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从“农家乐”到“新型创意农庄” 文化助力乡村振兴(8)

2018-10-11 07:19 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

  高宏存 陈小娟

  产业兴旺是乡村振兴的重点与支撑,也是乡村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与保障。没有乡村生活人群经济实力的增强和发展,乡村振兴就失去了依托,而实现农业产业现代化必须培育不同乡村经济主体,壮大涉农特色产业。在乡村社会发展中,农业产业发展形态和载体也经过了一个不断探索升级的过程,从乡村自发成长的“农家乐”,到资本下乡建设的“农业综合体”,乃至新理念下创生“新型创意农庄”,都是乡村产业不断升级发展的集中体现。

  “农家乐”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农民发展乡村经济的新形态新创造

  1986年,在四川郫县友爱镇农科村徐家大院诞生了中国第一家农家乐,从此以农家乐为代表的乡村旅游在郫县、成都快速崛起,引领全国乡村旅游发展与延伸。农家乐是一种新的经济形态,继承了中国农村传统的以家庭为单位的生产方式,把乡村自然资源转换成老百姓(603883,股吧)就业致富资本,以庭院经济为载体建立了乡村旅游新模式。“农家乐”的出现升级了乡村经济形态,由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向商品经济转变,从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变,改变了农业生产结构,推动实现了乡村经济多种经营,成为改革开放以来乡村产业发展的一次结构性跃进。作为一种新兴乡村旅游休闲形式,农家乐开启的乡村旅游,是以自然景观、田园风光、乡风民俗为主要旅游资源,以“吃农家菜、住农家屋、享农家乐”作为休闲度假的形式,本质上是乡村居民以自有院落空间为载体,以家庭为单位向游客提供餐饮、住宿、游乐等服务,从而把以往自给自足的第一产业升级为现代服务业。农家乐为接纳城市居民休闲旅游提供了新的空间载体,也为乡村居民获得农业增值收益,实现职业身份转换提供了一个崭新的条件和平台。开办农家乐为乡村居民实现了农村资源利用方式创新,创造了中国旅游开发新模式。2005年以后兴起的民宿经济潮流,包含那些以资本为纽带出现的“农业综合体”,都是“农家乐”的升级版或变体,是乡村经济形态不断深化丰富的体现。

  同时,乡村居民利用自家院落空间开办农家乐,不论是专职当老板还是为游客服务的服务员,一个新乡村经济主体由此诞生。据国家发展改革委的研究报告数据,截至2017年底,全国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农业企业等各类新主体超过300万家,新型职业农民超过1500万人,社会化服务组织达到22.7万家。这种新型的乡村经济主体,正在成为我国实现乡村振兴的主要力量,积极创造和推动社区共同体更新,承担着驱动乡村发展的内生动力机制变革。据调查,在浙江民宿第一村安吉白沙村,2016年全村农家乐床位6000余张,全村75%的劳动力参与乡村旅游,年接待游客25万余人次,经营性收入4500余万元,农民人均纯收入达5万多元。依托农家乐,农民作为创业主体或服务主体实现了就地脱贫致富,真正实现了乡村振兴规划里所设定的让“农业就地增值、农民就近增收”目标。

  “新型创意农庄”是乡村经济结构升级、实现高品质融合发展的更高级经济载体形态

  随着中国经济改革不断深化和消费升级,“农家乐”遭遇了“成长的烦恼”,发展中面临着服务单一、模式雷同等瓶颈,亟待深度开发转型。如今乡村旅游发展相对较好的地区,农家乐已经往乡村酒店(度假村)、体验农庄、观光农业区等转换,创意农业、休闲农业、体验农业,都成为了乡村旅游的延伸内容。其中,“新型创意农庄”无疑是乡村旅游可持续发展的最重要经济载体形态。2014年3月14日,《国务院关于推进文化创意和设计服务与相关产业融合发展的若干意见》颁布,明确提出要提高农业领域的创意和设计水平,推进农业与文化、科技、生态、旅游的融合,建设集农耕体验、田园观光、教育展示、文化传承于一体的休闲农业园。从国家层面第一次提出了以文化休闲为主旨的“农业园”,为新型乡村经济升级,从供给侧发力提高乡村休闲农业能级指明了方向。根据国家乡村振兴战略规划的预测,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接待人次——到2020年增至28亿人次,2022年再增至32亿人次。城乡在共生互动中迫切需要深化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创生各种新产业新业态,满足对接不断升级的有效城乡旺盛需求。

  “新型创意农庄”是一种更高级形态的农业经济形态,如果是说源于庭院经济的“农家乐”是1.0版本的农业经济形态,“新型创意农庄”就是基于庄园性质的3.0版本的农业经济形态。首先,创意农庄是一种全产业链的农业产业发展模式,必须一开始就经过系统的产业规划,从产品开发、空间功能、产业投资、生产加工、销售推广、品牌建设等产业全领域来谋划农业产业发展,实现农业产业全产业链价值提升。其次,创意农庄是一个四次产业融合发展的产业空间,除了传统的一产、二产、三产之外,还应该包含着智慧产业即文化产业的深度嵌入融合。这里不仅为参与乡村旅游的人群提供吃住游购等服务,各种精神文化娱乐内容大大丰富,文化服务和情感消费成为乡村旅游的重要内容。再次,创意农庄都有着明确的文化主题和艺术创意,是文化产业带动提升农业产业增值的实现方式,推动农业高质量发展的空间载体。因此,从事创意设计等服务的专业人士介入,就成为发展新型创意农庄的必要条件,也为保障农村文化可持续更新发展创造了条件,一种文化生态平衡自然就可以得到维护,完全不同于资本纽带创生的农业综合体。近些年,北京郊区发展出了不同类型的创意农业,有学者总结了七种模式,即“紫海香堤”多元创意组合模式、“植物迷宫”景观农业创意模式、“波龙堡酒庄”产业融合创意模式、“平谷桃产业链条开发”创意模式、“百里山水画廊”空间集群发展创意模式、“大兴农业”区域品牌开发创意模式和“公园式农业”主题创意发展模式等。新型创意农庄不仅是新的乡村经济高级业态,而且在发展乡村经济中塑造着新的乡村社会形态和生活生态,以产业发展推动乡村全面振兴,实现与城市和谐互动、共生共荣。

  总之,乡村振兴必须以农业产业现代化为条件,乡村经济形态的不断跃升记录了乡村社会现代化的一个侧面面影。不论“农家乐”还是“新型创意农庄”,都是生于斯长于斯的乡村主体人群实现产业创富、生活变迁、文化自信的载体,以乡村旅游和休闲农业为代表的乡村现代服务业发展,成为了今天实现乡村社会可持续发展的经济基础和载体凭借。

  [高宏存: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文化政策与管理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陈小娟:长沙市委党校讲师、湖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长沙基地研究员]

  

(责任编辑: 李佳佳)
看全文

推荐频道

财经新闻 你总比别人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