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熊出没”已久的陕西文宣迎来牛部长,但如何东山再起仍是难题

2018-11-08 22:04 来源: 和讯名家

 

又是一年记者节,这样的时刻越来越让人感觉不是滋味。记者节过了19年,一年年见证着记者这个行业从曾经的“成功且尊敬”滑落至如今的“狼狈又彷徨”。

“熊出没”已久的陕西文宣迎来牛部长,但如何东山再起仍是难题

近些年在陕北,记者常常是指那些身无一技之长又一事无成的城乡无业青年,或者退休又不甘赋闲的老骗子。这个数量相当可观的群体以网络为基地,以手机为载体,将奔走呐喊玩成叫嚣东西,把为民疾呼搞成隳突南北,让维权演变成敲诈,最终给陕西戴上了一顶“舆论环境堪忧”的帽子。但说到底,这终究还是陕西文宣战线的悲哀。

终于,在走马灯般以平均一年半为一个周期连续更换数任宣传部长之后,陕西迎来了一个资深媒体人出身的宣传部长,一举打破了多年来陕西文宣战线外行领导内行的囧况,这种变化总是能燃起一些人的希望。

虽然很大程度上应该属于巧合,人们依然愿意相信,就连新部长的姓名都是冥冥中安排给陕西的,因为陕西的文宣实在是“熊”了很久,而新部长姓牛。

“熊出没”已久的陕西文宣迎来牛部长,但如何东山再起仍是难题

对于众多行走于陕西文宣江湖的人来说,当酒足饭饱开始怀旧章节时,不免会在今昔相较之后,或说出口或隐在心头发出一声叹息:“熊”很久了。这完全不同于狄龙在英雄本色里说“我不做大哥很久了”时的情绪,那是一种“人倒势不倒”的身不由己,而陕西的传媒界现在是真的趴下了。

2014年9月,曾经在榆林担任过常委、宣传部长的钱远刚出任陕西广播电视台台长、党委书记,陕西广播电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此时,陕西广播与电视合并刚满三年,推行了一系列无疾而终的改革之后,正面临不成功便成仁的关键期。

钱上任之初也有过一阵意气风发的劲头,可惜种种举措因混杂了“心太急”、“下药过猛”、“不乏外行动作”等因素而遭遇反弹。再加上机构调整等大环境变化,一年不到就被免去陕西广播电视台台长、陕西广播电视有限公司董事长职务,转任陕西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局长、陕西省版权局局长(兼)。

不久,陕西电视台又遭遇“小金库”窝案。2017年12月初,陕西纪委发文公布了对十多名领导干部及相关人员的处理结果。大约一周之后,钱远刚黯然赴陕西省作协出任党组书记。2018年1月15日,陕西发布一批人事任免显示,免去钱远刚的陕西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局长、陕西省版权局局长(兼)职务。

“熊出没”已久的陕西文宣迎来牛部长,但如何东山再起仍是难题

几年间,高层人事的剧烈动荡让陕西台的专业水准与业务质量跌落到何种地步,答案如秃子头上的虱子般简明,在此就不直接评说了。

报纸方面,最新公布的《陕西日报社社务委员会关于巡视整改情况的通报》显示,陕报的编校质量曾为全国倒数第一,估计这个“熊冠”应该是那次被“惊为天人”的去机场接高铁事件的“功劳”。(相关阅读:从北京乘高铁回西安的委员们被谁前往机场咥了个“冷活”?)

其实编校质量是采编业务里最基础的工作,常见的编校错误无非文字差错、语法错误、标点误用、数字用法错误、日期表述不清、内容重复等,多是由于编校工作不认真或对相关标准规范掌握不准所致,这项业务的技术含金量并不高,反映的主要是基本功与态度责任心。但反过来看,连如此基础的工作都落得垫底,又何谈采编水准。

本土传媒业的趴窝让陕西长期失去了省域之外的话语权,每有大小事件发生大多情况下只能任由全国舆论吊打,沉默是金被奉为圭臬,很难出现有效的对冲声音。但“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想扭转传媒领域陕西现在的惨状真是一个待啃的硬骨头。尤其是屋漏又逢连夜雨,经济的新常态让传媒业更是遭遇非常态、工资水平低得让人常变态。最近一位其他行业的专业人士与我聊起陕西的传媒业从业人员素质时,他感叹道:“打交道许多人后感觉陕西传媒圈里的人大部分就是一群小白加屌丝,而且乱”。我只能说旁观者清。

文宣领域的另外半边天是文艺界,陕西是文化大省,也是最早一批启动文化体制改革的省份,2009年启动之初陕西还把文化体制改革列为党政“一把手工程”,要求省、市、县各级强力推动。2011年10月的公开资料曾披露了这样一组数据:自2009年起的两年多时间里,陕西省委常委会、省政府常务会专题研究宣传思想文化工作达30次之多,省委、省政府及两办专题下发文件50多份;省委、省政府分管领导先后主持召开省文化体制改革与文化产业发展领导小组会议达30多次;省一把手就文化体制改革问题主持召开的会议就有15次之多,批示50多次,并多次强调“文化体制改革和文化产业发展工作拖不得、也拖不起,必须加大力度、加快进度,务求取得实质性进展”。

当时陕西文化体制改革的重心是经营性文化事业单位转企改制,三年下来转企倒是领跑全国了,但却忘记了转企的目的是啥。转企其实并非文化体制改革的最终目的而是途径,是希望通过转企来释放文化产业发展的活力,让文化产业发展壮大,最终目的是当年宣称的“让文化产业成为陕西的支柱产业”。但近十年下来,陕西其实距离这个目标相当遥远,所谓转企无非是表面上换了个马甲而已。

2018年3月27日,陕西省委对外宣传办公室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了陕西省文化产业发展现状,也自爆陕西省文化产业发展的四大短板。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省文化产业增加值占全国文化产业增加值的2.6%,占比不到广东的1/5,北京的1/4,浙江的1/3,湖南的1/2,即使与西部第一位的四川相比,也还有500多亿的差距。

2017年上半年,全国规上文化企业5.4万家,实现营业收入4.38万亿元。而同期陕西省规上文化企业为848家,实现营业收入363.8亿元,企业数占全国的1.5%,营业收入仅占全国的0.83%。这就是陕西省与全国的距离。

“熊出没”已久的陕西文宣迎来牛部长,但如何东山再起仍是难题

会间还指出,陕西文化产业知名品牌少、龙头企业无论从规模、影响力,还是产业运作水平上都与同行业领军企业有着较大差距。文化产业内容创新不足,向市场提供能够得到广泛认同的精品力作和拳头产品不多,文化产品和服务的供给与群众的文化需求结构不适应。

从这些公开信息中扑面而来的除了一个“熊”字之外还有什么?答案在风中飘。

干正事不咋地但爆起雷来却一个赛一个震动大。5年前,陕西省书法家协会换届乱象让海内外一片哗然,至今仍是文化界一个经典恶例,虽然当时出任的新书协主席无奈辞职,但给陕西文化大省这一称号带来的异样味道至今都难消除。但要说陕西人真是冷娃,这样的事件都难以对其构成前车之鉴,2018年3月美协又因突击换届中的种种乱象一度沸沸扬扬。(相关阅读:乱象丛生、风波骤起,陕西美协换届要重蹈书协闹剧覆辙吗?)

紧接着就是西安美术学院曝出所谓获国际大奖的青年教师原来不过是剽窃抄袭的丑闻,整得美院赶紧开除该“明星教师”,将与其的各种联系冷酷切割。(相关阅读:)

其实陕西文宣领域并非没有过辉煌,但细数之下你会发现,所有的辉煌都排列在时间线的逆向,越往过去追溯亮色越多,但向前走,却是一蟹不如一蟹。面对这样的现实,牛部长真可谓任重道远。

今天,我们迎来了第19个记者节。立冬之后,一路当心。—《调查清样》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调查清样。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 张洋)
看全文 和讯22周年:2018年12月31日之前安装,领22元红包

推荐频道

财经新闻 你总比别人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