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贸易保护主义的代价与中国的对策

2018-11-09 20:50 来源: 证券市场周刊

  美国要实行“公平贸易”,减少逆差,但不会占到实质性便宜。中国没必要硬碰硬,可自行开放市场,降低关税,对外资实行优惠,准备迎接随之而来的其他方面可能出现的更大冲击。

  本刊特约作者 杨帆/文

  2018年7月27日,美国参议院通过决议草案,要求降低1700项商品进口关税,其中一半产自中国。

  不能断定这就是对中国贸易战的缓和。在中国对美国3000多亿美元贸易顺差中,约40% 是美国企业对中国投资,把产品向美国出口的。美国政府不能征收本国投资者的关税,所以允许他们申报减免。中国曾多次警告美国,贸易战会殃及美国对华投资企业的利益。美国政府并未因此停止贸易战,而是采取其他措施,对美国企业在中国设厂、返销美国的商品减免关税。

  我们对于中美贸易战的长期性、复杂性要有心理准备。很快,美国宣布对中国出口商品2000亿美元征收25%关税,中国已经无法对等报复,即宣布对美国进口商品征收600亿美元关税。

  中国从贸易保护走向自由贸易

  中国一直被批评为“贸易保护主义国家”。记得上世纪90年代中国争取加入WTO的时候,用算数法计算的名义关税高达46%,但按照加权平均数计算的实际关税率只有23%。这是因为高关税的商品进口数量少,又存在大量关税减免,低关税的商品进口数量多,加权平均比算数平均减少了一半。再把走私折算为“关税等价”扣除,估计实际收到的关税约占进口额的5%,相当于发达国家的水平。

  我一再建议尽快降低关税,否则政府自己收不到关税,加大走私和腐败,还会授人以柄,落一个“保护主义”的名声。但政府不积极,说是保护国内落后产业。但问题是,名义关税高一些,等于给各级政府减免特权,西方经济学把这称作“设租寻租”。要不然,腐败怎会这么严重?

  20年前,天则研究所的一个研究报告《中国贸易保护代价的实证分析》,学术水平很高,结合中国实际情况,对模型进行了艰难的校正,可以看出中国的实际情况极为复杂,要应用经济学模型,需要下大功夫加工整理。

  1994年中国进口产品中,初级产品占14.23%,工业制成品占85.77%,主要是资本物品和中间投入。上述报告选择了25种进口商品:菜籽油、食糖、无酒精饮料、胶合板、羊毛、彩电、录像机、摩托车、空调机、钢材、铝、汽油、柴油、磷酸氢二铵、合成纤维、天然橡胶、合成橡胶、塑料、轿车、原油、微型计算机、彩色显像管、小麦、程控交换机,经过处理,结论如下:

  1.中国关税加非关税措施关税等价43.29%,进口品加国产品价值量之和的比率为35.96%。中国贸易保护程度低于日本而高于美国,日本主要是非关税壁垒太高。

  2.如果贸易自由化,国产品价格指数下降到0.875,数量从9823.23亿元人民币下降到6613.11亿元,下降幅度为33%;进口品价格指数将下降到0.714,进口额增加2280亿元人民币。

  3.中国贸易自由化的福利效应:贸易自由化后的消费者总剩余2824.12亿元,消费者剩余比率为18.41% (消费者总剩余/贸易自由化前的进口金额加上国产品金额)。生产者剩余损失1192.95亿美元。

  关税收入和非关税数量限制的关税当量为1346.59亿元,占消费者总剩余的47.68%;净效率收益为284.58亿元,在消费者总剩余中的比重约为10.08%。贸易自由化对中国消费者有净收益,政府、国内生产者和获得配额租金的国内经济组织有净转移效应,总贸易自由化效应为正。

  4.国际比较:美国消费者剩余比率为12.5%,效率收益占消费者总剩余的比重为11%, 日本为24.7%,占比为15.9%。贸易自由化的就业效应:25个部门的就业人数将减少1921.92 万人,减少46.29%。中国进口弹性值平均水平低于美国,不低于日本,最低如小麦进口弹性为-0.256,菜籽油-0.162;日本大豆进口弹性为-0.180,大豆以外的油料进口弹性为-0.479。

  5.中国有的产品进口需求价格弹性明显偏低,如轿车的进口价格弹性为-0.100,摩托车为-0.391,明显低于美国-1.5 (小型车)。说明中国进口受到严格限制,市场化程度低。国内市场与国际市场有巨大溢价,产生巨大国内潜在进口需求。大规模轿车走私就是证明。

  随着贸易的自由化,进口弹性增大。其他条件不变,将中国轿车、摩托车进口品和国产品需求自价格弹性(中国的弹性参数Emm=-0 .391,Edd=-0 .366(摩托车)和Emm=-0.1,Edd=1 .433(轿车)替换为美国的(Emm=-1.5,Edd=-1.19),实现贸易自由化后, 进口净增加400亿元,消费者剩余将净增加100亿元。因此,贸易自由化主要收益是效率改善。

  6.大规模走私足以平抑进口品国内市场价格。中国管理体制严重滞后,在利益驱动下,各种合法和非法的活动交织在一起,导致宏观贸易管理制度低效、失效。

  迎接可能出现的更大冲击

  目前,中美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如下:

  1.中国向美国出口的商品每年5000亿美元,美国向中国出口的商品不到1700亿美元。

  贸易战初期我们决定宣布“对等反击”,有赌气和警告性质,似乎没料到美国会这样强硬。这种对等反击可用于个别企业和产品,不能用于总体贸易额。

  美国征收关税的商品有2000亿美元,涵盖了所有中国对美货物贸易顺差,到5000亿美元就涵盖了所有中国对美出口商品,中国无法持续“对等反击”。

  2.特朗普扬言对5000亿美元的商品收10%关税,有人计算会影响中国GDP0.8个百分点。我认为,如果计算连锁反应和乘数效应,就不会这么小。在“边际”水平上提高关税,更要大。如果现在大多数中国出口企业只有10%利润率,美国加关税10%,利润就没有了。人民币贬值了8%,就是为了抵消美国的关税,但是,美国又把关税从10%提高到25%,这样打下去中国的损失将会很大。

  3.比较好的办法是人民币随贸易战和美元升值的程度贬值。我在5年前计算过,人民币如升值到1:6或1:5,中国出口大滑坡。于是大声疾呼:人民币升值不能超过1:6。要知道,当时美国的主流言论是,按购买力平价,人民币应升值到1:4,这就是理论误导。

  实际上,人民币升值到1:6.04,在2014年即反转,3年贬值了10% 到1:7。我计算的“实际均衡汇率”就是这个水平,但是均衡汇率会继续贬值,名义汇率也应随之变化。在强势美元下,人民币应顺势贬值到1:7.5左右。在当时,是可以消除贬值预期的。现在,就不好说了。

  当时政府没采纳我的意见,在2015年用行政手段干预外汇市场,使人民币升值到1:6.4。他们没有预料到中美贸易战,现在再贬值就被动了,美国可能趁机进行打击,使人民币仍不能稳定。

  如美国对中国5000亿美元出口商品征收10%关税,美元又不改其强势,中国只有把人民币贬值到1:7或1:7.5。但大幅度贬值会减少中国对亚洲邻国的贸易逆差,引起亚洲货币连锁贬值。现在亚洲各国已出现大批资本外逃。如出现危机,不仅会反过来影响中国,而且会恶化与中国的关系。

  4.中国对美国提高关税,作用不大。美国出口农产品(000061,股吧)不太依赖于中国市场。虽然中国是美国大豆的第一大买家,但美国出口量大,其他国家也买美国大豆,美国农民才80万人,选票也不多。美国大豆可通过其他国家转运,毕竟世界五大粮食公司都是美国公司。

  中国如全面提高美国大豆进口关税,未必能影响美国选举,反而影响国内豆油饲料加工链条,使食品价格上升,在人心不稳的情况下,可能引起抢购和挤兑。中国一直要求美国放宽高科技产品对中国的出口,在高科技产品方面不能提高关税,只能降低关税。所以无法和美国互相提高关税,我们要注意政策的连续性和逻辑的一贯性。

  5.在外部强大的压力下,中国首先要有短期应对措施,稳定政策,稳定制度,稳定人心,以维护国家安全。应对出口下降的办法是提高内需,提高内需的关键是提高人们的购买力,需要强有力的社会再分配,缩小两极分化,击破房地产泡沫。

  要把外部压力变成内部改革的动力,争取扭转被动局面,这个可能性不是不存在,关键在于正确的决策和决心。

  6.中国应该实行“零关税”吗?中国政法大学数量经济学教授李景华,用博弈论得出了新的结论。与流行的“双赢或者双输”不同,他认为:在贸易模型里,只能是一个输一个赢,否则就必定有一方是不理性的。前一段时期,美国是零关税和自由贸易,中国相对来说是保护主义,占了美国便宜,特别是网络贸易模型里已经显示,中国占据了世界贸易的中心,美国则被边缘化。

  现在美国要实行“公平贸易”,把逆差减少,中国没有必要硬碰硬,可自行开放市场,降低关税,对外资实行优惠。这不是“认输”,中国也没有吃亏,只是相对于前一时期中美贸易不平衡的调整。既然美国在贸易逆差里并没有吃那么大的亏,现在把贸易逆差降下来,也不会占到实质性便宜。真正的争端不在这里,中国可以考虑灵活的处理方法,并准备迎接随之而来的其他方面可能出现的更大冲击。

  

(责任编辑: 何一华)
看全文 和讯22周年:2018年12月31日之前安装,领22元红包

推荐频道

财经新闻 你总比别人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