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全球股市财经头条新闻资讯

在“和讯”App 中打开

打开
本文来自 [和讯名家] 专栏
关注此专栏 随时随地乐享资讯
一键关注
首页 银行

从对立到伙伴,从营销到文化——银行数字化转型的进阶视野

2020-08-14 11:18 来源: 和讯名家

  

从对立到伙伴,从营销到文化——银行数字化转型的进阶视野

  8月12日,由中国电子银行联合宣传年重磅打造的线上直播论坛《咖聊》第三季第三场如期而至。中信银行(601998,股吧)审计部副总经理王鹏虎(博客,微博)、成都农商银行互联网金融总监黄璟在“云端”开启思想碰撞,分享了“银行内部审计数字化转型”以及“区域性银行数字化转型挑战与机遇”等话题。两位嘉宾以独特的视角、精彩的探讨,为观众带来一场银行数字化转型的思想盛宴。

从对立到伙伴,从营销到文化——银行数字化转型的进阶视野

  审计如何赋能银行数字化转型?

  随着国家治理现代化的不断推进,坚持科技强审、加强审计信息化建设显得尤为重要。银行内部审计数字化转型成为当前防范金融风险的重要抓手,也是进一步发挥内部审计作用的突破口。

  在王鹏虎看来,银行数字化转型是从外到内的,从前端产品营销,到中台风险管理,再到后台业务审计,可以说审计数字化转型是银行数字化转型发展到一定阶段,更为深层次的一种转型。

  在这个转型过程中,王鹏虎强调“人”是最关键和最灵动的要素,要“以人为本”。未来审计人员的整个年龄结构、知识结构和能力结构都会发生巨大的变化,需要年轻化且掌握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的专业化人才队伍。

  银行内部审计数字化转型的价值何在?王鹏虎给出了自己的看法,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一是降低审计的成本;二是让审计更加敏捷,提高审计效率;三是更好的防控风险;四是让审计真正成为银行的一种核心能力,更好的赋能其他业务部门。

  审计未来的主要的原材料是数据

  随着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新的生产力必然需要新的生产关系和生产工具与之配备。

  在银行摸爬滚打多年,经历过多个部门的王鹏虎发现,审计部门是处理数据最多的部门,不仅包括银行内外所有的数据,甚至还包括工商、税务、征信、司法等数据,而这些数据正是未来审计的原材料。

  传统的审计一般是事后审计,最多能够达到亡羊补牢的作用;而未来的审计则是依靠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去持续地监测,实时发现风险隐患,形成预警提示,从而建立“敏捷高效”的审计机制。

  同时,未来的审计更多的是远程无接触的工作方式,数据在哪里无所谓,只要能接触到数据,通过模型进行处理,就能实时审计。

  “共生共融”——重塑审计和业务部门之间的关系

  在回答黄璟提问的审计和业务部门之间的关系时,王鹏虎用了“共生共融”四个字来概括。

  在他看来,审计数字化转型就是一场金融科技和内部审计的碰撞和融合,通过这种碰撞和融合,使得内部审计这个很传统的工作焕发新的生机,科技给审计赋能,审计给业务赋能。

  银行内部审计要从“破坏性”审计向“建设性”审计过渡,要从“检察官”转变为“老中医”。通过技术对被审计数据进行科学有效,更深层次的分析,去发现被审计者没有发现、意识到的问题,并给予他们正确的引导,进而改变审计者与被审计者之间的“对立关系”,把对立关系变成伙伴关系。

  这是一种态度和方式的转变。而在态度和方式上,黄璟也有类似的看法和心得。

  “弯下腰来,沉下心来”去推动数字化转型

  农商行以其区域的特性,在过去以其广泛分布的线下网点和服务赢得用户的青睐。然而,随着数字化、移动化进程不断升级、转型,农商行与国有大行和其它大型股份制银行相比,其数字化转型步伐迈得相对不易。

  在黄璟看来,银行数字化转型主要包括三个层面:一是商业模式和生态创建;二是内部运营模式的变革;三是更为深层次的组织文化转型。

  而对于农商行来说,最大的挑战是来自内部运营模式的变革,主要表现在系统工具、数据治理和作业方式上。

  特别是数据治理方面,除了历史原因外,在数据采集的过程中,没有从业务需求的角度去有效的采集数据,没有跟现在的合规要求去匹配更好的数据,陷入了“为了数据治理而去数据治理”的困局。

  如何解决这些挑战呢?黄璟给出自己的答案:一是走出舒适区,不断接受新的知识;二是要培养新能力,运用新工具;三是要善于跟优秀的科技公司合作。

  在谈到文化转型时,黄璟指出要建立起一种尊重科学,求真务实的工作风气,改变银行以往高高在上俯视的态度,要“弯下腰来,沉下心来”去推动数字化转型。

  数字化是趋势,中小银行找准定位,实现自身突破

  在嘉宾互问环节,面对王鹏虎提出的“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对区域性中小银行是机会还是挑战”时,黄璟认为,在商业模式上,由于大行的市场规模和行业地位较为稳固,区域性中小银行很难实现弯道超车;但在运营层面,区域性中小银行通过内部业务流程再造,运用新工具,减少对人工的依赖,提效降本,通过数字化去涉及原来不可能涉及的业务领域,如消费类贷款等,同时扎根本地,找准定位,从而实现自身的突破。

  在最后的互动交流环节,有网友提问“农商行该如何做好对公业务数字化转型”的难题时,对此黄璟表示,一方面to B业务不像做to C业务那么容易,数据积累较慢,同时to B业务数据的真实性掺杂着复杂的因素;另一方面,我国正处于数字化转型中,很多产业还没有搭上数字经济的快车,数据处于割裂的状态。所以,对公业务数字化转型不会是一个一蹴而就的过程,需要实践和经验的积累。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中国电子银行网。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 王治强)
文末彩蛋:打开APP阅读文章,文末领取22元红包 未完待续,继续看

网站仅显示部分内容,请前往和讯APP阅读全文

确认 取消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