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看详情
社评:美方可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诈一家公司以讹

新能源汽车的“虚火”?曾获IDG10亿投资的时空电动陷入债务漩涡

05-08 财联社
语音播报预计16分钟

  《科创板日报》(上海,记者 曾乐)讯,新能源热潮席卷下,难掩所存在的冰山棱角。

  近日,《科创板日报》记者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时空电动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时空电动)新增一条被执行人信息,案号(2021)辽01执564号,执行标的1460.17万元,执行法院为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天眼查信息显示,时空电动成立于2013年9月,注册资本约10.29亿元;法定代表人为陈峰;经营范围包括电动汽车及零部件的技术开发、汽车租赁等。

  针对上述消息,《科创板日报》记者向陈峰本人了解进一步情况,但截至发稿对方电话始终无人接听。此外,有知情人士向《科创板日报》记者透露,“这是一起股权纠纷。”

  《科创板日报》记者通过梳理公开资料发现,近一年来,时空电动对外披露的消息甚少,且外界对于其是否处于正常运营状态提出不少质疑。对此,4月30日,《科创板日报》记者前往浙江省杭州市探访时空电动,了解其最新动态。

  搬迁中的时空电动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时空电动官网始终显示为“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而工商信息显示,时空电动的注册地址为“浙江省杭州市下城区环城北路303号”。对此,《科创板日报》记者通过实地走访发现,该地址为当地一小区居民楼,属于私人住宅。

  另有招聘平台显示,时空电动总部的地址为“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华星路96号互联网金融大厦”。根据这一信息,《科创板日报》记者通过实地探访,最终找到了时空电动所在地。

  值得注意的是,在网金大厦里,时空电动所在的楼层为13。而12层为杭州闪电出行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闪电出行),该公司正是时空电动于2019年10月上线的一项业务。

   “我们虽然存在业务关联,但其实是两个独立管理的企业,部门人员都各不相同。”闪电出行相关人士现场向《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

  行至13层,《科创板日报》记者发现,时空电动正在搬迁,且有部分临时人员在搬运相关物件。对于搬迁原因,有时空电动员工向《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不知道具体什么原因,只知道要搬去西斗门。我们都是临时被通知过来搬东西。”

   此外,《科创板日报》记者询问了不少时空电动、闪电出行员工,其均表示“不清楚搬迁的原因”。同时,上述闪电出行相关人士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之后闪电出行也要一起搬迁,还是会和时空电动共同办公。”

  值得注意的是,有多位人士向《科创板日报》记者透露,“时空电动目前没有公关团队。”此前,有业内人士向《科创板日报》记者透露,时空电动高管团队成员之一耿清华已于去年年底离职。

  对于时空电动进一步的发展情况,目前尚不得而知。不过,《科创板日报》记者通过查询多个招聘平台发现,时空电动目前在杭州、广州 、重庆、苏州等地均开放了不少招聘职位,更新时间为5月8日。

  曾被多个巨头押注

  天眼查信息显示,截至目前,时空电动已完成多轮融资,公开融资总额达19.22亿元,于2018年8月便完成了C轮融资。其股东包括IDG资本、小桔车服、滴滴出行等。

  此前,时空电动不仅曾获来自天堂硅谷、华映资本等8亿元的B轮融资;更是获得来自IDG资本的10亿元C轮融资。

   官方资料显示,时空电动以电动汽车定制、城市高频出行和移动电网服务为主要应用场景,其业务范围覆盖从产业最上游至终端消费者的纯电动汽车全产业链。

  具体来看,该企业曾有动力电池研发制造业务、电动汽车B2B定制业务、纯电动网约车及换电站建设运营业务等。

  其中,2017年,时空电动通过布局移动电网和车辆定制业务,切入高频出行场景,并上线“蓝色大道”(又名:蓝道出行)计划。

   值得注意的是,《科创板日报》记者发现,目前在杭州市,蓝道出行已接入滴滴出行App,用户可在“特惠联盟”的车型里,找到蓝道出行的打车选项。

  “蓝道出行已经在杭州跑了好几年了,价格比较便宜,我们这些跑单的车是从滴滴那里租的。”多位蓝道出行司机向《科创板日报》记者如是说。

  此外,有一位已在蓝道出行工作超1年的司机向《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蓝道出行派出的订单行程一般比较远,如:7、8公里/次。3公里/次内的订单比较少,基本都是滴滴本身特惠的那种车型,很少会由我们这种第三方接入。”

  2019年,蓝色大道在品牌发布2周年之际披露了一组数据:“2017年以来,蓝色大道业务落地全国超20座城市、拥有超50座充换电站、先后有超2万名司机加入,已累计服务乘客近2亿人次。”

  多次冲击资本市场

  此前,时空电动曾被多次传出将在科创板上市的计划。

  天眼查App显示,浙江亚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为时空电动的最大股东,持股比例达32.97%;而该企业的法定代表人,正是陈峰。此外,苏州义云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有时空电动19.56%的股份,是其第二大股东。

   除时空电动外,其子公司浙江时空能源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时空能源)在资本市场中亦动作频频。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4月21日,上市公司天汽模(002510,股吧)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将持有的时空能源30%的股权转让给杭州新时空电动汽车有限公司,转让价格约为1.62亿元。该次交易完成后,公司不再持有时空能源股权。

  此前,时空电动更是被曝出欲分拆其电池业务(即:时空能源)借道上市。

  2017年3月,被市场戏称为“重组专业户”的群兴玩具(002575,股吧)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拟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以29亿元的价格收购时空能源100%股权,并拟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10亿元,用于年产3GWH(30亿瓦时)电动车用动力电池组建设项目和伊卡新能源电动车用动力电池组研发中心项目。

  但仅半年后,群兴玩具便宣布终止此次重大资产重组,因“接到标的公司控股股东时空电动发来的《沟通函》——鉴于自本次重组预案披露后,资本市场环境较项目筹划之初已发生较大变化且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若继续按原方案推进对标的公司股东不利,提议上市公司及相关各方就本次重组的可行性及方案内容进行沟通论证。”

  除资本层面外,在业务合作方面,时空电动还曾与东风汽车(600006,股吧)合作推出纯电动乘用车东风·时空E17。彼时,时空电动还成为业内为数不多的通过换电模式提供新能源汽车服务的企业。

  “虽然我们公司名字里有‘汽车’两字,但其实我们不做车,我们不是一个做新能源汽车的公司。”早在2017年,陈峰曾在公开场合如是说。在他看来,时空电动绑定的是网约车场景,“做的是一个安卓的事”。

  对此,有汽车行业研究人士向《科创板日报》记者分析表示,“单从模式上看,时空电动其实是组建了电动汽车充换电基础设施、以汽车为载体的流动O2O平台等多个产品。但要想运行好多个平台产品,流量、资金、技术缺一不可,这其中的难度不言而喻。”

  再看目前的网约车市场,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向《科创板日报》记者分析表示,“目前中国网约车市场已经走过最初的盲目爆发式增长、淘汰赛,进入相对平稳的发展阶段。相比过去的烧钱模式,中国网约车市场未来需要低成本的运作模式,如何创新商业模式至关重要。”

  当前,面对滴滴等行业巨头、不断入局的车企,以及高德、美团等聚合平台,时空电动又该如何在出行市场中占据一席之地?对于时空电动的最新进展,《科创板日报》记者后续将会持续关注并报道。

(责任编辑:岳权利)
查看全文
去“和讯财经”看本文专题

标签推荐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