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任性的特朗普,苹果的新难题

2018-09-12 14:22 来源: 和讯名家
任性的特朗普,苹果的新难题
文/王新喜

  在苹果新品发布会即将召开之际,特朗普又开始搞事情了。在上周六,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表示,美国政府拟开征大规模关税,苹果产品价格或将因此上涨。但这个问题有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法,不仅能带来零关税,还起到了税收鼓励作用。在美国制造你们的产品就行了。现在就建新厂去。好令人激动!

任性的特朗普,苹果的新难题
  特朗普的关税政策将迫使苹果陷入到两难困境

  苹果听了并没有激动,给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写了一封公开信,指出了目前拟议的关税清单涵盖许多苹果产品及苹果公司在美国业务中需要使用的产品:

  苹果无线连接产品,包括iWatch、Apple Pencil和Air Pods;苹果电脑工具如MacMini;苹果适配器、电缆和充电器,支持APP Store等苹果全球服务系统的苹果美国数据中心所需的服务器、硬盘和电缆等产品价格将因特朗普的关税政策有所提高,这些成本将转嫁给消费者。

  即便苹果把工厂迁回美国,美国的制造成本也将迫使iPhone等产品都将因成本提升而卖出更高的价格。

  贸易律师Scott Lincicome在推特上引述Marketplace 2014年的一份报告称,在美国,生产一部iPhone零部件的成本约为600美元,几乎是在别国生产价格的三倍。当时报告预计,高昂的成本将推高iPhone价格至2000美元,这显然还不如被征关税来得划算。

  不过也有分析机构认为,如果苹果把50%或100%的iPhone组装工作迁回美国,iPhone平均售价将分别上涨14%和20%。但如果把10%的iPhone组装工作迁回美国,iPhone平均售价也将上涨8%。因此,苹果显然不会顺应特朗普的关税策略而搬回美国。

  在目前来说,特朗普目前所说的大规模加征的关税具体是多少暂时未定,不过这必然将迫使苹果陷入到两难困境,不管回不回美国,苹果都将因关税而导致产品价格上涨,这或导致苹果产品因价格遭受销售损失与用户流失。

任性的特朗普,苹果的新难题
  其实,不是苹果不想搬回美国,而是不能,因为当前生产苹果iPhone等产品的工厂与供应商不是苹果的个人私产,而是苹果的合作伙伴,苹果769家供应商,350家来自中国,其次是日本,达到了139家,苹果的主要供应商来自美国、欧洲、日本、韩国和中国,这几个国家承担着iPhone的主要元器件供应和制造生产。

  根据一份统计显示,iPhone原材料及零件供应链来自于31个国家,苹果手机里面的摄像头模组,PCB线路板,天线,FPC柔性印刷线路板,扬声器,触控马达,玻璃盖板,玻璃后盖,金属结构件,精密连接器等都由中国供应商供货。

  为何不能搬回美国?苹果模式与三星模式截然不同

  特朗普从竞选总统开始就一直在强调让苹果搬回美国,或许在他内心已经把苹果的生产模式看成了三星模式。

  三星模式是可以把工厂搬回美国的,比如三星掌握着处理器芯片、存储芯片、液晶屏等移动终端核心电子元件的设计和制造能力,也掌控着最上游的CPU、NAND闪存、DRAM内存、显示屏、AMOLED面板、摄像头等供应链环节。

  总之是全产业链零部件自给自足全面布局,这种模式下对上下游的供应链厂商依赖最小,因为核心零部件的生产与研发基本都掌握在自己手里。

  如果说三星是一种重资产模式,苹果其实是一种轻平台模式,这种轻平台模式的核心就是自己只掌控核心的技术专利部分,根据自身的产品迭代需求给供应商提出新的产品技术规格要求,通过双供应商策略让他们去竞争,不符合要求的供应商被剔除名单被抛弃,选择优质的供应商为其打造符合其产品要求的零部件。

  苹果与海量的供应链厂商是一种产业合作关系,这些供应商愿意跟着苹果一起混,在于苹果庞大的销量能够给它们带来订单,所以它们愿意跟苹果保持这种相对稳定的合作关系。

  但反过来说,供应商与苹果关系,其实是一种上下游的利益绑定关系,类似于平台与平台上的开发商之间的关系,苹果与供应商的关系本身是不牢靠的,苹果对供应商的掌控力也是有限的。

  许多供应商必然会考虑到,一旦回美国生产,在付出极大的搬迁成本、人力成本、物料和物流成本以及时间成本之余,在苹果的地盘,还会进一步受到苹果定价与其本土供应商政策的掣肘。

  这会导致苹果与供应链厂商的关系产生松动,这种利益上的共赢如果没有了,供应商自然会另谋其他出路。在目前来看,随着中国智能手机厂商出货量的增长,苹果供应链厂商不再只把鸡蛋放在苹果这一个篮子里,而是加强了与国产手机厂商的零部件供应合作。

  如果说,苹果当年从一开始就像三星那样,全产业链零部件自给自足全面布局重资产模式,那么说,让苹果搬回美国或许可行。但随着智能手机的发展,苹果供应链的规模与厂商越来越多,牵一发而动全身,苹果要把工厂搬回,供应链厂商不一定答应。

  毕竟,供应链厂商虽然为苹果提供相关元器件与组件,但毕竟双方是合作关系,并不是隶属关系。特朗普一直强调让苹果搬回美国生产,其实是将苹果与其供应链厂商的合作关系看成了隶属关系。

  比如富士康为苹果代工,或许在特朗普看来,苹果公司的就业岗位都给了富士康,在中国为例,富士康就有120万员工,加上苹果全球其他供应链厂商的就业人数,有几百万之巨。如果这些就业岗位能够转移到美国,对美国产业工人群体是巨大的利好,将很好的解决美国就业市场的难题,特朗普的政绩也将因此被划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但富士康是郭台铭的工厂,不是苹果的工厂,中国的富士康工厂要不要搬迁,是郭台铭说了算,而不是苹果说了算。这一点,或许特朗普认识的并不深刻。特朗普这其实给库克出了一道难题,让苹果去做一件远在它能力之外的事情。

  特朗普的算盘与美国制造业的现实产生了冲突

  或许特朗普的算盘在于,让苹果去说服它的核心供应链厂商,让它们一起搬去美国建厂生产,但这种想法未免天真。

  毕竟,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放弃中国或者日韩等地本土的工厂,将工厂搬回美国本土建立生产线,这非一日之功,这其中的重新建厂、购买产线机器器材,培养招收熟练技术工人所需要的时间成本与资金成本十分不可控也非常庞大。

  另一方面,中国的供应商几乎主导了苹果绝大多数的元器件的生产,而美国本土已经没有太多熟练的产业工人,有数据显示美国的制造业工人的总人数才1200万。

  很早之前有数据显示在美国找到并雇用监督iPhone生产的8700名合格的工业技师,所需时间将会长达9个月。但在中国,只需15天。缺乏熟练技工与产业工人才是苹果工厂根本无法迁移本土的重要原因。

任性的特朗普,苹果的新难题
  从另一角度,一个产业要在美国成立并且盈利,需要美国本土要有一个产业链集群。也就是说,根据产业公地理论,产业公地上的每一“物种”都不是孤立的,它们是一个互相联系、共赢的生态系统。

  比如精密工具制造者群体开发金属加工工具,那么它需要本土就要对这类工具有需求的厂商来对接需求,距离上的邻近的企业间技术、人才和配套的完善,才会让整个产业集群受益,但关键的问题是,美国本土因为手机制造产业上的供需消费链条的完整性不足,厂商们搬去了或许也难以存活。

  毕竟,这些供应链厂商去了美国,在美国为苹果提供元器件服务之外,也需要向其他厂商供货才能生存。毕竟,如果仅仅依赖苹果一家手机厂商,很难确保它们在美国存活,而且可能因为过于依赖,会受制于苹果的压价。

  其实,从2016年开始,许多苹果供应链厂商的日子已经越来越不好,而苹果却在试图在供应链环节压低成本提升利润,比如早在2016年,苹果曾要求供应商报价降低20%,这遭到富士康、日月光半导体等一众供应商的反对。

  而在后来的两年,供应商也一直遭受到苹果压价的压力,有供应商曾表示被压价10%左右,如果搬去美国,那么在价格上的议价权将完全受制于苹果,生存空间会更加逼仄。

  另一方面,在美国,已经没有庞大的产业集群来支撑iPhone在关键零部件上的迅速生产,电子材料加工工艺、沉积和镀膜技术、复杂测试和组装能力,这些能力是美国目前正在逐步丧失主导权的制造领域。

  各种配件,包括天线、框架、涂料、薄膜、各种模组,这些组件目前几乎都是由中国广东、福建、上海一带的企业生产,无论是印度,越南、泰国等其他国家均无法第一时间产生高效率的供货,甚至良品率也无法保证。

  如果苹果真的顺从特朗普的关税政策搬回美国生产,它没有能力在本土扶持一个庞大的供应链产业集群。

  任性的特朗普,苹果的新难题

  因此任性的特朗普其实不懂库克内心的苦。即便从中美贸易战角度,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主席Adam Posen也多次发文表示,从纯经济学角度看,这种做法不仅将损害下游厂商的利益,还将破坏全球供应链、损害美国消费者的利益,代价将远远超过收益。

  因为特朗普的关税政策可能也将同样伤害到苹果在美国本土的供应商利益,因为每一款苹果产品都含有来自美国的零部件或材料,包括人脸识别、Animoji和肖像模式自拍等都是由美国供应商提供的技术支持。

  关税会极大增加苹果在美国的运营成本,也就是说,所征收的关税,也间接伤害了这些美国供应商的利益。

  也就是说,特朗普用关税逼迫苹果,但苹果却也没有办法也没有能力将供应商工厂搬回美国,因此,苹果在中韩日的供应链还将依旧按照原来的模式运转,但特朗普的关税政策却将被执行。

  这样一来,将一定程度伤害苹果产品在全球市场的竞争力并波及美国消费者与美国供应商的利益。

  话说回来,特朗普盯着苹果不放,也不是没有原因,从谷歌、亚马逊、沃尔玛到微软等巨头公司,在美国的这些科技或零售、硬件巨头之中,它们虽然都是跨国巨头,但是主力就业人群基本上半数或者半数以上都是在美国。

  苹果或许是唯一一家没有将解决就业的主力放在美国市场的美国科技巨头,也是唯一一家解决了大量中国制造工人就业问题的美国科技巨头。

任性的特朗普,苹果的新难题
  库克对中国供应链市场的坚守以及与特朗普的对抗,某种程度上是利好中国产业工人就业问题与手机制造业产业升级的大方向的。

  但是对于苹果来说,价格已经是苹果在印度市场最大的挑战,如果特朗普新关税一旦实施,苹果将在许多市场都面临价格上涨施加给消费者的压力,这或许会让一部分用户转移到Android阵营。

  如何跟特朗普有智慧的纠缠,这需要苹果一定程度上去迎合特朗普的政策,比如做出在美国象征性建厂的行动,如何在任性的特朗普的关税大棒重压下确保苹果供应链的稳定性,并确保产品的利润与销量不被其他厂商蚕食,将成为摆在库克面前一道沉重的难题。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热点微评。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 岳权利)
看全文 和讯22周年:2018年12月31日之前安装,领22元红包

推荐频道

财经新闻 你总比别人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