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工商联副主席:美国减税 中国制造业如何走出去?

2018-01-14 10:57 来源: 华尔街见闻

  14日,在2018中国制造论坛上,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副主席、科瑞董事局主席郑跃文表示,特朗普减税惊动世界,加上美国的市场、技术优势,美国对制造业企业的吸引力巨大。

  对要走出去的中国企业来说,中国企业要把自己的技术和能力带到当地,形成跨国集团;中国大型国企更要整合生产要素,向日本的一些综合商社学习;中小企业最重要的是工匠精神;前沿科技、制造业一定要有超前的预判,否则一个产业做到一定时候,就会死亡。

  演讲全文如下:

  最近美国减税对全世界有一个提醒,过去很多发达国家放弃制造业,使很多国家都感到压力,我们从和他们的讨论中发现,制造业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基础,也是科技发展的基础,更是就业的基础,制造业离开一个国家,对一个国家长期以来稳定发展造成巨大的影响。在中国,制造业利用过去在世界产业转型的机会,中国从“三来一补”开始,利用我们的低成本,多劳动力,中国快速得到发展。今天的中国已经成为制造大国,现在由于成本的上升,对环境方方面面的要求,制造业也开始出现一些问题,有一些低回报率的产业逐步转移,特别是广东最早以制造业发展为基础的地区,现在转移的压力更大,转型升级对我们的要求也更高。在这种情况下,到底应该怎么做好我们的制造业,到底怎么样才能做好?一定要认真分析。

  以美国为例,这一次特朗普的减税惊动了世界,很多世界企业在讨论美国有什么优势,美国是一个大市场国家,全球贸易顺差都是由美国逆差带来的,所以美国一个国家的逆差可以拯救全球的贸易,美国是一个巨大的市场,美国抓住了这一个大市场,所以美国所有的经济基础都由此开始,包括金融等方方面面,都必须以它作为一个标准。美国把税收一减,吸引力就会增大,因为它市场大。过去在美国投资,大家最担心的就是税收,因为美国的税收过去是相对偏高的,今天来看,它的税收下降后,特别是遗产税减了后,对所有的企业吸引力都比较大。美国现在除了低端人才(蓝领)的成本相对偏高,高端人才成本并不高,其他的成本,比如电费等等是很低的。美国的技术,在全球2.5万个高端技术中,美国有一大半前沿技术,而且美国的基础科技研发也有很大优势。所以在这点上,中国的制造业在今后全球竞争过程中,全球化的眼光一定要有。

  前年开始,中国国内民营企业投资比重以及速度下降,但是海外的投资比重迅速上升,主要上升的不是说大家要转移资金,60%以上的资金都是在国际并购。广东一带很多低利润产业不得不走出去,比较好的方式是工业园,很多工业园在海外建立起来,也很受欢迎,因为解决了他们的就业。单打独斗,有时候因为自己的行为问题,还有他们政府管理制度不到位问题,还有腐败问题,所以个人单打独斗会碰到很多问题。工业园在各地建设后,哪怕当地换了总统,总统首先都是到我们的工业园,告诉工业园说“中国工业园你放心,如果有谁在你们园区里违法,我第一个不干”。所以抱团走出去在各地发展,对制造业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中国企业走出去,更多是并购,占60%以上。并购过程中,我们需要他们的技术,需要他们的市场和资源。因为中国企业不走出去,合作是比较难的,过去说我们地大物博,现在来看要实现“四化”,实现小康生活,没有国际资源是不可能的。中国制造有多少船在海上漂着,为中国输送资源,很多企业想把厂建到有资源的地区发展,这样可以得到很好的发展,而且各地贸易保护主义对这一类企业有着好的政策,所以降低成本,可以把自己的能力和技术带到各地,形成跨国性企业。

  “走出去”有资本的合作、技术的合作,还需要资源的合作、市场合作、品牌合作,企业家各显神通,只要自己需要,都值得研究。更重要的是,我们走出去后,企业家也在一块研究,到底是在国外投资好,还是在中国转型升级好?我认为这更值得研究,因为走出去后,面临的压力和问题也有一大堆,走出去的企业成功的并不多,碰到的困难大于优势。在座有很多企业家,我本人也是国内的企业家,当然我在国外也有不少投资,但是我认为赚钱最好、最容易的还是在中国,所以我们包括政府要认真研究,如何给企业更好的政策,让中国的企业在中国有更好的发展机会。我个人认为,在中国的投资还是最好的。

  第二,中国制造业企业分三类,一类是大型企业,以国有企业为主;二类是有创新力的企业,因为中国资本的发展,改革也比较深入,现在大部分的优质企业都在上市公司里,特别是有了新三板后,已经有一万多家不错的企业在新三板里,除了原来上市的三千家左右。所以这是值得研究的。还有一类是中小企业。大型企业,国有企业应该为社会生产力里下功夫,国家把很多资源优势集中在国有企业,国有企业更应该在资源要素组合,降低劳动成本上下功夫。过去少资源的日本,由于综合商社的上市,在全世界寻找资源,日本一个小岛,但是它的下面埋了很多特殊资源。有一次一位领导问,你说世界上有几个日本?我说一个。他说不对,日本在南美还有一个日本,比日本本土还大的日本。我说有两个日本?他说不对,日本在非洲还有一个日本,比日本本土还大的日本。所以日本人在几百年前做好了准备,它们的资源遍及全球。所以日本人利用这些资源做的产品,我们都觉得惊讶,像日本不种麦子,但是它的酒在全世界都是有名的,实际上全球的资源都向日本一个国家配置。

  我们的企业在为我们提供资源配置上要下功夫,应该向综合商社学习,多把我们需要的生产力要素组合好。

  我们这些创新力的企业,要加大资本市场发展力度,中小企业制造业企业最大的难度是融资,融资难的问题一直困扰着我们,但是资本市场可以通过很好的渠道为制造业企业解决问题,银行不是嫌贫爱富,它是一个高负债的金融机构,它不是财政,不会简单的把钱借给不够条件的企业,但是资本市场可以帮助企业完善自身的条件。这么多优秀的企业、好的企业,都在资本市场,资本市场如何搞活,如何激活股市,做好债市,所有的上市公司应该用好资本市场,资本市场应该服务好制造业企业。我估计在座的很多老总都知道应该怎么做。证券改革为企业发展提供了很好的平台,我认为还可以认真研究,做好制造业企业的基础工作,为他们的发展提供良好的平台。

  工商联主要服务的是中小企业,十八大以来,国务院提出大众创新、万众创业,为制造业奠定了一定的基础。中小企业为大企业提供阶段性产品生产,我们去重庆,成立了很多协会,摩托车制造业,行业里有着一大堆产业集群的中小企业,这些中小企业用金融联起来共同发展,每一个产业链都在算账,有条件给上游提供产品,没有条件就被淘汰。

  中小企业最重要的是工匠精神。我在日本原来收购了一个企业,就是高尔夫的一家企业,叫Honma,它的原材料都是从广东进口的,一根杆可以卖十几万,但是原材料都是从中山进口的,但日本人凭借工匠精神,日本人打造一个球头,炭钢,里面的条纹是由手工喷涂出来的。特别是佛山政府,一定要鼓励工匠精神,他在那里不喜欢当高管,高级技工的收入比总经理还多。中国人喜欢当官,权利大,收入高,但是到日本后你会发现,收入差别非常低,一个扫地的只要认真扫,一个月工资20多万日元,但是日本大商社部长也就几十万而已,比他高不了太多。所以我们对技工的待遇上,还没有形成一套体系,如果真正支持技术人员,让他们精益求精,让他们有地位。如果没位,他们就不愿意干没有地位的事,我们办了很多技工学校,很多人说技工学校有一点低人一等,我认为不是这样的。现在技工学校打出广告,“要想幸福生活,到技工学校找老公。”就是告诉大家,做好技工,做好本职非常重要。中小企业里,如果要想在世界立足,就必须有工匠精神。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最关键的是专业。我们研究日本这么多年,世界上家族式企业,能千年百年以上的家族性企业,都是工匠精神,就是把自己手里那点活做精。中国说现在招工不容易,不要说中国人多,特别是老龄化后,招一个服务员容易吗?不容易。

  第三,前沿科技,制造业一定要有超前的预判,否则一个产业做到一定时候,就会死亡。做了几十年企业的老同志,聚在一块的时候见面就说,你是不是又开始要二次创业了?这个话题有一点悲伤,制造业做了这么多年,最后提二次创业,意思是以前走过的路都错了,我们要重新再来。大家一分析,一次创业死亡率非常高,二次创业死亡率也不低。所以大家提到二次创业,意思就是我们没有把握前瞻性,我们的产业走到一定的时候就要开始转型,技术跟不上了,也要开始转型了。这时候我们认为好的企业就是过去把握了方向,当时认为是一个新东西,但是现在随着不断的发展,他们才是真正的主流时,我们才发现非常的重要。世界经历过工业革命时代,也经历了能源时代,也经历了互联网时代,现在又进入了共享经济时代,在这一个时代里,我认为要把握未来,一定要知道大数据会为我们带来什么。

  最近我看了物联网的一个基地,在江西鹰潭,有一位领导去鹰潭当书记,因为他当时就是这个行业的领导,很多这方面的制造业企业,都去了鹰潭,利用大数据把物和网联起来后,再加上智能化,以后的产品不跟物、网、智能联上,产品可能就会被淘汰。虽然不知道这是不是未来的方向,但是科技引领着全球下一轮的发展,我认为这非常重要。

(责任编辑: 宋政)
看全文
财经新闻 你总比别人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