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地方发展评价体系:因应主要社会矛盾而变

2018-01-13 08:01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特约评论员 庄宇默

  近期,内蒙古自治区和天津滨海新区调整了GDP统计数据。内蒙古自治区财政部门经反复核算,初步认定应核减2016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2900亿元,占全部工业增加值的40%,2016年地区生产总值基数也相应核减。天津滨海新区在更改统计口径(注册改为在地)、挤掉水分后,2016年的万亿地区生产总值从10002.31亿元调整为6654亿元,挤掉了三分之一左右的水分。这是地方GDP统计数据“挤水分”工作的持续推进。

  地方GDP统计数据“挤水分”的进展,既显示在经济“新常态”背景下中国政府对经济增长速度放缓抱有更为平和的心态,也显示GDP指标在地方发展评价方面的重要性已经相对降低,这一变化是地方发展评价体系正在发生重要转变的表现之一。

  地方发展评价体系转变的另一重要表现是,2017年12月26日国家统计局、国家发改委、环保部、中央组织部联合发布了对2016年各省(区、市)生态文明建设情况的年度评价。

  这是中央在以GDP评价指标之外推出的新评价指标,是地方发展评价体系发生系统性调整的“里程碑”事件,是建构新的评价体系的重要一步。

  此前,广东、江苏江阴等地曾有建立以“幸福”为核心词的综合性评价体系的地方性试验。在中央层面推出新的地方评价指标,是评价制度建设的重大进展。

  中央的发展评价体系是指导地方发展、引领发展方向的“风向标”,可以促进各地在因时制宜的方向上展开竞争。无论是以前的GDP指标,还是现在强调的生态文明建设指标,各地排名向全社会的公布,都有“红红脸,出出汗”的效果,激励先进者,鞭策落后者,促进省市之间相互学习。新时代的新发展理念,需要通过具体的评价指标体系的调整来呈现和落实。

  更坦率、更平和地看待经济增长速度,强调生态建设指标,是地方评价体系调整的开始,反映新时代对于经济社会发展的新要求的指标体系,还需要进一步探索和丰富。如果说,改革开放初期对社会主要矛盾的判断以及对发展中心任务的确定,需要有以GDP为中心的评价体系来引导地方发展和竞争,那么,在社会主要矛盾已经变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的新时代,同样需要新的评价体系来推动地方健康发展和竞争。

  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是中国发展起来之后出现的新变化和新问题。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五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曾指出,发展起来有发展起来的问题,而发展起来后出现的问题并不比发展起来前少,甚至更多更复杂了。我国经济发展的“蛋糕”不断做大,但分配不公问题比较突出,收入差距、城乡区域公共服务水平差距较大,因此,跑过一定路程后,就要注意调整关系,注重发展的整体效能,否则“木桶”效应就会愈加显现,一系列社会矛盾会不断加深。应对新的社会主要矛盾,需要“创新发展、协调发展、绿色发展、开放发展、共享发展”的新发展理念,逐渐改变发展失衡的状况。

  为推动新的发展理念的落实,有效应对新时代主要社会矛盾的变化,地方发展评价体系和统计工作还有较大的探索空间。

  一个较大的挑战是如何评估发展不平衡状况及其改善的情况。以往评估发展不平衡状况的重要指标是基尼系数。

  2000年中国公布基尼系数为0.412,之后曾经长时间没有公布这一数据。2013年初,国家统计局公布2003至2012年基尼系数,此后每年公布基尼系数的变化情况。自2003年以来,我国基尼系数一直处在全球平均水平0.44之上,2008年之后基尼系数呈回落态势,2016年是0.465,稍有回升。

  值得注意的是,家庭纯收入的基尼系数与家庭净财产的基尼系数有所不同,由于新世纪房价的普遍快速上涨,后者要高于前者。从多个角度测算基尼系数,可以更为客观反映发展不平衡。不过,基尼系数较少用于对于一国之内不同地区的评估,对地区发展不平衡状况及其改善进度的评价,还需要进一步探索。(编辑 欧阳觅剑)

作者:庄宇默

(责任编辑: 何一华)
看全文

推荐频道

财经新闻 你总比别人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