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谷歌并购HTC的手机业务 背后的原因可能是什么

2017-09-11 09:42 来源: 虎嗅网

  近日,HTC再次迎来坏消息,这家曾经的手机巨头单月营收创下13年来的新低。同时,还有消息称,谷歌收购HTC手机业务的谈判已经进入尾声。那么问题来了,如果谷歌并购HTC的手机业务,背后的原因可能是什么?

  只有谷歌会接盘?

  我们认为,就HTC的手机业务本身而言,除了谷歌之外,其可能根本找不到买家。

  在此,也许有人,甚至包括HTC自己都会认为我们的看法过于偏激,毕竟此前的Palm、摩托罗拉、诺基亚等这些在手机产业与HTC一样逐渐没落的厂商最终均找到了买家。例如Palm被惠普并购;谷歌收购了摩托罗拉移动,之后再度易手联想;诺基亚归属于微软。但不知业内知否注意到,除了时间的因素之外,尽管这些厂商同样是走向没落,但依旧具备HTC现在所不具备的价值。

  例如当时的Palm具备基于Palm OS的完整独立生态系统;摩托罗拉移动除了具备大量专利外(这也是为何其仍可以被两次出售的主要原因之一),可以让谷歌借此维持Android阵营的稳定(当时Android正面临苹果和微软专利诉讼的压力),而摩托罗拉当时为了大力支持Android的发展,彻底放弃了自己的Linux系统。与摩托罗拉移动类似,诺基亚在被并购前,也是放弃了自己的Symbian系统,且拥有大量的专利和手机用户基数外,还在最后成为微软Windows Phone生态系统的中坚(例如其Lumia手机一度占据微软Windows Phone出货量的90%以上)。

  既然如此,谷歌为何要出手并购HTC?按照坊间最流行的分析,认为谷歌有意买下HTC智能手机部门的原因其实就是为其自有手机品牌Pixel的研发和制造积累专用资源。Pixel手机上市时曾遭遇过大范围缺货,如果HTC放弃自有品牌产品,只负责Pixel的制造,那么产能就能跟上市场需求了。除此之外,HTC在音频和影像领域的多年积累也是谷歌最为看重的资本,未来U11或U Ultra上的设计元素甚至可能会延续到Pixel的血脉中。此分析初看相当有道理,但在现实的市场面前却禁不起推敲。

  首先,无论是之前的Nexus系列,还是现在的Pixel,均是作为谷歌Android阵营起到象征意义的标杆产品,且从未达到可观的市场销量。Pixel发布时,有业内预测年销量应该在300~500万部,结果最终乐观的统计充其量在50万部左右。

  再看HTC的手机业务,销量也是暴跌,目前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仅在2%左右,基本上与已经退出智能手机市场的微软相当,只不过HTC还在苦撑而已。可见,上述HTC在音频和影像领域的多年积累可以助力Pixel的说法很难成立,至于解决Pixel的产能问题,我们认为鉴于Pixel和HTC如此之低的销量,与提高产能并无直接的关系,而是市场需求所定,即如果市场和用户不买账,即便是产能跟上也是徒增加库存而已。

  谷歌与HTC的合作过往

  从过往看,两家公司可谓是老相识,HTC不仅代工过谷歌手机,还是最早一批支持Android系统的厂商,可谓谷歌铁打的合作伙伴,并一度成为Android产品的代名词。 例如2008年,这家台湾手机制造商推出了首款上市销售的Android手机—HTC Dream(G1)手机。两年后,它又与谷歌合作推出了Android旗舰产品Nexus One。

  如果G1到G6算是HTC在 Android 阵营的蓄力之作的话,那么G7(HTC Desire)才真正让更多消费者认识并记住HTC这个品牌。更为重要的是,通过Desire ,谷歌Android+合作厂商的模式初见成效,在很大程度上起到了推广了Android的作用。或者说,正是由于HTC对于谷歌Android成功标杆的示范效应,才使得Android成功获得摩托罗拉、三星、LG、索尼、爱立信等等国际大牌的支持。

  另外一个HTC鼎力支持Android的例证,是其在技术的创新上也竭力配合Android的战略和节奏。有传闻称,早在2010年,时任Android负责人、素有“Android之父”之称的安迪·鲁宾就已经开始着手AR智能手机的技术合作研发,当然这之中少不了HTC的鼎力配合。例如2012年,随同HTC Desire X,其发布了ImageChip芯片,这颗芯片是HTC自研的ISP芯片;2013年HTC One M7发布,其采用的Ultrapixel超像素技术的摄像头虽然只有400W像素,但只有1/3寸的超大感光元件尺寸,加上第二代ImageChip芯片,大幅提高了拍照效果。

  需要说明的是,ImageChip的核心功能是支持HDR即图片视频拼接技术。400W像素的Ultrapixel摄像头可通过更低的数据量,能让智能手机更轻松实现AR功能。双镜头Duo景深相机,探测景深的功能也是AR的雏形应用。但不幸的是,发布第二个月,鲁宾就被调离了Android部门,并在2013年离开了谷歌。而在其离职期间,HTC上述的硬件并未得到应有的Android系统和应用的支持,自然未能在市场竞争中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实际情况是,自安迪·鲁宾离开谷歌之时,也是HTC开始走向没落的开始。

  当然,我们在此并非将HTC的陨落完全归咎于其与谷歌的合作,毕竟这与HTC自身的产品和营销策略也密切相关,但其对于Android的贡献是有目共睹,谷歌对此也是深知肚明。那么面对昔日成就了自己的重量级合作伙伴今日陨落,甚至出售都可能无人接盘,只能自生自灭的窘境,谷歌怎能不出手相助?否则让其他合作伙伴作情何以堪?跟随Android就是HTC这个悲惨结局吗?

  谷歌自然不会给业内留下这种卸磨杀驴的印象,况且鉴于目前HTC的状况,其并购的价格肯定要远远低于当初125亿美元并购摩托罗拉,对于谷歌不会造成任何的财政压力,反而通过此举稳定Android阵营的军心和证明自己对于合作伙伴的感恩之心。

  谷歌在防范什么?

  不过,如果你认为谷歌仅仅是为了“感恩”而并购HTC手机业务的话,又未免高估了谷歌的“良心”。毕竟作为商业企业,利益还是占据重要的位置。具体到并购HTC手机业务,我们不得不再次提及安迪·鲁宾。

  众所周知,离开谷歌的安迪·鲁宾创建了一家名为“Essential”的手机初创公司,并在今年发布了首款智能手机—Essential PH-1。从媒体曝光的信息看,评价颇高,甚至称其超越了三星的S8。虽然媒体多将Essential PH-1与三星和苹果的iPhone对标,但我们认为无论从产品定位、市场规模还是背景,其对标的真正对象应该是谷歌的Pixel。

  遗憾的是,虽然Essential PH-1好评不少,但也存有瑕疵。例如外媒Phandroid就对Essential PH-1的拍照样张做出了评价,称其看起来是使用3年前的手机所拍摄的。相比之下,尽管Pixel销量不佳,但在拍照方面则显现出了自己的优势。例如在法国著名影像实验室DxO旗下的DxOMark评分中,Google Pixel得到了89分的高分,这是智能手机在DxOMark中得到的最高分数,并且直到现在也没有手机可以超越。

  对此,有业内人士称,不排除未来安迪·鲁宾与HTC再次合作的可能,因为就像前述,HTC在影像方面的技术创新和积淀足以弥补Essential PH-1与Pixel在拍照上的短板。而有了HTC的技术加持,未来最终谁能战胜谁还真不好说。对此,我们相信谷歌也是一目了然的。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此次业内传闻的谷歌并购HTC,谷歌真正的目的是通过并购示好HTC(避免其自生自灭,充当托底的角色)和Android阵营,同时防范HTC与其他合作伙伴,尤其是安迪·鲁宾创建的“Essential”手机初创公司可能的合作,进而让自己Pixel最大卖点可能被稀释的一举两得之举。

(责任编辑: 张洋)
看全文 ( 剩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