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坚:监管要根据整个金融体制的变化进一步适应

2018-01-13 15:01 来源: 和讯网


国家开发银行原副行长 高坚

  和讯网消息 1月13日,由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中国资本市场论坛在京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为“中国资本市场:股市与债市的协调发展”,和讯网作为特邀媒体对论坛进行报道。

  国家开发银行原副行长高坚出席并发表主题演讲,他认为,金融市场一个重要的功能是承载风险,不是消灭风险。但是这个承载风险一定是风险和收益相匹配,金融市场要做的就是,无论如何,要使它们匹配。

  中国要大力发展债券资本市场,大力推动间接融资向直接融资的转变,大力推动金融向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中小企业、民营企业,新兴产业去投资,这个需要我们做很多工作,现有的金融体制完全不适应。监管要根据整个金融体制的变化,适应这个变化,进一步统一。

  以下为部分文字实录:

  90年代有一段时间,我们在资本市场法律制度方面有了很大的发展,尚福林当证监会主席的时候,几个基本大法、《信托法》、《证券法》等建立起来,股市也在发展。股市建立起的那一天,就有为国企圈钱的动机,有老百姓(603883,股吧)把股市作为赌场的过程。

  同时,证券中介机构在套利,靠内幕信息,所以这个市场在很长时间发展,这些问题都非常严重。刚才李扬老师讲的非常透彻,反映了很深刻的问题。

  这些问题我们现在反思,我们现在市场的问题我觉得还是间接融资为主,而且主导这个市场。

  大家知道,间接融资成本高一些,因为银行要拿2%到3%。我们看一下金融市场,做一下国际比较,中国的金融自由度是20%,美国是70%,大多数国家平均是40%到50%。刚才李扬老师讲,中国的股市和债市是世界的第二和第三,我们的经济也是第二,看起来比较匹配。但是对于金融的自由度指数是20,比较低,美国是70,大多数国家是40和50。所以我们看出,我们金融市场的差距,金融自由度低,反映了金融市场的效益低。

  我们谈供给侧改革,供给侧是资本、劳动、全要素增长率。如果理解为技术,资本市场的效率,劳动市场的效率,资本市场的效率如果我们看一些数字就知道。我们现在的融资,特别是民企,中小企业融资成本大概可以到10%和30%。而我们的存款到银行里平均是2%。8到30%左右的百分点就消耗在金融市场中了,所以能你不说这个市场的效率非常低吗?这也是为什么说资金体内循环,不到10%,是脱实向虚,而不是脱虚向实。为什么?这里我们要找到原因,其实原因也不复杂,如果你看银行,大家看的是传统行业,看的是国企。因为银行首先要能抵押,能有担保才能给贷款。给谁贷款更安全更有效率?我愿意给国有企业,国有企业肯定是安全。哪怕它的头出了问题,我这个钱也能追回来,国有企业还大。

  拿开行做例子,我们给铁道部的贷款一笔1千亿,这1千亿我一个合同,评审什么都很简单。我要是给中小企业做1千亿的贷款,开行基本上不直接做这个业务,那你想得多少人?要几万人做这样一件事。所以这种间接融资的体制肯定是适合传统行业,适合以国企为主的这样一个经济结构。银行的发展也都是在这个过程中,在中国快速发展的时候,投资的企业大多数都能赚钱,然后是抵押担保,国有企业做这些很容易。

  可是我们现在经济结构变了,我们现在传统行业和产业在往下走,新兴产业在往上走。新兴产业是什么?大量的是养老、教育、消费、医疗,这是一个领域,然后就是高科技领域,人工智能、区块链、AR、VR等等,这些技术大多数都是非国有企业,而大多数都是中小企业,大多数都是创业。在服务领域、民生领域、消费领域和教育领域,大多数都是民营企业的领域。而银行的钱到不了这个领域,所以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大家说脱虚向实,我问了几个分行,包括商业银行、开行,他说这个向实做不到,说给个民营企业,一个中小企业贷款,你抵押和担保没有问题怎么敢担?所以钱出不去,可是钱大量的进入这个领域中。

  再举个例子,这几年各种基金业迅速发展,但是大多数基金都是产业基金、地方政府引导基金,钱很容易募集。所以地方政府很多也是非专业的基金管理人做这个事情。因为这些人不专业,钱用不出去,大量的钱都是在这些引导基金里面,钱出不去。所以一方面需要资金,一方面有大量的资金,两者不能匹配。所以因为你的金融机构,必须随着你的经济结构变化,产业结构变化不断提升,要改变,这也是为什么资本市场重要。

  资本市场在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重要,但是与此相关的就是基金业的发展和资产管理业的发展,这是大家提到大的资管,财富管理。因为是为老百姓管钱,为大量的创新企业、中小企业、新兴产业投资,为消费领域投资,需要这个领域的发展。所以这些不匹配的问题,是我们非常重要的核心问题。

  我们金融领域发展,从间接向直接,从国营向民营,从传统经济向新型经济,再有就是大家不要忘记一点,就是金融危机以后,为什么说金融回不到金融危机以前了?除了金融的架构、体制、监管模式,金融营业的模式等等都在变化,最主要的我们出现了金融科技。金融科技的意义非常大,我们中国赶上了这一轮,如果做得好,我们通过金融科技会大大的提高我们金融市场的效率。李扬说现在市场的发展,一个是配对市场,另一个是平台市场。其实交易所就是一个平台市场,我们不过把它按照一个半政府来管,我们怎么样让它更市场化?变得更有效率?我们配对市场怎么能更好?这里区块链技术和其他技术,FinTech这些领域有广泛的应用前景。

  人民币的国际化和债券资本市场的国际化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人民币国际化大家都是谈跨境贸易、外国储备,持有人民币,结算、SDR等等,这些技术上也是必要的。最重要的,人民币债券资本市场的国际化,因为外国人只有你的人民币资产,他最关心的就是流动性,怎么样能变现,市场越有效率流动性越好。国内债券资本市场的发展和人民币的国际化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也是最重要的。

  所以我的结论就是,中国要大力发展债券资本市场,大力推动间接融资向直接融资的转变,大力推动金融向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中小企业、民营企业,新兴产业去投资,这个需要我们做很多工作,现有的金融体制完全不适应。监管要根据整个金融体制的变化,适应这个变化,进一步统一。

作者:J70

(责任编辑: 姜奇琳)
看全文 ( 剩余% )
1500万人的投资理财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