亿元同时,海外资本对人民币债券的质押式回购力度正随之水涨船高。

中央结算公司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4月海外资本参与人民币债券质押式回购的额度达到2227.14亿元,较3月的1461.64亿元环比大增765.5亿元。

“这背后,一方面是部分国家主权财富基金与海外央行鉴于疫情恶化对本国经济构成冲击,将人民币债券进行质押筹资,以随时干预汇市稳定本国货币汇率,另一方面则是不少资管机构将人民币债券出借给其他金融机构以赚取相应的利息收入。”一位国内大型私募基金债券交易员分析说。尤其是中美利差(中国与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之差)收窄至157个基点附近后,一些全球资管机构正围绕人民币债券开展交易性获利策略或质押逆回购操作,进一步提升人民币债券投资组合的回报率。

他强调,质押式回购规模的增加,不意味着全球投资机构正削减人民币债券头寸,这仅仅是他们盘活人民币债券资产提升资金运用效率与投资回报的新步骤。与此对应的是,4月海外资本针对人民币债券的买断式回购规模仅有160.4亿元,较3月的179.5亿元明显回落,表明人民币债券仍是他们全球投资组合里极其重要的优质资产。

印度疫情恶化点燃避险投资热

尽管4月海外资本净增持人民币债券额度回升至648.59亿元,但较今年前3个月仍有一定差距。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3月,境外机构在银行间市场累计净买入4946亿元中国债券,月均增幅超过1600亿元。

“其实,众多全球投资机构预计海外资本对人民币债券的月增持额很快会回升到千亿关口。”Oliver Pursche指出。究其原因,印度等国疫情持续恶化正驱动越来越多全球资管机构纷纷紧急调整原先的新兴市场资产利差交易策略,转而加大避险投资力度。

国际金融协会(IIF)数据显示,随着美联储延续当前QE货币政策“明朗化”,4月海外资本再度涌入新兴市场资产博取更高回报——当月新兴市场股票和债券投资组合净流入资金高达455亿美元,创下今年1月以来的最大月度净流入。具体而言,流入新兴市场股市的资金达到142亿美元,其中约135亿美元流向中国股市;但在债券市场,4月流入中国债市的资金仅有48亿美元,反而流入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债市的资金达到264亿美元,创下去年11月以来最高值。

“这背后,是鉴于中美利差收窄,不少资管机构转而增持收益率更高的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债券以提高投资回报率。”他分析说。但是,印度等国疫情持续恶化彻底改变了上述利差交易策略——鉴于对印度等国经济衰退的担忧,越来越多全球资管机构正迅速调整新兴市场资产配置策略,一面大幅削减疫情不稳定且经济衰退风险加大的印度等新兴市场国家资产,一面加仓避险属性较强的中国等新兴市场资产。

记者多方了解到,此举令这些资管机构损失3%-4%的无风险利差收益。但相比印度等国债券存在大幅下跌风险导致投资组合波动性大增,他们务必先确保整个投资组合的安全性与收益稳健性。

“这令越来越多全球资管机构持续加大针对人民币债券的超配力度。”前述华尔街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透露。在3月底富时罗素决定将中国国债纳入富时世界国债指数(WGBI)后,不少全球资管机构已提前“超配”人民币债券3-4个百分点,看好人民币债券价格持续上涨;如今随着印度等国疫情恶化给全球经济复苏蒙上阴影,他们又将人民币债券“超配”额度增加了2-3个百分点,从而缓解新兴市场债券投资组合净值波动性。

记者获得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底,兼顾安全性与相对较高收益的中国国债与政策性金融债仍是海外资本加仓人民币债券的重点品种,两者的海外资本持仓额分别达到20366.66亿元与10007.77亿元,凸显中国国债与政策性金融债的避险属性日益受到海外资本青睐。

(作者:陈植 编辑:李伊琳)

(责任编辑:李显杰)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