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全球股市财经头条新闻资讯

在“和讯”App 中打开

打开
本文来自 [21世纪经济报道] 专栏
关注此专栏 随时随地乐享资讯
一键关注
首页 债券

一季度地方债发行规模为何骤减?后续待发行额度约6万亿

04-06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语音播报预计13分钟

一季度,地方债发行明显放缓。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Wind数据统计显示,一季度地方债合计发行8951.10亿元,相比去年同期下降52%,相比2019年一季度则下降37%。自从2019年开始提前下达额度以来,今年一季度地方债发行规模为历年最低。

记者采访了解到,其原因在于今年地方债提前批额度下达较晚。相比往年来看,今年一季度地方债发行呈现出三个鲜明的特点:新增地方债发行骤减、再融资债券用途悄然生变、债务期限明显缩短。

考虑到当前地方债发行只完成全年额度的一部分(新增债发行完成额不到全年额度的1%),后续仍有约6万亿的额度待发行,市场预计二季度将迎来地方债发行高峰,一定程度上将对市场流动性及债市形成扰动。

三大特点

记者统计发现,一季度地方债合计发行8951.10亿元,其中新增债券364亿元,而在2019年、2020年同期,地方政府新增债券发行规模分别为1.54万亿元、1.18万亿元。因此,今年新增债券发行锐减,导致地方债发行规模下降。“主要与提前批额度下达较晚有关。”广发证券(000776,股吧)首席固收分析师刘郁表示。

地方政府债券采取限额管理。在全国人大批准新增债券限额后,由财政部分配至各省,然后各省再分配至市县。全国“两会”一般3月召开,按照这一程序,地方政府新增债券最早于当年5月发行,由此导致地方债集中在下半年发行。

为了提前发债、充分发挥地方债的稳增长作用,全国人大常委会2018年底授权国务院提前下达部分新增债务限额(市场称为提前批),授权期限为2019年1月1日至2022年12月31日。此前的2019年、2020年,新增债务限额均在上一年12月底前下达至地方,规模达到万亿级。

今年则在3月初下达提前批地方债额度23580亿元,其中一般债务限额5880亿元,专项债务限额17700亿元。“主要因为上年新增债券额度还没有使用出去,所以今年提前批额度下达得晚一些。”西部省份某债务办人士分析称。

记者统计发现,今年3月中下旬才开始发行新增债券,相比2019年、2020年晚了两个多月。具体看,250亿元使用2021年提前下达债务限额,由湖北省发行,债券资金主要投向棚改、铁路、医院建设、轨道交通等基础设施领域。余下114亿元使用2020年支持化解地方中小银行风险专项债券结转额度,由四川省发行,通过转股协议存款补充21家中小行资本。

记者注意到,在一季度的发行中,再融资债券占据主导地位。数据显示,再融资债券发行8587.10亿元,占地方债发行规模的96%。相比往年来看,今年再融资债券的用途也在悄然生变。

再融资债券是地方政府债券的一种类型,此前主要用于偿还到期地方政府债券本金。与以往用于偿还债券本金并标注偿还哪一只地方政府债券不同,今年一季度约5000亿元再融资债券用途只是模糊表述为“用于偿还存量债务”。诸多市场人士认为,这一批再融资债券大概率用于化解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

另据统计,“用于偿还存量债务”的再融资债券集中在1、2月发行,3月后再融资债券用途恢复为“偿还到期地方政府债券本金”,这可能意味着特殊用途的再融资债券的发行已接近尾声。

从期限结构来看,今年一季度地方债发行以10年期为主(占46%),其次为7年期(占30%),10年以下(含10年)合计占比99%。而2020年15年期以上的地方债发行规模占比高达46%,这意味着今年地方债发行期限明显缩短,有助于规避偿债责任后移的风险。

期限缩短与财政部2020年11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做好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工作的意见》有关。该意见提出,新增专项债券期限与项目期限相匹配,年度新增一般债券平均发行期限应当控制在10年以下(含10年),再融资一般债券期限应当控制在10年以下(含10年)。

二季度或迎发行高峰

今年3月,全国人大批准的预算报告显示,今年新增地方债限额为4.47万亿元(其中新增一般债8200亿元,新增专项债36500亿元)。加上去年结转的中小银行专项债额度、再融资债券额度,全年地方债总额度将达到7万亿元左右。

从发行看,目前发行规模接近9000亿元,约占全年总额度的13%,发行进度相对较为缓慢,尤其是新增地方债,其发行规模仅完成了全年额度的0.96%,后续仍有约6万亿元地方债额度待发行。

刘郁测算称,二季度新增地方债可能发行2.4万亿元,地方债供给高峰可能在5月份,当月发行规模大约1.3万亿元。这一测算根据为地方债剩余额度、地方已公布的发行计划。

记者根据截至4月6日已披露的发行计划统计显示,4月地方债计划发行规模达4465亿元,5月、6月计划发行规模分别为5493亿元、2660亿元。考虑到一些发行计划仍在披露中,后续地方债供给压力将会增加。

光大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张旭表示,一季度利率债发行相对减少,尤其是国债和地方债净融资明显减少,这使得后面三个季度国债、地方债的发行压力相对较大。因此有理由判断,从二季度开始,国债、地方债会加快发行进度。相较来看,二季度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可能更为集中。

回溯历史看,2019年、2020年提前批额度下达后,基本3个月内发完,且在提前批额度下达后的1-2个月达到供给高点。因此,2021年3月初下达提前批额度后,可能在4、5月形成供给高点。

例如,2019年提前批额度下达时间为2018年12月29日,供给高点在2019年3月,间隔了2个月。Wind数据显示,2019年3月新增地方债发行6245亿元,完成当年提前批额度的45%。

当地方债密集发行时,市场流动性会趋于紧张,甚至对债市形成一定扰动。“地方债发行时,银行资产端超额准备金或库存现金减少,相当于从金融系统抽取流动性。”刘郁称,“国债发行节奏相对平均,而近几年地方债发行高峰往往集中在几个月内,因此地方债发行对流动性的影响较大。”

Wind数据显示,4月6日DR007在1.8%左右,低于7天逆回购利率45BP,显示银行间市场流动性较为充裕。当日,10年期国债活跃券200016收益率上行0.74BP报3.2050%。

“4月初资金面虽有一定不确定性,但中上旬流动性压力并不大。缴税以及地方债供给放量等因素影响更集中在下半月,利率债可能会有所波动。”沪上某外资行利率债交易主管表示。

(作者:杨志锦 编辑:包芳鸣)

(责任编辑:张洋)

推荐频道

标签推荐

请使用底部浏览器自带功能分享

分享至

微博

QQ

朋友圈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