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金星:整容是走捷径吗?

2018-07-17 11:36 来源: 36氪

 

  一位整容的女孩说过一句话,很打动我:“我并没有想变得多漂亮,我只是想变得跟其他人一样。”我们很多人觉得习以为常的事情,对于那些天生没有那么好看的人来讲,其实很不公平。因为他们过去十几二十年可能都活在自卑里。

金星:整容是走捷径吗?

  金星

  青腾大学学员,新氧创始人

  7月15日18:00,“星空演讲2018青腾大学专场”在腾讯新闻正式开播,来自青腾大学的“美丽缔造者”金星分享了他的创业故事。以下为金星的演讲内容(有删改):

  是时候告别整容歧视了

  大家好,我是青腾大学学员、新氧CEO金星。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整容。

  首先让我们先来做一个小调查:在座觉得自己的颜值很高的请举手?刚才没举手的观众,有想过“如果能变得更好看就好了”的请举手?

  不好意思举手也没关系,现在中国已经超越巴西成为仅次于美国的整容第二大国。

  现在一年进行整容的人有多少呢?根据我们的调查,这个数字是2000万,大概只占全国人口的1.5%,但是在北上广这样的一线城市,选择整容的人比例可能会超过5%。在传媒、影视这样的“看脸”的行业,比例会更高。

  随着GDP的不断提高,大家手里有钱了,整容已经不再是“都市传说”,而是成为了非常普遍的现象。

  根据我们的统计,通过整容改变容貌的人群中,95后甚至是00后人数的增长速度是最快的。

  选择整容的人越来越多,而社会上对整容的歧视却一直没有缓解。

  很多整容的人都背负着负面标签:肤浅、爱慕虚荣、喜欢走捷径等等。甚至有人把女孩子整容和作风败坏联系起来。

  今天,我想说的就是:是时候告别整容歧视了。

 

  讨论整容,就像讨论流行服装一样平常自然

  首先,我对整容从来没有偏见。

  我姐姐就割过双眼皮,这是个小手术,但是这个小手术是我妈妈亲自动手做的。没错,我妈妈就是一位整容科医生。

  我经常开玩笑,我姐姐这也算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了。所以我怎么会觉得整容的都不是好人呢?我姐姐和我妈妈会把我逐出家门的。

  当我开始创业的时候,我去了首尔做市场调查。在狎鸥亭,路两边密密麻麻的都是整形医院,我当时就震惊了。

  更让我意外的是,中国女孩子如果要动手术,一般都遮遮掩掩,不愿意让人知道。而韩国女孩子经常做了手术,头上还包着纱布就在外面喝咖啡、逛街,路上的行人也不会给她们异样的眼光。

  大家觉得这个太稀松平常了。

  我们进了一家咖啡厅,陪我去的朋友说,隔壁那桌的几个女孩子正在讨论整形,就跟讨论这一季什么衣服最流行一样。

  我当时就非常佩服这些韩国女孩,她们有勇气去改变自己,而社会也非常的宽容。

  在我们公司,我观察到了更多有趣的现象。

  比如说,经常有想变美的女孩子来我们这里应聘,因为我们公司有整容假,你如果去做手术,术后恢复需要几天我们就给你放几天的假。结果有的女孩子来了以后,做了几次手术,漂漂亮亮地就来跟我提辞职了。

  这时候我发现,这些(辞职的)女孩子都是又聪明又有执行力的女孩子。

  为什么呢,首先,她想变美,证明她对自己有要求;其次,她来我们公司证明她有计划。因为在我们公司她能够接触到一手的、最权威的行业信息,方便她做功课;作为公司员工,可能还会有折扣;做完手术可以享受公司假期;恢复期同事们也非常包容,甚至还能提供恢复期的建议。然后变美了,拿着一份还不错的工作简历,就可以漂漂亮亮地跳槽了。

  这样一个有追求、有计划的女孩子,做什么不会成功呢?

  所以搞得我现在有点“心里阴影”,一看哪个同事变美了,我就得找她谈心了。
 

  整容就是走捷径吗?

  有人说,那整容都整成蛇精脸了,简直就是带坏社会风气。

  我想说,盲目地推崇蛇精脸、肉毒脸那是审美有问题,并不是整容本身的问题。

  大家都追求美,比如说我去健身让自己体态更美,大家都会很赞同,就会觉得你是付出了努力。但是比如说我通过整形出来的美,大家会觉得好像你走了捷径。

  但是整形就是往病床上一躺那么简单吗?整形同样需要巨大的付出。

  对于选择整容的人来说,他们首先要面临内心的纠结,因为社会上对整容的负面看法实在是太多了,他们必须要克服这一道心理障碍。

  然后,阻碍他们的还有来自亲朋好友的反对。大概没有男孩子不想要一个漂亮的女朋友,但是大多数男孩子都不愿意自己的女朋友去整容。

  最后,即便是千辛万苦说服家人、搜集好了资料、选好了医生,可能还要面临手术带来的巨大痛苦和漫长的恢复期,甚至还有失败的风险。
 

  我没想变得多漂亮,我只想和其他人一样

  也有人会说:之所以整容因为他们太肤浅,他们只看得到外表。整形就像考试作弊,整形的人都是不学无术的人。这就更是诛心之论了。

  外表重要吗?当然重要。

  现在有个词,叫颜值经济。这个词也很值得玩味,好像有了颜值就有了一切,“颜值即正义”、“颜值即流量”。但我要问一句,有颜值的人就有能力么?颜值高的人就都是好人么?当然不是,这很荒唐。

  当全社会都把美作为一种稀缺资源追捧的时候,那些颜值不高的人,他们内心的痛苦常常是美人不能理解的。

  而每个人对于美的追求是不同的,如果说美的满分是100分,有的人可能40就知足了,但有的人觉得不到80她就抬不起头。

  我们之前跟踪观察过很多整容的女孩,想了解他们整容前后的变化。

  其中有个女孩子说:

  “我并没有想变得多漂亮,我只是想变得跟其他人一样”。当时她忍着眼泪,语气夹杂着埋怨。让人特别的心酸。

  我们很多人觉得习以为常的事情,对于很多天生可能没有那么好看的人来讲,她可能过去十几二十年都活在自卑里面,其实对她们来讲很不公平。

  之前当大家很避讳整容这件事的时候,经常有人用”求美者“代替整容者。觉得这样好像就是正面的、褒义的了。

  但我非常不喜欢“求美者”这个词,美是一个可以自己主动争取的事情,化妆、健身、注重搭配甚至整容都可以让一个人变美,这是个体的主观奋斗,为什么要求美?向谁求?

  从人类的祖先直立行走到进入到文明社会花了差不多1万年的时间,在这1万年里面,除了过去30年,整容技术真正开始成熟之后,之前的9970年里面,你天生是什么样,你基本上这一辈子就是什么样。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应该只关注内心而不关注外表吗?不可能,从人还是动物的时候就已经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了。

  只有这30年,改变你自己外貌的权力才真正握在了你手里。

  一出生每个人都是一张白纸,我们可以通过运动让自己变得健康,可以通过学习让自己变得富有涵养,那为什么我们不可以通过整容,让自己变得符合自己对美的追求呢?
 

  整容是一面镜子,折射出社会上很多东西

  1. 我们对外表是不自信的

  关于对美的定义,这里有个有意思的地方。

  从整容的热门项目来说,亚洲人更喜欢双眼皮、高鼻梁、尖下巴这样的轮廓方面的雕塑。

  这说明其实我们是不自信的,我们整个东亚对自己的外表都不自信。

  我们会觉得西方人的相貌是好看的,所以我们想让自己变成西方人,你想双眼皮,隆鼻,五官轮廓变得立体,这其实都是西方人的样貌特征。

  还有一点,我觉得东方的社会压力可能会更大。

  整形为什么在东亚几个国家这么流行?你会发现这几个地方共同的特点就是人口很密集,资源稀缺,社会的竞争压力非常大。

  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整形其实是提升自己竞争力的一个手段,不管是对于提高职场竞争力还是婚恋的竞争力来说,提高颜值都是很有效的方法。

  根据我们的统计,每年高考结束之后和大学毕业这段时间都是一个整容集中爆发的时间点。

  大家都是要马上要进到一个新的人际关系的环境里面,所以这是一个极好的改变相貌的时间。我认为整容是一面镜子,它能折射出来我们这个社会的很多东西。

  在新氧的平台上有很多整容前后的对比照片,都是我们的用户自己主动分享给大家做参考的。

  我发现,好像很多人整容前的照片看起来都很不开心,至少没有笑得很灿烂。但是整容之后,整个人的神采都不一样了,他们笑得非常开心,尤其是自拍。而且整容成功之后,越来越多的人会开始打扮自己,甚至开始有勇气去社交、去深造。

  2. “没人看你的内在美”和“娘娘腔”

  我一开始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后来我们和《南方周末》合作做了一个调查。

  我们发现,在我国,女性的自信指数明显低于男性。

  我突然就懂了。因为我从小跟我姐姐和她的小伙伴们一起玩,她们跳皮筋儿我就负责给她们撑着。我算是比较了解女孩子是怎么成长的,怎么想的。

  中国的女孩子,从小就被教育:“心里美最重要,外在美都是浮云”,但是长大了之后,面临求职、求偶,却突然被告知:“没有人有义务通过你的外表看到你的内在美。”

  甚至颜值的压力不仅女孩子有,男性也有。

  近年来,男性整容人数的增长速度是超过女性的。男生整形通常来讲有两种,一种是刚需,比如像植发。

  另外一种就是因为想要变得更帅、更man。他们有的人会喜欢植胡须,会喜欢打玻尿酸去把自己的轮廓,下颌线去弄得比较清晰。但是如果男生一旦被人知道了去整容,他们面临的压力和歧视就更大,会被嘲笑是“娘娘腔”,“不爷们”。

  我们就是处在这样一个社会。整个的审美和价值观还不够多元,不够包容。这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都是一种潜在的伤害。

  这合理吗?这不合理。
 

  为了心目中更好的自己而改变

  我自己的审美还是比较多元化的。我觉得很多人都有自己的美,只是他自己不够自信,其实我觉得自信的女孩子就特别美。

  但是每天媒体都在说,这是个看脸的世界。每天有各种美妆博主告诉你,变得美才有人爱。

  或许有人可以坚强地和这种观念斗争,我特别支持,而且我觉得勇敢独立就是一种美。

  但是那些可能比较软弱、或者没有强大到可以斗争的女孩子怎么办?

  何况,对美的追求也没有错。在我看来,只有让变美变得更容易、更简单、更低成本,才能彻底解决这个问题。

  我从来不鼓动别人整容,甚至我一直希望社会可以更多元,不再唯颜值论。

  我也从不相信一个手术能够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但我真的害怕,这些需要做改变的人,因为没有可以支持他们的平台而走了弯路;那些做了改变的人,会因为这些外界的声音,而变得迷茫、惶恐、怀疑自己。

  我一直相信:为了心目中更好的自己而改变,这样的努力永远值得被赞美。
(责任编辑: 张洋)
文末彩蛋:打开APP阅读文章,文末领取22元红包 未完待续,继续看

网站仅显示部分内容,请前往和讯APP阅读全文

取消 确认

推荐频道

财经新闻 你总比别人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