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资质“黑洞”无解 P2P广告难下架

2018-08-06 09:40 来源: 新浪网

  P2P行业“风雨飘摇” 从业者、投资人苦等监管落地

  7月,不少投资人面临人生中的至暗时刻,P2P平台接连爆雷。在不断蔓延的恐慌情绪中,投资人上“门”讨钱,面对“人去楼空”的平台现状,报警,成为他们唯一能够做的举动。

  愤怒的投资者将不满的情绪投射到这些P2P平台投放广告的网站平台,质疑相关播出平台是否尽了广告审核义务。然而尴尬的是,由于P2P监管政策迟迟未落地,P2P在法律法规的真空地带野蛮无序生长,他们在各大互联网渠道投放的广告,从法律上很难判断这些广告平台是否有责。

  2016年8月24日,银监会等机构制定《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其中明确提出P2P需要到金融监管部门备案并申请ICP证。然而,时至如今,监管机构给出的过渡期已近两年,能够合规拿到资质的P2P平台寥寥无几。

  “难产”的监管落地、爆雷的P2P平台、“被牵连”的网络广告平台、血本无归的投资者,在这一场多米罗骨牌式的坍塌中,究竟谁错了?

  网络平台要为P2P广告担责吗?

  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P2P未集中爆雷之前,投资者很可能意识不到,他们在看剧玩手机时看到的P2P理财广告,其实打开的是潘多拉魔盒。

  早在2016年8月24日,银监会等机构制定《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称《暂行办法》)曾对互联网金融广告做出限制规定,其中第“13条禁令”中第四项明确表示:不得自行或委托、授权第三方在互联网、固定电话、移动电话等电子渠道以外的物理场所进行宣传或推介融资项目。线下广告被堵死之后,只能在互联网渠道宣传的P2P盯上最容易形成热点的网剧与综艺。

  2017年,P2P“霸占”了主流网剧的中插广告。播放量超20亿的豆瓣9.1分神剧《白夜追凶》里,钱站与爱钱进两家P2P平台的创意中插广告配合整个剧情发展。《那年花开月正圆》中出现了悟空理财、现金借款、爱钱进三家网贷平台。

  根据记者统计,2017年播出的热门大剧中,共有包括《楚乔传》《军师联盟》《河神》在内的16部影视剧(包括综艺节目)出现了互金平台的广告,涉及多达10个以上互金平台。今年上半年,数据翻番,共有16款互金App植入到20个影视或综艺节目中。今年被立案调查的唐小僧的广告就曾出现《琅琊榜2》等多个热播剧中,《上海女子图鉴》也曾被网利宝和爱投资 App 霸占,当下热播的《扶摇》中依旧穿插了和信贷的广告。

  根据《暂行办法》,银行存管是衡量网贷平台合规化水平的重要标准之一,并明确P2P平台要按照通信主管部门的相关规定申请相应的电信业务经营许可(ICP经营许可证)后方可开展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

  依此标准, 《IT时报》记者调查发现,在网剧上线的众多理财广告,资质并不齐全,如在热播剧《楚乔传》《醉玲珑》《河神》植入的向上金服,在节目播出后也就是2017年8月才与银行签署托管协议,10月才拿到ICP证。在《那年花开月正圆》《军师联盟》中投放的悟空理财,也是在2017年11月才获得ICP证。

  小米最近便饱受冲击,旗下平台里做推广的P2P平台多数爆雷,大量“米粉”投诉质疑小米为这些平台做背书。小米对此表示,MIUI采取了业内非常严格的广告推广审核标准,所有P2P平台均要求提供资金存管证明+ICP证或ICP截图+运营时间+注册资金的多项证明等,但从已经爆雷的平台来看,小灰熊金服、钱妈妈、捷麦、吆鸡理财等等均没有进行银行存管。

  游离于监管空白地带

  然而,从现有法律来看,这些接受P2P平台投放广告的互联网播放平台,很难被追责。

  “根据现有法律,播放平台更多应该承担对广告主资质、广告内容、广告形式等方面的合规审查义务。”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院长傅蔚冈表示,具体包括相关资质方面,是否取得金融监管部门规定的资质或许可,广告内容是不是夸大宣传或虚假宣传,符合国家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等等。

  只是,原本可以作为互联网播出平台对P2P广告审核标准的互金平台资质,仍然迟迟未能普及。2016年8月发布的《暂行办法》要求发布日起即实施,但同时又给了P2P平台12个月的过渡期,要求平台在过渡期内通过采取自查自纠、清理整顿、分类处置等措施,进一步净化市场环境,促进机构规范发展。

  实际上,过渡期直到现在也未结束。2017年12月,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关于做好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整改验收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2018年4月底之前完成辖内主要P2P机构备案登记,6月底之前全部完成。然而日前,中国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峰却公开表示,原定于2018年6月底前完成的P2P网络借贷备案工作不仅延期且年内无法完成。

  这导致播出平台对P2P平台的资质审核成为一个“无解之题”。上海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的黄婧认为,“因为监管未能落地,这些平台没有获得相关资质,因此,即使没有ICP证,也不能判定尚未获得资质的P2P平台是违法运营,他们可以开展正常的业务以及投放相关广告。”

  “对互联网金融广告,新《广告法》里并没有明确的规定,即使是互联网广告相关法律法规,也唯独没有提到金融类产品。”傅蔚冈补充道,类似唐小僧这类P2P广告的爆雷情况,很难向广告相关主体追责。

  爆雷根源:信息中介定位被异化

  在广告末梢体现的监管层面的缺失,仅仅只是P2P行业的一角。“整个行业太鱼龙混杂了。”网贷之家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很遗憾地表示,“即使是最简单的平台是否合规问题,依旧没能解决。”

  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发布的《2018年上半年P2P发展监测报告》统计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国内在运营的P2P平台共2835家。2017年7月到2018年6月一年间,新增P2P平台141家,消亡1407家,今年上半年新增P2P平台36家,消亡721家。。进入7月,P2P爆雷进一步呈现加速度,另有数据统计,7月消失的平台超过200家。

  “根据行业预期,P2P平台从业数量在几百家左右是正常水准。”于百程强调,“每月都有平台退出是很正常优胜劣汰的结果,但这两月反常的地方在于,流动性紧张的背景下,大量平台在资金链断裂后恶性退出。”

  此次集中爆雷的原因,于百程认为是多元素共同作用下出现的流动性释放:在金融去杠杆的大背景下,贷款类机构受到巨大压力,不仅仅是P2P,包括银行在内,坏账率今年均提高不少;许多平台背后股东是上市公司,随着前段时间股市暴跌,股东将投入平台的资金进行转移;几轮爆雷过后,投资人恐慌引发挤兑,即使没有内部问题的P2P平台,也会因为经营不善而爆发。

  理论上说,网贷平台如果符合监管要求的信息中介定位,不应存在流动性风险,而在实际业务开展过程中,很大一部分平台异化,涉及自融、虚标、大标等多种违法问题。

  很多正规经营平台也出现了流动性风险。一些理财计划类产品,比如底层资产的借款周期都是24个月,但是投资人为了流动性,偏爱短期如6个月的产品,因此平台将长期底层资产设计成短期的理财计划,是最常用的操作手法。投资人理财计划到期后,平台将底层债权进行转让给其他人,从而实现理财计划资金的退出,但风险在于,一旦无人接盘,原来的理财计划投资人资金就无法退出,这是典型的由于产品设计导致的流动性问题。另外一类是经营性流动问题,投资人恐慌导致新标的无人投,借款端就无法放款,企业的正常经营就无法持续,同时逾期数据也在上升,最终引发平台资金链的断裂。

  在这一波浪潮中,于百程认为监管层的动作十分重要,“行业太复杂,但从我们的观察来看,P2P行业中刻意诈骗还是少数,大部分资金流向都是投进实业里面,有些运行良好P2P平台,应该给予相关资质。”

  “监管层的政策迟迟未能落地,容易引发投资人的恐慌。”于百程担心,风波过后,P2P想的再重新获得投资人的信心难上加难。

(责任编辑: 赵艳萍)
文末彩蛋:打开APP阅读文章,文末领取22元红包 未完待续,继续看

网站仅显示部分内容,请前往和讯APP阅读全文

取消 确认

推荐频道

财经新闻 你总比别人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