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位亲历者眼中的众筹:欢喜寥寥 忧虑者众

2017-02-01 01:30 来源: 众筹家
  

  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的大幕拉开,政策的黑天鹅降临众筹行业,加上资本凛冬袭来,众筹行业本身商业模式探索的步伐又极为缓慢,所有不利信号一齐闪烁预警。众筹进入到跨越2016一整年的严冬期。

  历经一年的苦心孤诣,时间转到2017,站在农历猴年的岁末年关,耕耘在众筹这片土地上的创业者或许有太多积攒的苦闷需要抒发,也最有权利憧憬未来的星辰大海。

  为此,我们采访了京东众筹、苏宁众筹、轻松筹、人人投、众投邦、众筹客、投壶网、蚂蚁天使、维C理财以及众筹家等众筹行业内企业的负责人,让他们谈谈过去的一年和未来。

  2016,欢喜寥寥,忧虑者众

  众筹行业门户众筹家,作为服务于众筹行业的第三方门户,相比众筹平台似乎更像是一个冷眼旁观者。众筹家数据研究院负责人袁毅教授在2016年一整年里,都在与众筹行业的数据打交道。习惯了用数据说话的她,虽然客观,但是话语中难掩失落:“从数据上来看,众筹行业,尤其是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行业(股权型众筹)发展步伐缓慢,甚至很多平台处于在了半停滞状态。”

  暗淡的数据背后,是平台惨淡经营的现实。

  苏宁众筹负责人陈慧芳的体悟或许能够概括一整年众筹行业整体面貌:“倒闭平台数量同新增平台数量同样可观,爆发式增长和风险批量呈现并存;风险集中显现,汽车众筹平台跑路、发起方无能力履约;泛娱乐、泛消费类众筹业务当前体量虽小,但增长空间较大;实物众筹业务体量较大规模稳定但未来空间有限……诸如此类。”

  但是具体来说,风云变化的众筹整体环境之下,2016的股权型众筹、权益型众筹、物权型众筹、捐助型众筹均呈现出不同的发展特点和趋势。

  股权型众筹:道阻且长,生死迷局

  如袁毅从数据中掌握的信息,股权众筹的日子最为艰难,很多人主动或者被动退场。

  众投邦创始人朱鹏炜用三个词概括了2016年股权众筹行业的从业感受:紧张、艰难与跳跃。

  他感慨:“政策层面突发变动带来行业整体的紧张氛围。包括互联网金融的整顿以及上市政策的修改,给众筹行业增加了巨大的压力。由此导致了包括大型平台在内的半休眠状态,行业发展维艰。但经过宏观层面严格监管,对规范的平台是个好的机会,庆幸众投邦抓住机会提升资产的质量,找到合规的发展路径。”

  仍旧守住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定位的蚂蚁天使创始人肖志飞表示,虽然蚂蚁天使还在专注种子轮创业项目股权融资,但他们很清楚2016年行业开始出现的出现严重转型分化。“2015年,众筹平台一致扩张和发展,2016年在投资项目已有一定时间后暴露投资风险及行业监管下,很多平台进行了转型和收缩。”谈到一年从业感受时他提到。

  事实上,坚持下来的股权型众筹平台,对股权型众筹行业的论调普遍都较为悲观。投壶网CEO赵妍昱曾在年中写下5000字长文,提出“众筹将死”的论断,背后是她对整个行业忧心。时隔半年,回顾起行业一年的发展,她仍持着谨慎态度:“多种因素影响之下,行业的发展的整体步伐还是趋缓,虽然一些物权众筹、公益众筹等创新众筹业务有突破,但传统的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业务及回报众筹与去年基本持平或者略有回缩。”

  众筹客CEO路国华对此反思:“我们往往高估了一两年的发展,而低估了未来十年发生的变化。年初大家都认为2015年是众筹元年,2016年将大发展,事实上2016年并没有爆发,下半年开始唱衰和不看好众筹行业的人越来越多。”

  权益型众筹:风暴中的避风港挡不住寡头割据下的失落

  相比股权众筹,权益型众筹政策环境稍显宽松,但是在专项整治之下互金行业万马齐喑的氛围里,行业逐渐呈现两级格局。巨头平台凭借规模和资源优势,碾压行业对手,迎来增长的势头。

  京东众筹负责人高征谈到2016年的从业感受时坦言这是“痛并快乐”的一年。百花齐放是这一年的特征。众筹模式成了“双创”时代最火爆的商业模式,逐渐蔓延到各细分领域、细分行业的另一面,是2016年全年全国众筹行业有近300家的众筹平台出现了倒闭、转型及跑路、提现困难以及众筹板块下架的惨烈。

  无独有偶,苏宁众筹眼中,2016年同样被视作“百家争鸣”的一年。但是百家争鸣意味着竞争的压力,杀出重围者才能获得生机。陈慧芳认为,国内权益型众筹业务仍旧处于补贴阶段,但2016年开始众筹平台们变革迫在眉睫,权益型众筹不能再单纯讲情怀也要探索盈利模式减亏向盈。

  高征坦言,巨头平台为首的权益型众筹平台基本瓜分了整个市场。随着国内首家众筹平台点名时间被收购,众筹行业也正在走向寡头割据时代。

  用第三方立场关照整个权益型众筹行业,宏观视野下袁毅比寡头平台负责人悲观。毕竟,行业不能直视巨头们的赛场,力压之下,小平台的日子艰难不堪。因为从数据上来看,权益性众筹的发展仍然较为缓慢。几个巨头的坚持,仍然不能够为行业营造出整体蓬勃发展的势头。袁毅最直观的感受是,行业没有热度,没有出现众筹爆品,甚至连问题项目都惊不起波澜。

  物权型众筹:疯狂,崩塌,涅槃

  2016年上半年,在政策的强力干预之下,房地产众筹被叫停。作为物权众筹最重要的细分类型,被褫夺了合法存在依据。

  就在房地产众筹陷入泥沼之时,二手车众筹接过物权众筹大旗,成为2016年最火爆的众筹类型。二手车众筹在众筹行业整体低迷的境况下,拯救了整个行业的热度,成为一年内最瞩目的焦点,但是在狂飙突进的模式下,二手车众筹对众筹行业来说,既像蜜糖又像砒霜。

  二手车众筹平台维C理财CEO薛俊龙用三个次来形容2016年的二手车众筹行业:疯狂,崩塌,涅槃。

  在这一年内,薛俊龙的感受是:“2016年绝对是汽车众筹的爆发年,但结果也是显而易见的,良莠不齐,甚至莠远多于良。”“绝大部分平台都有问题:一半平台都是挂羊头卖狗肉的欺诈性平台,另一半是真假掺着来的自融性平台。”这是二手车众筹大爆发之初最疯狂的一面。

  随疯狂而来的是崩塌。薛俊龙强调:“平台造假成本低,同时还影响了小白投资人的认知也大多是畸形的,比如自融型平台才是真正的物权众筹平台……这种畸形的观点助长了平台欺诈,也让部分小白投资人雷的倾家荡产。”

  但是在年末,二手车众筹开始出现了良性发展的迹象。但随着诈骗性平台的褪去,加之《中国二手车众筹行业发展报告》的发布,投资人逐渐开始关注其业务的模式和本质,也让部分踏实做事的平台逐渐可以降低成本沉下心来去深度开发市场,汽车金融市场终于有新风吹来。

  捐助型众筹: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2016年,是中国慈善变革的一年。这一年,慈善,不再仅仅是富豪、企业、社会组织机构的一亩三分地,而是将舞台让给了最平凡的大众。这一年,我们看到了社会的爱心和个人的力量。捐助型众筹的功劳功不可没。

  其中,轻松筹平台可以说真正点燃大众参与公益慈善事业热情。轻松筹在2016年将捐助众筹引爆微信朋友圈,随之而来的,既有追捧,也有质疑诟病。说到2016,轻松筹联合创始人于亮最大的感触还是感动。

  他说:“做公益众筹,我们最大感受其实是感动,每天都被无数不同的个体击中内心,不管是发起者或者爱心人士或者说是对我们抱有期待与信任的网友,轻松筹这个版块不断的发展壮大,正是整个社会“小善”爆发的最好的证明。”

  于亮强调,这一年,新慈善法颁发并开始实施,轻松筹成为民政部首批13家获得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当中的唯一一家众筹平台,这是对我们一直以来做个人救助业务最大的肯定。更是政府对以众筹方式参与慈善募捐助模式的肯定。

作者:赵予

(责任编辑: 赵然)
看全文 ( 剩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