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西媒盘点当今世界八个未解之谜

2018-10-02 11:13 来源: 参考消息

  参考消息网10月1日报道西班牙《趣味》月刊9月号刊载题为《八个未解之谜——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的文章称,日复一日,科学研究的脚步不断向前,以满足我们对宇宙空间和自然界的好奇。然而,仍然存在一些距离我们认知范围似乎非常遥远的未解之谜。这些巨大的问号驱使着人类不惜耗费数百年来寻找答案。它们似乎已经超出了我们的理解能力。但是,真的存在无法破解的谜题吗?科学研究也有无法突破的疆界吗?今天,在量子物理学、哲学、进化生物学等研究领域,仍有一些无比复杂的难题尚未破解,或许我们永远也无法找到最终的答案。

  文章称,许多以往被认为不可能的事情最后都变成了现实。人类并非天生就具备翱翔天空、潜入深海以及登上月球的能力,但这些障碍已被我们一一跨越。随着时间的推移,科学技术的进步不断冲破一道道认知和能力障碍。但由于人类的认知和观测存在局限,有些问题似乎永远无法获得科学的解释。以下我们列举了几个具有代表性的未解之谜。有时候,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往往比我们知道的东西更有意义。

  一、我们能找到宇宙的中心吗?

  文章称,对宇宙的三维认知促使我们相信,现在存在的一切都是从宇宙大爆炸那一点发展而来的。大爆炸在距今138亿年前创造了宇宙。我们一直就处在我们当前所在的位置上。从我们的角度看,所有星系都距离地球那么遥远,好像我们的位置就是宇宙的中心。如果我们身处其他星系,应该也会有这种感觉。寻找宇宙中心的工作一直没有进展。大爆炸的中心可能在任何地方。

  为了理解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将宇宙想象成一个平面,所有的星系就像涂上颜色的点,标记在一个瘪的球体的表面,然后为球体充气,使之膨胀起来。在膨胀过程中,点与点之间的距离不断拉大。大爆炸就像是让气球不断变大的气流。当我们从三维视角想象这个“宇宙”时,也许可以将气球内部的一点指为中心。但事实上,这个“平面宇宙”只存在于气球的表面,根本就不存在气球的“内部”,因此不能把这个“宇宙”之外的某一点算作中心。

  另外,当大爆炸发生时,还不存在空间的概念。任何地方都可能是宇宙的中心。

  二、我们能克隆出一只恐龙吗?

  自从我们看过电影《侏罗纪公园》之后,所有人都梦想有朝一日真的能建立一个遍地是恐龙的主题公园。这可能实现吗?要想克隆恐龙或其他任何动物(无论是否已灭绝),必须掌握它的完整基因序列。这意味着其DNA必须处于完好状态。遗憾的是,基因科学家估算认为,DNA的平均寿命“只有”521年。而恐龙大约于6500万年前就灭绝了。

  文章认为,就算我们能从琥珀中的蚊子体内获取恐龙血滴,那种血滴也已被污染,并与蚊子血液和树脂混合在一起。而就算我们得到了纯净的恐龙血滴,也无法获得完整的恐龙基因。

  三、我们能破解生命的起源吗?

  文章称,我们似乎永远也无法找到所有生命的祖先,也就是迸发出地球生命体的第一个生物学火花。这是因为,生命是一种各种关联缠绕在一起的复杂存在,以至于我们至今仍无法清楚地对它进行定义。我们不知道生命在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开始发展,也不能确定生命在地球上的起源是一次还是多次。发展出有机体的最原始细胞又是如何产生的?还有一种假设认为,地球最早的生命可能来自外太空。

  四、基因和环境,哪个对我们影响更大?

  人们普遍认为,一个人的性格特征由基因和成长及受教育环境共同决定。但哪个因素的影响更大呢?18世纪流行的观点是,人的天性比教育的影响力更强大。卢梭认为人性本善。根据进化心理学理论,人类在很长一段时期内适应了狩猎和采集的生存方式,因此现在的人们生来就在生物学层面上具备了适应这种环境的潜质。此外,人类还具备在短时间内适应新工具的能力。另一个越来越受到关注的理论是后天因素对基因的影响。

  文章认为,这个问题也许并没有太大意义,因为基因和环境本身就在不断相互影响。

  五、什么是事实?

  英国物理学家安德鲁·利德尔认为,宇宙间的重大问题可以根据其解答难度分为三个级别:C级,可以找到答案的问题;B级,有理论学说但无法通过观测找到依据的问题;A级,根本无从下手的问题。

  文章称,如何定义事实就属于A级难题。因为即便科学的有力工具使我们能够了解周遭事物的变化规律,也无法在短时间内解释这些规律机制为什么存在的问题。

  六、我们能找到组成物质的最小粒子吗?

  科学早已证明,原子是由更小的粒子组成的,它们是质子、中子和电子。后来,我们知道,所有正常物质都由最基本的粒子夸克和轻子组成。向前又进一步,科学家发现,自然界中物体之间的相互作用可以划分为四种力:引力、电磁力、维持原子核的强作用力和产生放射衰变的弱作用力。2012年,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大型强子对撞机研究人员宣布发现希格斯玻色子。希格斯玻色子是最后一种此前未被发现的基本粒子,对完善粒子物理学理论意义重大。

  文章称,那么基于我们能观测到的物质,还能找到组成物质的更小粒子吗?一些理论物理学家认为答案是肯定的,他们称之为前子。事实上,我们并不确定在寻找最小粒子方面还有多远的路要走。

  七、“我”究竟是什么?

  文章称,我们人类具有一系列特征,以证明我们拥有意识和智能。但我们发现,还有其他物种也具备同情心、使用工具、模仿、语言等能力。如何定义“我”在哲学上就是一个难题。从科学的角度看,我们的身体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在分子和原子层面上,“我”已经不是一分钟之前的那个“我”。40年前的我和今天的我可能只有10%的部分是相同的。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大脑同样在经历这种变化,而人们通常认为,大脑是“我”意识存在的生理基础。

  八、我们能够预知未来吗?

  虽然有从社会学到物理学的多个学科都在研究人类能否预知将要发生的事情,但事实上我们对未来的理解仍然相当有限,这是因为还有许多我们并不了解的变量,而只要有一个变量发挥影响,就会给我们想要预测的事物整体带来重大改变。因此,即便我们掌握了某些现象的发展规律,也不可能达到百分之百的预测准确率,特别是在长期预测方面。

  文章认为,预知未来在理论上只有一种方式,即对周遭环境中所有事物的速度、方位、能量等参数进行计算。这对我们来说似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西媒盘点当今世界八个未解之谜

  人类从未放弃对宇宙的探索。图为游客在西安“九号宇宙”航天科普研学基地参观各式宇航服。新华社

(责任编辑: 徐帅)
看全文

推荐频道

财经新闻 你总比别人先知道