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中国式父母:活着是台印钞机,走了要变成一堆人民币……

2018-11-09 06:08 来源: 和讯名家

1

周末的时候,猫哥去医院看望一个朋友的妈妈,重症晚期,从四川来京手术,虽然很不乐观,但她的脸上还是挂着笑,历数着自己的好运气:中过两百块钱的彩票,车祸幸存,之前的肿瘤检查为良性等等。

朋友出去的时候,她才显得有点沮丧:为了给自己治病,女儿太累了,联系医院,找好医生,同时还要带两个孩子,还得上班,而自己却一点也不能帮忙,她后悔自己没早点买个寿险,甚至希望自己出个交通意外,这些都能帮她给女儿留下一笔钱…….

听着让猫哥感动,这就是典型的中国父母,在自己最艰难的时刻,仍旧想着孩子,一想到自己活成了负担,就万般愧疚,哪怕用最极端的、最不合适的方式,也希望家人能过得更好,活着是台印钞机,死了也要变成一堆人民币。

她的女儿曾经走得顺风顺水,独生女,一路学霸考上清华,毕业进外企,一路拼杀到中层,有房子有孩子,又响应国家号召要了二胎,看起来日子过得不错。

但从2017年似乎好日子戛然而止了,老公失业再创业,每天压力山大,婆婆本身就有严重的心脏病,受此影响一股急火上头住了医院,每天药不离手了,而她自己因为生孩子遭遇无法突破的职场天花板,打定主意开始混日子,但依旧不容易,到了今年,母亲生病,钱和精力都成了大问题,孩子还小,老大在读小学,家长群里还有太多的任务要完成,客户要的方案还没出来,老二又在一旁哭闹。

她有时想起母亲时会在车里放声痛哭,尽管曾经对父母有过各种不解和微词,但年龄到了,事就来了,也更能理解了,她觉得自己慢慢的也活成了他们的模样。

不论在哪里奋斗,得承认,父母是永远的港湾,这种依赖不仅是在精神上,更有精力和经济上的扶助,压力无处不在,可能,这种血脉里传承的代际支持,是我们一代代繁衍不息的密码吧。猫哥征集了9个案例,来看看这些有笑有泪的生活。

2“六十岁的漂一代”

在每个中小学、幼儿园门口,等待接孩子的多是他们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因为上学很早,下学也很早,任何在职场上有想法的父母基本都没办法完成接送孩子的任务,于是长辈的余热再度发挥,他们从故乡启程,奔赴子女所在的地方,成为高龄的“漂一代”。

猫哥的邻居曾阿姨,就是这样的“漂一代”,她教了一辈子书,好容易熬到退休却没盼来自由的晚年,面对儿子带孩子的请求,她说自己没法拒绝,这一带就是十年,她每天所做,就是打扫卫生、安顿一家人的饮食,接送孩子上下学,“忙得没空去跳广场舞”。

与琐事相比,婆媳关系难处更让曾阿姨难受。

起床太晚、不固定饮食、爱玩手机、辅导学习容易发火…….每件小事都可能燃起婆媳间的言语交锋,最近又发生了大争吵:平常儿子一个月给四千块供日常买菜等等开销,八月份她回了趟老家,媳妇叫来自己的爸爸帮忙,老爷子走时说一个月有两千就够了。

这句话埋下了争吵的导火索,曾阿姨说,我现在买啥都开发票、记账,六十多岁了还得漂在外面,活得没这么累过。

3老后分居

李叔文艺兵出身,走起路来大步流星,他每年来上海一两个星期,因为住不惯也住不下。

说他来看女儿、外孙女,不如说他来看老伴。自从外孙女出生,老伴就从陕西来京照顾,转眼六年过去了。

因为还要照顾自己的母亲,李叔没办法同来,他们夫妻感情极好,老伴也是干文艺的出身,以前还时不时的夫唱妇随,琴瑟和谐,两人 本来计划很多,去意大利听歌剧,去维也纳看演出,最不济也得走遍大川名山,“完全没实现,反倒更惨了,一辈子感情好好的,没想到老后分居了,居委会新来了人,我都会跟人家说声老伴去上海了,担心人家把自己看成丧偶的。”

当然,这也不是没有好处,他们被迫学会了视频聊天,有时会聊着聊着都哭了。

4候鸟回不去的故乡

二代们能理解这种苦闷,但是无解。没有父母的扶持,他们在大城市的生存将更加艰难。

丁红的父母陪伴十年他们十年,年初父亲病逝,希望落叶归根,之后母亲日渐消瘦,有对父亲的怀念,也有对故乡的思念。

她的父母来自于江西婺源,但遍地金黄的油菜花和白墙灰瓦的老房子更多时候只能存在于回忆中,他们把在京帮助女儿看成是一种义务或者责任,每年他们会回家看看,像一对候鸟,固定的路线,差不多的时间。

他们每次离京都很操心,担心孩子们吃不好或者安排不妥贴,每次返乡都是匆匆忙忙,而归程都像是搬家,丁红常常都抱怨父亲带了太多“没用的东西”,像粉干,江西当地的特产,不算重但是体积大且易碎,所以父亲总是自己亲自看护一路到京,子女们会说这些东西邮寄也可以,但是老父亲总是笑笑,他固执的选择自己的方式,可能是出于习惯。

那一代人一直面临短缺的年代,粮食不够吃、衣服要凭票、水电要限制,所以一直有节俭的习惯和抢夺资源的意识,即便日子好了也很难改,这是渗入基因的东西。

父亲走了,再也没人给丁红带这些不值钱但是温情无限的东西了,“他们更像蜡烛,燃烧到最后一刻都要照亮儿女”。

5永远的钱包

1981年,作家冯骥才到泰山玩,有感于挑山工的辛苦而写了《挑山工》这篇文章,入选过中学和小学的教材。三十多年过去了,这个行当仍旧存在。

上个月猫哥去泰山,发现还有不少女性挑山工。

虽然身材娇小,但她们每次背150斤的货物上山,一天往返几趟,徒手登山已经非常累,何况背着比自己还要重的货物,有些男子都受不了这样的重担。她们每月收入四五千元,猫哥跟一个女挑山工闲聊,她每月将自己的花销控制在三四百块,剩下的钱,要存下来帮儿子买房!

听到的人无不感慨。

农耕民族对土地和房子的感情怎么渲染都不为过。经过几轮普涨,依靠年轻人自己已经无法战胜房价,于是六个钱包买房成为常态。

社科院做过调查,超过60%的年轻人在买房时得到过父母的帮助。他们从赚几十块钱工资的时候就开始储蓄,经过不断的收入上涨和各种收入的汇集,终于攒下来人生最大的财富,但多数人的积蓄赶不上房价,为了子女在城市立足,为了能够娶妻生子,更为了能够获得附加在房产上的受教育等权利,举家族之力买房成了共识。

就像古时的家族,如果希望光宗耀祖,只好倾尽几家人的财力供养子侄辈读书科举,一旦高中则承担家族阶层上升的责任和义务,如果类比,也算是另一种风险投资。只是到了现在,这种努力全都汇聚成一个事:买房。

6“父母要来了”

六个钱包买房的后遗症不小,对于很多父母来说基本掏光积蓄,如果没有好的养老金,老后生活是个问题,与儿女同住是个选择,但是这让不少本来稳定的家庭横生波折。

“父母要来了”,这个问题让老叶伤神。

老叶在京快20年了,有房有车有孩,很平静的小日子,但多两个人就难了。

首先是房子,90平米的两居室,三口之家,女儿日渐长大要有独立的房间,父母来了住哪?不是短期的旅游,而是很长期的生活。

对于这个要求,老叶是无法拒绝的。他是独子,父母在东北,90年代经历了下岗潮,几千块钱买断工龄开始自谋职业,摆过地摊、支过早点铺子,一点点攒钱,困难时付不出老叶的学费,天道酬勤,最微不足道的生意撑起了一家人的天,支撑老叶大学毕业,而到了需要买房时,父母居然还变戏法一样拿出40万……

从来没想过改善住房的老叶不得已把这个问题提上日程,十年没买房,价格涨了几倍,虽然老房子很值钱,而父母为了来京还带来一笔积蓄,但他需要一个140平米左右的三居室才够,看中的房子基本都超过900万,这样就需要一笔贷款,刚刚还完房贷的老叶还得重回房奴的行列。

“也没啥挺不过去的,就是别出啥意外。”一家人现在努力锻炼身体,爹妈很清楚,如果他们生病倒下,他们家这艘小船会变得非常艰难。

7“对不起你”

小县城、农村里焦虑的父母更多。

因为缺少收入的来源,他们的子女在婚嫁时屡屡受挫。

《财经》杂志记录过一个案例,河北沧州某县地税局的公务员尹成经人介绍与第三任女友相处半年,又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县城里的婚嫁就是一场谈判,尹成的父母在当地农村,尹成研究生毕业后父母帮他在县城里买了一套房,但是女友家庭要求订婚当天带20万元的现金,同时在邻县再买一套房,方便看女方父母,这远远超出了尹成家庭能够承受的范围,尹成月工资不到4000,父母已退休,于是,这场婚姻的结局是典型的“县城式分手”,恋人成了熟人,再见如宾,没什么波澜。

尹成觉得还好,但是父母很难接受这样的打击,儿子的年龄越来越大,但父母的能力越来越小。

彩礼,这种很中国特色的习俗是很多男孩子父母的心病,他们把儿子晚婚或者无法结婚的原因归结为自己的无能,如果有处理这个问题的办法,很多父母甘愿付出一切。

8做彼此的医生吧!

父母和子女能在一起的还算不坏,空巢老人的问题日益严重,但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

北大、清华的行政部门每年要花很多时间去关照学校早已退休的老教授们,都是国家级的大教授,但是子女基本都在国外,说起来都很成功,但是老人们的生活远没有人们想的那么好。

买菜、做饭、洗澡、家务事都是麻烦。所以,像钱理群教授干脆卖了房子住进了养老院,“至少生活上可以更方便一些”,但不是每个老人都有这样的勇气,每月两万的费用,也不是每个家庭都能承受。

最可怕的是疾病。不久前有篇热文,一对老人,子女清华人大毕业,但一个在国外一个在北京,留在省城的老夫妻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老太太患有严重的心脏病,老伴儿患有严重的高血压。日常生活中,他们是彼此的医生,一个替另一个量血压,一个监督另一个按时服药。他们知道控制病情的重要性,而且心里都很清楚,一旦其中一个倒下了,另一个都没力气将对方背出家门。

突然有一天老太太的心脏病突发,幸亏邻居帮忙,打电话叫来了120急救车,但车刚走,留在家的老伴儿也感到天旋地转,就地躺在了地板上。一直等到第二天,邻居才发现了他……

他们很担心,这是不是未来的常态,也很担心,新闻中常说的死去很久才被发现的事情是不是会在自己身上出现。

9“我们都好”

不过即便如此,空巢老人们有再多的不便和忧虑,在面对异乡儿女的问候时,他们最常说的却是“我们都好,不用担心”。这是他们挂在嘴边的谎言。

一个花名“渔樵”的写下了自己的经历。

渔樵在美国读博士的时候,老爸53岁,突发大面积脑梗加脑出血,在医院抢救一星期,大夫没想到他能活下来,但最终大难不死。老爸在病重的时候嘱咐老妈,说别告诉儿子他生病了,让他把博士读完。渔樵被瞒了一两个月,辗转询问终于知道老爸死里逃生。但是兜里的钱不够回来的机票,焦虑无比,痛苦万分。老爸虽然没有瘫痪,但生活依旧不能自理,这件事直接改动了渔樵的人生规划,为了多赚点钱抗风险,毕业之后果断放弃学术圈直接去业界赚钱。

类似的经历很多人都应该有吧,父母会在某个合适的时间说出他们的故事,像讲述别人的事情一样,但越是轻描淡写却越能让你我揪心。

社交媒体日渐发达,很多人都害怕半夜突然响起的电话吧,可能那时,再也没有“我们都好”这句话了。

10养你到天荒地老

最无奈的、最可怜的父母则是那些不断被啃老,养出巨婴的父母。

猫哥身边就有这样的例子,乐成早年是父母的骄傲,名校毕业,海外留学回国后顺利入职一著名的地产公司,未来看起来一片光明。

28岁的时候,事情逆转了。

乐成辞掉工作,宅在家里。父母开始时以为是暂时的,但他就是这么宅着,足不出户,睡觉、打游戏、看书。

两年时间一晃而过,30岁的时候,父亲发现癌症,为了治病花了不少积蓄,那段时间也是乐成出门最多的时候,在医院他结交了一个朋友,之后开始变得愿意出门了,但他不是去工作,他受朋友感染痴迷于德州,每天出入各种牌局,下注不小,最多时一天输赢上十万。

可惜输多赢少,他先逼父母拿出积蓄,之后又卖了父母的房子,之后开始借钱,他今年38岁,家徒四壁,他的父母之前在金融体系工作,积蓄不错,但现在,老两口租房住,乐成拿走他们大部分的养老金,这种日子不知何时到头。

他们很清楚造成这一切的原因,但也还在憧憬,等待儿子回头的那一天,“如果真有那天,我们做啥都行,眼下,希望自己能挣点钱,帮儿子把欠的钱先还了。”

曾经有个话题,如果孩子是你最大的投资,你有机会收回成本,甚至获得高额的回报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猫哥知道,只是每个父母最容易做到的长线投资和价值投资,回报于他们只是一个副产品,这种温情看起来琐碎又矫情,却能支撑我们度过各种艰难时刻。

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天吧。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钱生钱。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 张洋)
看全文 和讯22周年:2018年12月31日之前安装,领22元红包

推荐频道

财经新闻 你总比别人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