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专访映客投资人刘晓松:判断公司看创新和打硬仗能力

2018-07-12 10:02 来源: 新浪网
专访映客投资人刘晓松:判断公司看创新和打硬仗能力
新浪科技 谭宵寒

  7月12日,映客今日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交易,开盘价4.32港元,较3.85港元的发行价上涨12.2%。以开盘价计算,映客的市值为87.1亿港元(约合11亿美元)。截至发稿,涨幅超40%。在上市前,映客最早的孵化者,A8新媒体集团主席兼CEO、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刘晓松接受了新浪科技独家专访。

  刘晓松表示,未来,映客会向更多的娱乐场景视频化、更多的垂直细分、更多的内容沉淀三大方向发展。映客创始人奉佑生也表示,团队现在有四、五条产品的孵化线,有些产品商业模型已经闭环得非常好。另外,奉佑生透露说,内部已经孵化了一款针对于三四线城市的中年人群的社交产品,数据非常好。“我认为能够在三到五年内解决这个人群的社交需求。”

  映客诞生

  上市的十天前,A8新媒体集团内部组织了一场映客路演,奉佑生又回到了他创办映客之前的公司,给投资人们讲述映客过去的三年。

  奉佑生于2004年加入A8音乐网,最早是一名工程师,“它最早的每一行代码都是我写出来的”;2010年在刘晓松的带领下,A8在北京组建多米音乐,刘晓松任董事长、石建平任CEO、奉佑生任COO;2014年,奉佑生从多米内部孵化出音频直播产品蜜live,担任CEO;2015年蜜live转为视频直播产品映客,开启了直播时代。

  但就此孵化过程,团队历经了不少困难。当时,音乐行业的版权大战旋即而至,多米音乐渐渐难以为继。据新浪科技了解,多米在内部成立了多个团队,分别做各种各样的尝试,远离版权,向社交化、游戏化方面转型。

  一天,刘晓松找到奉佑生和另一产品经理施凯文,“我跟他们说,你们找个地方待上一段时间,去哪儿你们定,甭考虑费用,但必须带回来东西,找到产品突破口,要是带不回来东西,你们就别回来了。”刘晓松说,“他俩也不含糊,跑到马尔代夫待了快一个月。”

  后来的故事是,奉佑生带的队伍做出了音频社交平台“蜜live”App,从多米团队中挑出22人,团队取名蜜莱坞挂靠在多米平台上运营;成立公司后最早由刘晓松任董事长,A轮融资完成后奉佑生出任董事长。

  最初的蜜live是音频社交,但Meerkat出现后,团队决定从音频改做视频,停掉蜜Live,发展映客。“视频的机会显然是更大的。”刘晓松向新浪科技说,当时也是有犹豫的,赛道太过清晰,强手林立,可能同时有100个团队在做同样的事情,其中有10家有强大的资源,比如流量资源、视频基础、资金支持。“我们一穷二白,只有干劲。”

  2015年5月17日,视频直播平台映客正式上线。刘晓松向新浪科技回忆说,奉佑生是个实在人。“我挺感谢佑生的,他很仗义,在多米最困难的时候跟我说,"老板,太难了,公司如果干不下去了,最后一个走的是我,但如果干下去了,我想早点走,实在是太苦了。"

  奉佑生在A8内部的路演上说,自己是一个比较宅、不善社交的人。“我是湖南人,普通话没那么标准,人也比较土一点,但湖南人最擅长干社交产品,比如有张小龙。湖南属于山区,很多人从小都是在深山里出生、泥巴里打滚长大,深山里的人没见过世面,很多时候都在独自品尝孤独。越宅的人,越有可能做出好的社交产品,因为他最懂什么是孤独。而越是社交大王,越可能做不出好的社交产品。”

  产品爆发

  在映客上线并进行着数个版本的迭代时,整个直播市场也处于爆发前夜。2015年下半年,直播软件17开始为用户所知,不过很快因审查原因被下架,行业内需要新产品来承接关注到直播产品的用户,映客成为这波热潮以及此后持续一年的直播红利期的受益者。

  “当时17下架后,映客团队迅速把流量抢过来。”刘晓松回忆说。但映客也经历过产品被下架的情况,且公司正在经历除多米早期提供的资金外的第一轮融资,这也是映客过去几轮融资中最困难的一轮。“行业当时也还看不清楚。投资人们说要等两个月,我当时就和他们说,你们投不投没关系,反正多米先确定再投。”

  2015年11月,映客随即完成了A轮融资,投资方包括赛富基金、紫辉创投、金沙江创投、紫辉创投以及多米在线。用户量增长、盈利规模扩大以及行业的快速发展让后来的融资逐渐顺利。2016年初,昆仑万维(300418,股吧)的周亚辉给奉佑生打了一个10分钟的电话,随后数千万资金打到账上。“你要多少就用多少。”在该轮次融资后,昆仑万维以6800万占增资后的映客近18%的股份。

  也借着这笔投资,映客开始做品类广告的投放,计划将市场点爆,赢得行业流量红利。2016年春节档,映客开始大幅铺广告,但刚做完决策不久,映客就在App Store被下架。“一大笔广告费已经砸下去,整个春节档用户留言骂我们,打广告打半天,就是找不到软件。”不过奉佑生也说,这一插曲虽然看似是失误,但其实是对的,被逼做了一次饥饿营销,也刺激了App上架后的产品爆发。

  再总结映客在2016年打下市场的原因,刘晓松说,第一,是在于产品的调性。映客传承了多米简单的核心,一键到达;另外特别重视女性用户。“社交产品得女性得天下,要从内心尊重女生,在面临流向和调性的选择时,如果女生不喜欢就下。”第二,是扎实的技术功底,包括产品的稳定性、流畅度等等。第三,有一支彪悍的团队。

  “映客2015年创业时,流量已经被巨头归集得很集中。”此时的映客一方面要约束用户一些不规范行为,一方面要面对竞争对手的打压。“映客未来还会面对很多变数和困难,但困难越大,机会也越大。现在很多大流量公司都是在流量环境当中被"呵护"长大的,而佑生的团队是饿着肚子长大的。”刘晓松说道。

  行业冷静

  但行业爆发性增长的结果是,行业也会在短时间内归于冷静,直播行业在2016年底开启整合。

  根据映客招股书,2016年、2017年的营收分别为43.3亿元、39.4亿元,营收出现下滑;在月活用户方面,2016年第四季度达到高点3000万,2017年一度下探到2000万,2018年第一季度回调到2500万。这也是映客备受质疑的一年。

  刘晓松说,映客的投资人此前有卖过股票的,但自己投进去了一股都没有卖。在他看来,映客能够在变化中抓住机会,娱乐产品的视频化、视频内容的分发、视频社交,这些如果能够干成市值能达千亿。“判断一家公司好或不好,就看团队的创新和打硬仗的能力。有,就是买它的未来。没有,就买它的今天。”

  今年开年,映客开始进行了一次主App以外的尝试——直播答题产品芝士超人,用一周开发时间上线,一个月内引爆。刘晓松说,芝士超人证明了团队可以打两场胜仗,不幸的是遇上了政策风险,没有收获。未来,映客会向更多的娱乐场景视频化、更多的垂直细分、更多的内容沉淀三大方向发展,而刘晓松认为这些比新开一个App更重要。

  奉佑生也表示,团队现在有四、五条产品的孵化线,有些产品商业模型已经闭环得非常好。“我吃过做音乐产品的苦,现在做任何产品的第一天,都要先把商业模式想清楚,为的就是把它顶进爆款。”另外,奉佑生透露说,内部已经孵化了一款针对于三四线城市的中年人群的社交产品,数据非常好。“我认为能够在三到五年内解决这个人群的社交需求。”

  在映客之后,A8也正在社交赛道和泛娱乐领域孵化新的公司和产品,重点集中在内容和发行两个方面,涉及音乐、文学、影视、游戏等领域,目前已经有多家公司发展良好。刘晓松表示,映客的成功与上市,更加坚定了A8的方向与信心,将朝着泛娱乐、社交、内容等方向继续探索。此外,映客的业务也涉及到内容分发,未来将与A8产生协同。

  资本之路

  再提起映客过去的三年,刘晓松说遗憾之处是不想用户增长太快、收入太快,因为管理跟不上,团队只能有机地成长,没办法拔,映客追求的是慢慢成长,而不是追求爆发性增长,希望未来能够向腾讯这样持续成长。

  “机会已经抓得很好了,如果说有抓得不好的机会,那就是在公司资本化的道路上饶了弯路。”

  2017年5月,A股上市公司宣亚国际发布《关于重大资产重组延期复牌暨停牌进展的公告》,公告中宣布,重大资产重组标的为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预计不低于50.00%的股权,9月披露细节,拟收购蜜莱坞约48.25%股权,标的资产交易价格近28.95亿元。不过该交易在进行7个月后选择终止。

  现在在资本市场相对较差的时间点上市,也被一些投资者认为是不太明智的选择。刘晓松向新浪科技否认说,第一,作为创始人而言,上市是企业和团队的里程碑,IPO是创业的理想之地,是比赚到多少钱更要重大的事情。

  第二,是给团队一个交代。“当时A8上市前,我给兄弟们写的白条已经放了8年,这张白条是否管用就看上市。”

  第三,有利于增强企业的生命力。很多未上市的企业碰到困难就会退却,但社会以及公司本身对上市公司的要求都会更高,社会给的资源也更丰富,上市公司的生命力要顽强得多。

  第四,已经临近上市了那必然要上。“启动上市时市场肯定是很好的,但车到山脚,突然市场不好,那么有两个选择,不上市,或者是少融钱继续上市。”刘晓松说,真正的企业家一定是选择先上市,公司成长是大局,一年两年的融资、股价都是小节,浪费时间、消耗团队期权期望值都会带来不利影响。“可能这笔钱后面就用不到,但也可能就成为急需的资金。”

  今日,映客在香港挂牌上市,股票代码是3700,奉佑生说,代码是自己选的,3代表映客成立三年,而700,来自腾讯的股票代码,0700。

(责任编辑: 岳权利)
看全文

推荐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