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接下来会进入“中华文艺复兴”

2018-10-12 07:31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彭晓玲

  [高大伟(DavidGosset)1970年生于法国巴黎,国际事务与国际关系专家,汉学家,中欧论坛创始人,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中欧文苑”主任,新丝绸之路行动计划创办人,曾荣获法国荣誉勋章、西班牙十字勋章及保加利亚共和国荣誉勋章。精通法、中、英三国语言,着重研究中国的转变及其对21世纪的亚洲乃至整个世界的影响,文章多见于《国际纽约时报》《赫芬顿邮报》《福布斯》,以及中国和亚洲其他国家的主流媒体。]

  卢浮宫外墙上最新悬挂的一张巨幅广告,让法国国际问题专家、中欧论坛创始人高大伟(DavidGosset)印象深刻极了。

  9月中旬他回到巴黎。在塞纳河畔散步时,一眼就看到对面有几行醒目的简体中文,“中国上海,奉贤新城”“上海南翼,精彩演绎”。这是中国地方政府在法国投放的城市开发建设广告。

  前往卢浮宫的路上,一批批中国游客从高大伟旁边擦身而过。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起30多年前独自苦学中文的往事:“现在中国游客那么多,在卢浮宫就能找他们学中文。他们也可以在卢浮宫旁边做广告,这是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以此为界限,高大伟将当代中国历史分为两部分,之前是“开放1.0”,让世界来了解中国。从2018年开始,中国将进入“开放2.0”。“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是中国往世界去。”卢浮宫外的这张巨幅广告,就被高大伟解读为“中国往世界去”的表现。

  但“走出去”的过程并不像去卢浮宫旅游那么容易,中国经常在西方遭遇各种误解和扭曲。这方面,长期居住在上海、研究了中国22年的高大伟显然更有发言权。多年来,他一直都在《纽约时报》等西方主流媒体写文章介绍中国。

  2018年9月,上海译文出版社将这些文章结集成《LimitedViewsOnTheChineseRenaissance》(中文名《中华复兴管窥》)一书,向海外公开出版。这也是上海译文出版社“国际组稿,全球发行”出版计划推出的第一部作品。

  巴黎出生,中国“再生”

  “我在巴黎出生,可以说在中国又再生了。”高大伟这样总结自己与中国的关系。

  1970年出生的他,读初中时开始对中国产生兴趣。那是80年代中期,法国最后一个要求初中生必须学习拉丁文、古希腊文的年代。中学时打下的语言基础,也让他多年后在中国和欧洲间的频繁往返中,除了用中文、法文、俄文阅读,还能在飞机上看意大利书打发漫长的时间。

  初中时,高大伟先是迷上了俄罗斯文学。一位俄文老师就告诉他,在亚洲,还有李白、杜甫这些著名的中国诗人。为了读李杜诗歌,进入高中后,他开始一字一个字地自学中文。

  进一步激发了他对中国的向往的,是法国著名汉学家保罗·伯希和的经典著作《伯希和敦煌石窟笔记》,以及瑞典著名探险家斯文·赫定的《亚洲腹地探险八年》《我的探险生涯》。他们笔下描述的古老而神秘的东方,让他下决心踏上中国之旅。

  “我一直对丝绸之路很感兴趣。”1996年,高大伟第一次来到中国,首站就是新疆。当时,世界上最长的沙漠公路——塔里木沙漠公路开通不久,他乘着汽车穿越了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腹心地区。而在一个多世纪前,斯文·赫定只能骑着骆驼在沙漠中艰难跋涉。高大伟先后去过11次新疆,从和田到哈密,从库尔勒到阿勒泰,都留下了足迹。后来,他成为“新丝绸之路”行动计划创办人。

  除了新疆和眼下生活的上海,高大伟对中国其他地方也很了解。接受媒体采访时,一位女记者随口说老家在山东,他马上就能接过话题:“山东有1亿人口。”

  正因为22年来一直都在深入了解和接触中国,高大伟才能在《中华复兴管窥》中,自如地向西方介绍“一带一路”、人工智能、“中国梦”等当今中国政治、文化、经济热点,而全书的核心主题,就是“中国复兴”。

  “中国复兴是什么?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国这是时间问题,历史趋势不可阻挡。”高大伟说,不可否认,工业革命后150年左右的时间里,随着西方崛起,中国开始落后,并在国际社会逐渐被边缘化。“但我要提醒西方朋友,你们对历史的记忆不长,只习惯了一个比较弱和比较边缘化的中国。”

  戴“红色眼镜”看中国

  高大伟解释,书名中用到的“管窥”(limitedviews)一词,是因为学到了中国文化中的谦逊。“有一些外国学者或是媒体,来到中国三年、五年,连‘你好’都不会说,然后会写一本关于中国的书,我感觉很可笑。中国朋友你们问问自己,到底对中国了解多少呢?你们的知识是有限的,何况一个外国人?所以‘管窥’是一种谦虚,对我来说不是开玩笑。”

  他还很喜欢中华文化中的“中庸”,一直身体力行。“我做任何事都是不要太过分,过犹不及。”在《中华复兴管窥》中,他专门讲了阴阳哲学,认为这体现了完全不同的中西思维模式,“中国人的阴阳是一起的,而西方人习惯‘tobeornottobe’”。

  “中国不只是一个国家,还是一个文明,一个还在活跃的文明,这是独一无二的。”他用带有法国口音的普通话认真地强调,“你们的制度也是独一无二的,现代化并不意味着西方化。”

  高大伟认为,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接下来中国会进入中华文艺复兴,“十九大报告我看了四遍,中华文艺复兴是中华复兴里面很重要的内容”。他把“中华文艺复兴”比作意大利文艺复兴,“到时中国文化的吸引力会很强,你的小孩会很有文化自信,你小孩的小孩更自信”。

  新书发布会上,上海译文出版社副总编辑朱亚军将研究中国的西方文人和学者分为三类:第一类戴着“黑色眼镜”,站在西方立场写中国负面内容,“就是揭中国的伤疤给世界看”;第二类戴着“玻璃眼镜”,比较客观、如实地描写中国、阐释中国,但“里面难免有一些糟粕”,比如拍过纪录片《中国》的意大利著名导演安东尼奥尼;第三类戴着“红色眼镜”,站在中国人的立场,用西方独特的视角来描写中国。朱亚军认为,高大伟就属于这一类。

  “我想朱先生的意思是觉得,我知道中国是从哪里来的,中国社会的复杂性我懂。”高大伟解释。他写文章批评美国,也是因为了解美国:“不要忘记美国1776年建国跟现代本身的关系。美国没有帝国(的历史),也没有经过衰退,这也是一个事实。”

  

(责任编辑: 李佳佳)
看全文

推荐频道

财经新闻 你总比别人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